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中东欧地区的社会主义运动和影响

【2020-08】中东欧地区的社会主义运动和影响

[中图分类号] D18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0529-1445(2020)08-0034-05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在苏联的帮助下,欧洲中部及巴尔干地区的南斯拉夫、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波兰、捷克斯洛伐克、保加利亚、匈牙利、民主德国相继建立共产党或工人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加入了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世界社会主义进入凯歌行进、如火如荼的高潮时期。

20世纪七八十年代,社会主义国家兴起改革浪潮,时任苏共中央总书记的戈尔巴乔夫推行“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改革路线,取消苏联共产党领导的宪法地位,实行多党制,对东欧各国产生重大影响。1989年至1992年1月,东欧8国均放弃社会主义制度,实行多党制。东欧剧变,世界社会主义陷入低潮。剧变后,南斯拉夫解体为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波黑、马其顿、黑山、塞尔维亚6个共和国,以及塞尔维亚境内的科索沃和伏伊伏丁两个自治省。捷克斯洛伐克解体为捷克与斯洛伐克。原东欧8国剧变分裂后的13个国家与立陶宛、亚美尼亚、爱沙尼亚,统称为中东欧16国。东西德统一后不在16国之列。由此形成中东欧16国的新地缘政治概念。背负着欧洲社会主义失败的历史遗产,中东欧的社会主义运动艰难曲折。

近年来,随着世界社会主义的逐渐复兴,中东欧地区的一些共产党和工人党重新恢复,新的共产党组织建立。社会主义运动出现了新气象。

共产党在坚守恢复重建中影响力上升

东欧剧变后,原共产党多改名为社会党或社会民主主义党。目前,中东欧国家的共产党和工人党为适应新形势后的恢复或重建,在不利的环境下,努力通过正常注册、走议会道路获得发展。

捷克和摩拉维亚共产党是捷克的一个共产主义政党,从1989年剧变至今一直活跃在政治舞台上。2018年7月,捷摩共通过对少数派政府的支持,成为捷克执政联盟的协议伙伴。尽管没有进入内阁,但捷克政府的纲领性宣言吸收了捷摩共的主张。捷摩共结束了长达28年的反对党身份,获得剧变以来最大程度参政的历史机遇,是中东欧地区少数实力和影响力不断走强的共产党。

匈牙利工人党前身是1918年11月24日成立的匈牙利共产党。1948年,该党与社会民主党合并为匈牙利劳动人民党。2013年5月11日,该党再次改名为匈牙利工人党。2018年12月8日,匈牙利工人党召开第二十七次代表大会,强调党的主要任务是壮大力量,使党成为国内政治斗争的积极参与者,有能力作出快速的评估、反应和行动。2019年10月,匈牙利地方政府选举,工人党成员贾诺斯·古里亚斯再次当选匈牙利布尔索德塔市市长。另有3名党员当选为市政代表。

1990年,保加利亚共产党改名为保加利亚社会党。一些坚定的共产党人另外建立了共产党,其中由亚历山大·鲍诺夫领导的政党,是保加利亚共产党的直接继任者,1997年通过注册。目前,保加利亚共产党在全国各地区设有区域组织,党员超过2万人。

波兰共产党成立于2002年7月,是1918—1938年间波兰共产党的历史和意识形态继任者。目前,波兰共产党许多积极分子受到迫害。2019年7月21日,波兰人民共和国建立75周年纪念日前夕,波共在比托姆召开第五次代表大会。各地区党组织有几十名代表参加会议。大会谴责了当局迫害波兰共产党的行径。

斯洛伐克共产党成立于1992年,由斯洛伐克“91”共产党和斯洛伐克共产党联盟统一而成。党的目标是建立民主的社会主义。2019年及此前,因无力支付17000欧元的选举保证金,共产党没有参加议会选举。

南斯拉夫新共产党是1990年成立的革命性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南斯拉夫解体后,该党一直将活动重点放在塞尔维亚,除了争取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斗争外,还为恢复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而奋斗。该党反对塞尔维亚加入欧盟和北约。2015年2月14日,该党通过了党的最新章程。

1989年12月,原罗马尼亚共产党改名为罗马尼亚社会党后,一些共产党人始终寻找时机重建共产党。经过长期不懈努力,2016年6月27日,“罗马尼亚21世纪共产党”(PCR-XXI)终于获得注册。该党认为其是成立于1921年5月8日的罗马尼亚共产党的继承者,是代表罗马尼亚社会共同利益的政党。党的领导人康斯坦丁·克莱楚强调,只有在实践中推广和运用共产主义理论,才是为着罗马尼亚和各国人民利益的共同行动。

由于中东欧地区对共产主义的禁令,许多共产党的重建和恢复须作一些妥协和退让,其发展受到了客观环境的制约。但各党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恶劣环境下恢复、重建、坚守并努力寻求发展,这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捷摩共的实力和影响力不断走强,匈牙利工人党成为该国议会外最强大党,且在地方选举中不断突破,成为前东欧地区引人瞩目的社会主义运动新气象。

各党隆重纪念国际共运史重大纪念日彰显信念

中东欧地区共产党的活动方式,除了寻求参加议会参政议政外,其他途径有限。尤其是未通过本国注册的共产党组织,只能根据有限条件,通过积极参加国际论坛、举办小型会议、建立自己的网站和网络平台等介绍党的发展、阐述理论主张,努力展示影响力。比如,从1998年起每年召开的“世界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是中东欧各党开展活动、发挥影响的重要平台和载体。2013年10月成立的欧洲共产党和工人党“倡议”组织有30个成员,中东欧地区有保加利亚共产主义联盟、保加利亚共产党、克罗地亚社会主义工人党、马其顿共产党、匈牙利工人党、拉脱维亚社会党、立陶宛社会党、波兰共产党、南斯拉夫新共产党、斯洛伐克共产党10个党组织参加。波罗的海3国的共产党还加入了以俄罗斯联邦共产党为首的、数十个苏联加盟共和国共产党组织构成的“共产党联盟-苏共”(SKP-CPSU),为恢复苏联而努力奋斗。

中东欧各党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重大纪念日时,积极参加相关国际会议,宣传马克思主义,表达了对马克思主义的坚守和信心。2019年2月,土耳其共产党主办会议,以“为共产主义奋斗:100年的政治遗产”为主题,纪念共产国际成立100周年。在会上,波兰共产党代表介绍了1920年苏波战争和波兰工人阶级运动。拉脱维亚社会党和立陶宛社会党代表总结了“波罗的海各国对苏联社会主义经验的贡献”。克罗地亚社会主义工人党和马其顿共产党代表作了“关于南斯拉夫自我管理经验”的发言。匈牙利工人党代表总结了“第一个匈牙利工人阶级政权国家的历史教训(1919年)”。斯洛伐克共产党代表反思了“前捷克斯洛伐克社会主义崩溃的主要主观原因”等。各党以总结历史经验和教训为主,表达对社会主义的坚定信心。

2019年9月21日,“世界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理论刊物《国际共产主义评论》召开会议。匈牙利工人党、南斯拉夫新共产党等代表坚决谴责欧洲议会刚刚通过的有关决议,谴责其歪曲历史真相、掩盖法西斯主义罪行的恶劣行径。

2019年10月18日,土耳其共产党和希腊共产党共同承办第二十一届“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共产国际成立100周年:争取和平与社会主义的斗争仍在继续!”与会代表认为,当前帝国主义之间、劳资之间对抗加剧,整个世界充满了新的军事冲突爆发的危险。这种情况下,前所未有地需要无产阶级的团结和对马列主义政党活动最大程度的国际协调。代表们呼吁采取罢工等联合行动,反对歪曲共产主义革命运动和社会主义的历史,反对对共产党人的迫害、禁令和攻击。

中东欧各党积极参加各类国际会议和组织,是世界社会主义尚处在低潮时期活动的必要途径和选择。许多弱小的共产党组织,虽然在本国深受当局打压和限制,但通过积极参与国际会议,共同发表声明和对时局的看法,显示了世界共产党、工人党联合的力量。中东欧各党不放弃、不松懈、不缺席,最大限度地彰显了党的影响力。

反思加入欧盟后的曲折之路怀念社会主义

东欧剧变后,中东欧各国都寻求加入欧盟,并期待由此进入发达国家行列。剧变30年来,曾经融入欧洲的希望与现实存在的巨大反差,成为中东欧各国不得不正视的现实问题。

一些党回顾了中东欧国家加入欧盟后的情况。2004年5月1日,爱沙尼亚、波兰等10国同时加入欧盟。但如今,这些国家的获得感大大下降。德国、法国、荷兰等欧盟原富裕国家,获得的是中东欧地区大量的廉价劳动力、销售市场,并始终主导着欧盟机构。捷克和斯洛文尼亚是中东欧发展较好的国家,保留了主要品牌的重要工业潜力,民众基本不用出国工作,但是,两国的农业严重衰退。波兰、匈牙利和立陶宛等国已经没有可向西欧出售的产品,这些国家的自有大品牌已消失。保加利亚49%的人口仍然是欧盟最穷的人。在21世纪10年代,中欧的捷克、匈牙利、波兰、斯洛伐克4国,波罗的海3国和保加利亚、罗马尼亚,曾经被认为是非常成功地实现了转型目标的“优秀学生”。但到10年代末期,“优秀学生”仍是欧盟的外围,没有经济发展所需的资源,生活水平至少低了一个数量级。

拉脱维亚社会主义党指出,原欧盟富裕国利用欧盟的政策既占领了中东欧市场,又获取了大批劳动力。拉脱维亚的工业生产已经被毁灭。资产阶级政府在社会上实行民族分裂,禁止共产党活动。“民主”的成果与穷人无关,损失都落在了穷人肩上。匈牙利工人党认为,中东欧虽然已经加入欧盟15年,却无法达到德国或奥地利的生活水平,而且欧盟定期干预中东欧国家的内政。

斯洛伐克党的代表尤拉·鲍勃说:东欧剧变30年,社会主义消失带来的私有化是失业、错误。目前,斯洛伐克有80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6万人无家可归。许多大学毕业生失业,国立医院没有资金加强医疗保健,农业状况令人担忧。数十年来,应美国和北约的要求,国家一直对外国公司和投资者补贴、维护海外军事特遣队、订购不必要的战斗机、直升机及其他设备,而在社会主义时期,这些设备都是由本国的武器工业生产的。斯洛伐克已成为隐性的中欧殖民地。

东欧剧变后,中东欧国家除了寻求加入欧盟,还从国家安全上均寻求北约的保护。1992年至2019年2月,先后有10多个国家和地区加入北约。但身处欧盟与北约之中,“四分之一的东欧人比1989年更穷”。欧盟张开怀抱迎接的,只是欧洲原富裕国家需要的“二等公民”、廉价劳动力资源以及原料、低端产品制造的附庸国。共产党人的反思与揭示,深刻印证了世界社会主义陷入低潮的世纪性悲剧特征。

反对西方诋毁社会主义历史

2019年9月19日,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关于欧洲记忆对欧洲未来的重要性”的决议,再次通过禁止共产党活动的内容。此决议公布后,遭到世界各国共产党,尤其是中东欧各党的坚决反对。

2019年12月9日,欧洲共产党和工人党召开会议,“反对反共产主义、反对欧盟及其政府篡改历史,支持把工人运动作为实现社会主义和推翻资本主义野蛮制度的必要前提”。会议强调,对共产党人的镇压是加强镇压工人运动的前兆,标志着资本主义对社会、民主、工会权利以及工人阶级和其他人民争取自己权利的打击增强。

2019年,捷摩共发表声明指出:这一决议试图打破波茨坦会议的各项公约,目的是将苏联与德国法西斯主义捆绑在一起,试图在纳粹战败75周年前夕,重新改写苏联红军对击败纳粹德国的重要性和贡献。捷摩共还强烈呼吁捷克外交部和政府站出来,反对在欧洲议会中通过这样的决议和对历史的改写。

欧洲新当选议会再次通过反共决议,说明西方反共势力的根基和影响力非一日之寒,也深刻说明西方对共产主义的敌视和仇恨、惧怕和防范没有改变。中东欧地区仍然是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较量的前沿阵地。中东欧各党坚决谴责欧盟出台反共决议,顽强捍卫20世纪世界社会主义波澜壮阔的历史,力量虽然弱小,但彰显了共产党人的无畏气概和对社会主义的坚定信念,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不可忽视的声音。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提振世界社会主义信心

2019年正值新中国成立70周年,学习、借鉴、探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功经验,探索未来社会主义的发展,也成为2019年中东欧各党开展活动的重要议题。

埃贡·克伦茨是原民主德国最后一位党和国家领导人,是世界社会主义兴衰成败的亲历者,也是中国进入新时代的见证者。2019年克伦茨的《我看中国新时代》中文版出版。他总结了中国成功的三条经验:一是在改革开放之初确定了四项基本原则。中国共产党坚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基础,这是“反驳那些反对马克思和列宁的凶手的最强有力的证据”。二是坚持理论联系实际,反对教条主义。三是保持战略定力,坚持改革开放。他认为中国的发展,对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复兴有着重要意义。

匈牙利工人党主席久洛说,中国在各领域取得的巨大成就证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行得通。当今世界存在不少矛盾,有的国家总想通过武力解决矛盾,那样是行不通的。中国领导人提出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强调和平共处,有助于世界的安定与繁荣。捷摩共主席沃伊捷·赫菲利普对中国领导人提出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非常感兴趣:“相信中国共产党的政策将有助于更好地解决全球问题。”他认为中国始终高举社会主义旗帜关系到世界社会主义的前途命运。

许多中东欧共产党人到华访问、学习中国经验,一些党的理论家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总结欧洲社会主义失败的历史教训,提出对未来世界社会主义的新思考,构成了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新亮点、新领域、新气象。

中东欧地区的共产党和工人党虽然努力开展活动,但在承载欧洲社会主义失败的土地上,面临的困难和处境仍是制约其社会主义运动发展的主要因素。如匈牙利工人党主席久洛所说,世界社会主义运动还处于非常困难的时期。中东欧各党普遍面临没有资金、没有设施、吸收新成员困难的状况。未来任重道远,还要在坚持马列主义的思想、同资本主义作不妥协的斗争中克服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困难。过去30年,西方对社会主义的敌视从未淡化,中东欧各党不得不在困难的境地下坚持斗争,积蓄力量,等待时机。

[参考文献]

[1][德]埃贡·克伦茨,王建政译.我看中国新时代[M].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2019.

[2]姜琍.捷克和摩拉维亚共产党在捷克政党政治中地位的变化及原因分析[J].当代世界,2018,(11).

[3]孔寒冰,项佐涛.世界社会主义:理论、运动和制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

(作者简介:李瑞琴,中国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

责任编辑:王梓辰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