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网络意识形态的新动向及应对策略

【2020-03】网络意识形态的新动向及应对策略

当前,5G、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发展突飞猛进,互联网作为社会发展的最大变量和最大增量,不断迎来新的进阶机遇,为社会生产生活赋能,在丰富人类活动场景的同时,为社会进步、国家发展提供了新思维、新方式、新路径,对人类文明发展进步保持动力供给。作为信息传播的重要渠道,互联网日益成为新的舆论传播场域,也是意识形态斗争的主阵地和最前沿。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互联网已经成为舆论斗争的主战场,在互联网这个战场上,我们能否顶得住、打得赢,直接关系到我国意识形态安全和政权安全。①互联网作为最大的信息集散地,集纳了多元主体、多元文化、多元思潮,使得主流意识形态在网络中面临多种挑战,网络意识形态发展趋向多样化和复杂化,舆论引导难度不断加大。客观理性地认识当前网络意识形态的发展状况,掌握网络意识形态的发展动向,有效防范网络意识形态面临的风险,维护好网络意识形态安全,对于推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发展和国家长治久安具有重要意义。

准确把握网络意识形态的新特点

主流意识形态引领力不断增强。当前,我国网络空间的引导力、感召力和凝聚力得到进一步提升,网络新媒体对于社会主义主流价值观的传播整体呈现出宣传角度新颖、宣传手段多样、宣传方式多元等特征。2019年两会期间,各大媒体在进行两会新闻报道时充分借助AR、VR、5G、人工智能等技术创新传播方式,主动适应移动化、可视化、生动化的网络传播规律,全方位、立体化、多层次对两会进行宣传报道,取得良好传播效果。2019年发生的系列重大事件,如中美贸易摩擦、美伊冲突等,都引起国内广大网民的大量关注;针对香港暴力行径,民众在网上展开了深刻抨击与批评。主流意识形态正不断扎根于网民心中。

爱国情绪和民族自豪感被激发。2019年,工信部颁发5G牌照、首届亚洲文明对话大会成功举办、大兴国际机场正式投入运行、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等重大事件都充分展现了中国实力,激发了广大网民的国家荣誉感和民族自豪感。面对变幻莫测的国际形势,中国不断加强同世界各国的联系与互动,致力于维护国际秩序,推动全球发展,充分展现大国担当,获得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可与尊重。但与此同时,国际舆论场中仍不时充斥着“中国威胁论”,对中国的发展与崛起作不友好的揣测与评论,并借助一些重大事件抛出敏感议题,对我国社会主义发展成果及内政外交进行歪曲解读,甚至攻击社会主义制度,这些都直接引发了国内网络空间中的爱国主义情绪高涨。借助新媒体手段,网民自发表达爱国情感,有效增强了民族凝聚力和认同感。近年来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成就,并为国际社会贡献中国理念、中国方案,中国自信和中国风采在网络空间得到充分展现,中国声音更加响亮。

网络舆论格局不断调整和重塑。在新兴技术的助力下,各种新型媒介形态不断涌现,移动互联网正成为社会思潮和意识形态获取、传播与扩散的重要渠道。随着网络社区获得广泛关注和应用,短视频平台愈发成为主要舆论场,国内社会思想舆论格局处于动态调整重塑过程中。与此同时,网上思想舆论生态持续向好,形成舆论引导新格局。

社会思想理论领域更活跃深刻。围绕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脱贫攻坚、“一带一路”、命运共同体、媒体融合、网上舆论引导机制构建①等话题,社会各领域专家学者进行了深入探讨。结合党的创新理论,同时关照国内外发展形势,社会思想领域的讨论显得深刻、活跃,其在创新、丰富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理论体系的基础上,充分反映着党和政府致力于实现广大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在此过程中,理论对实践提供有力指导,实践进一步升华理论,对网络意识形态的内容供给形成强有力支撑。

正确认识网络意识形态存在的问题

新兴媒体舆论传播加剧社会思潮冲突。当前,网络空间的信息技术迭代升级速度空前,各种崭新的媒介形式层出不穷,信息传播格局在解构的同时不断被重塑。新兴媒体自身的即时性、互动性等特征有利于各种思潮和主张在网络空间中进行传播、博弈和斗争。各种细分的思想格局也愈发活跃,并持续发力,为网络舆情管控带来新挑战。移动新媒体传播过程中的标签化、标题党和群体极化特点,所带来的新闻失实、信息失真、断章取义、谣言乱飞等现象仍时有出现,加大了多种思潮的冲突。目前网上的主流意识形态内容的有效供给不足,多元社会思潮纷争可能性加大,易对主流意识形态造成威胁。

错误思潮借机发力攻击国家体制机制。别有用心之人利用网上错误、有害思潮,浑水摸鱼、混淆视听,质疑乃至攻击国家现行制度。如对于反腐行动,有人会添油加醋、捏造虚假信息,在抹黑党和政府工作形象的同时,无形中消解着政府的合法性与权威性;对于违建拆除等行动,有人对其展开大肆批判,认为是对资源的浪费,对于作为党和政府反腐行为的连锁反应或是背后隐藏的不法行为选择无视;面对新中国成立70年来的发展成就,有人无视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和中国人民的伟大创造,通过虚无历史达到虚无和否定现有制度的目的。

圈层化传播导致意识形态风险增加。网络空间的圈层化、信息茧房容易导致部分舆论主体在网络空间遥相呼应、抱团发声,甚至试图主导引导意识形态的舆论走向②。如一些线上聊天群组在较为封闭的传播环境下,讨论问题的尺度和话语空间往往会更广,其中不乏一些突破法律和道德底线的言论内容。另外,算法在信息推荐环节被运用得越来越广泛,但是限于算法推荐的智能化程度有待提升,容易造成被某些类别信息包裹的封闭式信息接受环境,进而对人的认知和信息产生影响,而主流意识形态难以进入这些环境。这就为网络空间中的多元社会思潮泛滥创造了条件,非主流意识形态内容影响范围将愈发扩大,甚至与主流意识形态形成抗衡,主流意识形态面临被冲击和消解的风险。

群体情绪极化导致舆论讨论泛化。技术的进步促进了网民的自我赋权,网民能够更加便捷地加入到网络舆论的讨论当中,且常常由于情感共鸣或共同的价值认同而汇聚成群体表达。然而,在讨论过程中,群体情绪的极化倾向容易导致群体意识“失焦”,将关注焦点从事件本身延伸到其他领域,造成舆论讨论泛化。舆情事件时有发生,不断进入公众视野,其中不乏一些非马克思主义甚至反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热点舆情事件,持续影响和冲击民众对政府的信心,大肆宣扬同主流意识形态相悖的思潮,使社会主流意识形态面临巨大风险。

密切关注网络意识形态面临的风险

各种社会思潮交织易引发意识形态纷争。当前国际局势愈发纷繁复杂,我国主流意识形态领域面临的挑战和难题更加尖锐严峻,此时各种非主流社会思潮会趁机加大发声,并可能向多个领域蔓延。不同思潮不失时机发声,试图让网民关注认同,形成网上意识形态对峙。面对国际国内经济形势,新自由主义、新权威主义等思潮将更加活跃,设法对未来经济发展进行预判,或将延伸至其他领域。一些网民无视我国国情和发展事实,有意识或无意识地进行中国同西方优劣舆论对比,从而陷入中国不如西方的传播思维陷阱,并形成与主流价值取向相悖的舆论场。

主流意识形态所面临的消解威胁更加隐蔽。全媒体时代,网络空间各类声音纷至沓来。系列网络意识形态管控措施的出台进一步规范了网上舆论环境,网民的媒介素养不断提升。但与此同时,非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行动轨迹正逐渐发生变化,简单粗暴的输出模式成为过去,取而代之的是更加隐蔽难以辨别、极具诱导性的方式方法。在当前的网络舆论场中,部分网民经常在网络空间发布涉及国家和社会各项建设的相关文章或言论,单纯从其所发表内容中并不能看出明显的态度倾向,但深入来看即可发现,表面客观理性的内容却暗含各种不良情绪,极易在潜移默化中对网络舆论形成误导,从而为非主流意识形态的传播、渗透提供更多机会。

西方敌对势力或借关键时间节点搅局。敌对势力在重大节日节点,必然会伺机干扰破坏,在网络意识形态领域兴风作浪。以各种舆论事件为由头臆测我国未来发展进程,对党的政策理论加以曲解恶评,趁机攻击党和国家的根本制度。在这些关键时间节点,西方敌对势力或将伺机作乱,以人权、民主、自治为幌子,吸引和争取海外舆论与政治势力的关注同情,企图施压大陆,影响海外舆论。与此同时,随着逆全球化、贸易保护主义等思潮在国际上持续抬头,西方敌对势力将通过制定各类利己政策加强大国不正当竞争,出台各种措施,或单边对中国实施贸易制裁与舆论攻击,企图从经济着手遏制中国崛起,损坏中国企业海外利益与国家形象,海外敌对势力势必对此大做文章。

牢牢掌握网络意识形态的主导权

切实加强网络意识形态建设治理。注重增加网上内容有效供给,不断增强网络意识形态内容的传播力、感染力和影响力。充分调动多元社会主体参与网络意识形态内容建设,传播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因地制宜分类实施,针对不同区域、不同对象的内容建设标准与关注点不同,准确把握不同网民对网络意识形态的参与度、关注度,精准正向创新网上内容传播。在党和政府的统筹规划布局下,要落实好各传播主体责任制,尤其要加强对主流社交媒体、知识社区等商业平台的内容治理,用好新兴技术手段,紧盯社交网络新应用领域潜在风险传播。厘清、调整有关网络意识形态安全各项法律法规关系,为新时代网络意识形态管理提供可靠制度保障,重点整治网络意识形态领域突出问题,严厉打击各类网上违法违规行为,营造清朗的网络空间。

注重国际舆论场的整体战略布局。做好国际媒体与知名互联网企业工作,有效利用世界互联网大会等主场会议,通过走出去的媒体、企业、学者等,以及网络平台、技术、资本、广告的海外输出,深入所在国家地区,发掘深耕人脉,发出中国声音,深化中国认同。既要面对西方国家,也要放眼重要周边国家和广大第三世界国家,加强全球网络舆论场建设,通过党政机关、主流媒体在海外的社交媒体账号,及时澄清事实,解疑答惑,讲好中国故事,宣传发展成就、对外政策,吸引海外网民、媒体积极参与讨论。参与网络空间的全球治理,推介中国方案。

积极推进全民网络意识形态教育。积极推进网络意识形态教育,及时化解网络意识形态风险,网络意识形态教育旨在通过培育网民养成良好习惯,使“四个自信”更加深入人心、渗透生活,这是一项网上网下同心圆的战略工程。对全民普及网络意识形态教育,使民众认识理解并遵守意识形态的主要内容、基本底线和社会责任,实现知识系统、价值系统和信仰系统的传播统一。注重对网络意识形态领域主流群体和重点群体的培养,做好全国党员和共青团员的教育,培养青年大学生等后备力量,有效夯实网上意识形态基础。

[参考文献]

[1]习近平.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的讲话[J].求是,2016(9).

[2]黄楚新.当前我国网上舆论表达特点及引导[J].人民论坛,2019(30).

[3]蒋桂芳.关于网络意识形态建设的思考[J].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19(01).

[4]史献芝.新时代网络意识形态安全治理的现实路径[J].探索,2018(04).

[5]张志丹.新媒体时代我国网络意识形态建设:危局、误读与突围[J].河海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19).

[6]吴瑛.国内外舆论互动对社会情绪的影响研究[J].中州学刊,2016(07).

[7]陈志勇.“圈层化”困境:高校网络思想政治教育的新挑战[J].思想教育研究,2016(05).

[8]朱东来.网络空间意识形态斗争的特征分析[J].南京政治学院学报,2015,31(01).

[9]赵惜群,黄蓉.我国网络意识形态安全长效机制的构建[J].湖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17).

[10]郭擎擎.网络时代加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教育的思考[J].人民论坛,2013(17).

(作者简介:黄楚新,中国社会科学院新媒体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书长,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新闻学研究室主任、研究员、博士研究生导师;郭海威,中国传媒大学电视学院博士研究生)

责任编辑:刘宇同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