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添了绿色 生活更加红火

家乡添了绿色 生活更加红火

搬迁湿地附近厂房、关停非法采砂场;大力改造水质一度恶化的九龙湿地,将其建成国家湿地公园……

近年来,浙江丽水在守住绿水青山的同时,探索将生态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好生态,也让当地群众获得了实实在在的收益。

诸水相连、山拱水环、峰峦叠嶂……好风景,是丽水人的骄傲。守住绿水青山,又把生态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发展优势,丽水实现绿色发展的奥秘是什么?

“创新性地探索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将山水资源转化为生产要素,并以此为引擎带动经济发展。”浙江丽水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杜兴林说。

铁腕治污染,绿意今盎然

这几天,来自上海的周舒民带着家人在丽水自驾旅游。因陶醉于浙江丽水九龙国家湿地公园的美景,周舒民一家改变了原本的行程,打算在丽水多玩两天。

九龙湿地公园距丽水市区约10公里,八百里瓯江由此穿越东去,园内林木茂密、鸟鸣声声。如今,这里已是长三角的热门旅游地之一,年接待游客达70万人次。

殊不知,多年前,这里还是另一番光景。

“九龙湿地的砂石资源丰富,过去乱采滥挖问题严重。”九龙湿地公园管理所工作人员范良榜说,不仅如此,曾经,附近的企业时常偷排乱放,瓯江近1/4的河道水质恶化到劣Ⅴ类。

2000年起,丽水痛定思痛,从源头治理环境污染。2年时间,丽水关停九龙湿地附近17家养殖场,搬迁拆除7处生产厂房;关停非法采砂场100家,平整河道面积280多万平方米,瓯江干流丽水段全面禁止河道采砂。

2010年,丽水又将打造湿地公园提上日程。秉持“多植绿、少建设,多留白、少勾勒”的原则,2015年,丽水九龙国家湿地公园通过国家相关部门验收。

近年来,丽水铁腕治水、治土、治气,全市95.8%的区域规划为生态空间,生态红线区占比31.8%。

乡村环境好,引得“凤还巢”

在丽水市松阳县四都乡西坑村,曾渴望“逃离”大山的丁坚根搬了回来,“过去山里穷,那时的梦想就是搬出山旮旯、住进县城。”

以前的西坑村为什么富不起来?距松阳县城13公里,村中山多田少土薄,村民缺少收入来源,“那时,挑菜去县城卖,山路就得走2个多小时,一次也就能赚10多块钱。”丁坚根说,2001年,18岁的他背上行囊外出打工,在外一漂就是十几年。打工、攒钱,搬到县城的愿望终于实现。

2013年起,松阳县对传统村落统一保护,西坑村也在其中。破败的老屋被修葺,“脏乱差”的环境得到改善,上山公路越修越好……2015年,西坑村吸引到外地投资客,来这里开起四都乡第一家民宿。

获知消息的丁坚根也辞了职,拖家带口回到山上。他将家中老宅修缮一新,民宿“观云阁”在2016年端午节期间热闹开张。凭着西坑村的秀丽风光,丁坚根家的民宿人气越来越旺,每年能接待至少2000位游客,年收入有50多万元。

近年来,丽水把民宿与乡村生态旅游有机结合,累计创成1个5A级景区、23个4A级景区、4个省级现代服务业集聚区。2019年,全市民宿接待量达3600多万人次,实现营业总收入37.6亿元。

保护智能化,资源变资产

2015年,浙江对丽水市遂昌县等26个原欠发达县不再考核GDP总量,转而着力考核生态保护成效。去年5月,遂昌县大柘镇大田村发布村级GEP(生态系统生产总值)核算报告。

“村里自然资源都能具体换算,2018年全村GEP为1.6亿元。”大田村党总支书记高桂松说。

几年前,从杭州毕业返乡创业的王周敏,在大田村创业卖起番薯干。去年在GEP核算报告发布期间,王周敏又扩大产值,创办了遂昌蔓果食品开发有限公司。“大田村的生态品牌在全国打响,我们的产品市价也跟着‘水涨船高’,今年销售产值有望突破800万元。”王周敏信心十足地告诉记者。

不仅在遂昌,今年1月,景宁畲族自治县大均乡从县农商行获得“生态贷”5亿元授信,大均一家生态发展公司顺利拿到首笔50万元贷款。据悉,这笔“生态贷”以大均乡上年度GEP增量的预期收益作为还款来源发放,拿到贷款,公司总经理周仁建打算将资金用于丽水市首个智慧生态治理平台的建设。

“建成后的平台,可实时监控生态环境敏感区域和关键节点,从而实现对生态环境的智能化保护。”周仁建介绍。

要把生态资源变成生态产品,进而实现资本变现,首要任务就是对生态资源进行合理的价值核算。丽水为此多方引智,并与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协作,发布《生态产品价值核算指南》地方标准,同时建立市、县、乡、村四级动态监测、量化分析的GEP核算体系,以此作为地方生态建设的重要衡量指标。

2019年10月,丽水发布2018年GEP数据,全市全年GEP总量为5024.47亿元,按可比价计算,增幅为5.12%,实现了GDP和GEP规模总量的协同增长。

责任编辑:董洁校对:张弛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