聚焦基层减负:对改头换面的“五多”说不

聚焦基层减负:对改头换面的“五多”说不

对改头换面的“五多”说不

——第八十一集团军某旅依法依规为基层减负的一段经历

■解放军报实习记者 张 旭

中央军委近日印发《关于解决“五多”问题为基层减负的若干规定》,从压减各类文电、精简各类会议、控制规范各类活动、统筹各类检查考核评比、整治部队管理中不依规不依法问题等5个方面,制定出台20条具体措施,对各级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解决“五多”问题为基层减负提出明确要求。

近年来,基层“五多”问题得到有效遏制,但也要看到,有些问题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有的甚至又出现了一些新花样。“五多”问题分散官兵精力,冲击主责主业,影响部队战斗力提升,成为基层的主要负担。为基层减负,关键在于各级领导机关要结合自身实际,严格落实好法规制度,采取刚性措施,正规“四个秩序”,纠治与中心工作无关的繁文缛节,清除影响备战打仗的干扰羁绊,真正让官兵把心思和精力聚焦到备战打仗上来。

年初以来,机关依法纠治“五多”问题,营连参加的会议比以前明显减少,层层签订过多过滥责任书的现象不见了,各类登记统计、考核比武更加规范……

7月中旬,第81集团军某旅在减负工作“回头看”中发现,虽然“五多”问题得到了有效遏制,但一些改头换面的新问题又有所抬头。该旅通过法规制度刚性约束、检查考评具体量化和常态化指导纠治,抓细抓小、较真碰硬,较好防止了“五多”问题反弹。

营部咋有“编外文书”

“要求统计的是更新后的党员和入党积极分子基本情况,为何上报的却是装备情况?”在一次政治实力信息采集过程中,组织科干事陈鹏宇发现,作战支援营前后2次上报的情况差异较大。是文书的疏忽大意,还是另有隐情?

经过一番调查了解,陈干事发现,该营前后上报信息的不是同一人。前段时间,第一次上报信息的军械员兼文书黄连超休假,营部有关文书的工作由卫生员单海涛替代。“编外文书”单海涛由于对相关情况不熟悉,导致信息误报。

“一个营部还能有两个文书?”面对陈干事的疑问,刚刚休假归队的黄连超说出了心中的无奈:“我一个人除了负责营部的军械管理以外,还要兼顾文书工作,虽然现在上报各类数据情况比以前有所减少,但机关业务科室要求提供图片和视频的现象开始增多,本来营里的工作就挺忙的,要求事事‘有图有真相’,实在让我转不开圈了。”

对于“编外文书”的设置,教导员刘东有自己的看法:最初考虑到营里文书如果休假,这个岗位得有一个熟悉业务的人接替,就让营部的卫生员单海涛帮着处理一些日常业务。后来逐渐发现,营里的日常训练、政治教育、装备维护、人员管理、安全保密等工作,都有相应的机关科室对口指导。在“业务分管”的名义下,个别原本应该由机关负责的报表资料、汇报材料也都“甩”给营里,基层营连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无奈之下,营部只好将卫生员和驾驶员也纳入“编外文书”,让每个人对口负责机关部门,这样更有利于开展工作。

“编外文书”的出现,引起了旅党委的反思。年初,旅里制订了为基层减负的措施,为何到了基层得不到彻底落实,甚至还出现了“五多”问题改头换面又回潮的情况?

减去的负担怎能再“拾”回

“五多”问题,基层官兵深恶痛绝。但在调查中发现,个别基层干部为了在上级检查中推责免责,将已经减去的负担主动“拾”了回来,大小事情都要留下痕迹,万一出现问题,也好有个依据。

前不久,该旅一位领导在舟桥营蹲点时,询问到舟桥一连在外人员情况,指导员并没有急于回答,而是把“在外人员联系登记本”拿了出来。

“旅里的减负规定已经明确,除了条令规定的‘七本、五簿、三表、一册’外,不合规的登记统计本一律废除,这个登记本明显违规啊……”

“不搞‘痕迹管理’的道理大家都懂,但真正在落实工作中,还是觉得按老套路办事心里踏实。”面对领导的质疑,指导员说出自己的考虑:“之前这个本子虽然要求取消了,但每当上级机关问起在外人员情况时,由于没有本本,总感到心里没底,每次都要跟检查组解释半天,有时还得现场给在外战士打电话确认情况,不如把这个本登记好,每次机关来检查,翻开本子一目了然。”

纠治“五多”,机关有机关的责任,基层有基层的担当。该旅仔细分析“五多”回潮问题,发现这些现象很大程度上还是与机关和基层法治意识不强有关。个别机关干部抓建基层没有把自己摆到减负“参与者”的位置上来,仍习惯凡事翻本子、查笔记,个别基层干部遇到具体问题不敢担当、不愿担当,甘于做“甩锅侠”、当“二传手”……

调查研究后,旅党委召开机关基层双向研讨会,在对屡禁不止的“五多”问题进行剖析的基础上,重新审视、定位机关指导职能,明确规定:考核评价一个单位工作,关键看有没有解决实际问题、官兵评价怎么样,坚决纠治只看台账、索要图片材料的做法。

让措施真正提效增力

“指导组说撤就撤,这下我们基层营连自抓自建的信心就更足了。”在距该旅机关较远的一个营区,筑城伪装营教导员程亮向记者介绍机关减负举措给基层带来的新变化。

旅队调整组建以来,营区驻地相对分散。为了加强管理,旅党委指定一名常委带指导组常驻营区,表面上看是指导营连,实际上就是“小机关”,“指导”就是变相检查,现在取消了指导组,由挂钩帮带的常委结合蹲连完成帮抓指导,聚焦的都是矛盾,解决的都是问题,办实事的“指导”受到官兵欢迎。

为防止以往“用发现问题代替解决问题、用表面整改代替彻底整改”的现象发生,他们结合自身实际,制定《党委转变作风负面清单》,把笼统要求具体化、弹性规定刚性化,将解决措施落细、落小、落实,以刀口向内、拉单挂账的刚性举措较真碰硬,抓好整改。

翻开《党委转变作风负面清单》,记者看到,从文字材料到登记统计本规范,从组织集体活动次数到视频制作个数,从比武竞赛数量到检查指导标准,都有明确的量化,机关在执行过程中简便易行,基层也有规可循。

让基层官兵真正卸下包袱,只靠严格落实法规制度还不够,还要有务实可行的暖心举措。他们还专门下发《维护官兵权益正面清单》,通过组织基层优秀官兵疗养活动,解决官兵关注的子女上学难、看病购物不方便、住房紧张等问题,让官兵感受到实实在在的军人荣誉感和获得感。

为基层减负的务实举措,激发了官兵干事创业的内动力。进入暑期以来,该旅分布在多个点位展开驻训的官兵战高温、斗酷暑,练兵热情高涨。

责任编辑:张弛校对:王妗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