铛铛车里有故事

铛铛车里有故事

前不久,前门铛铛车恢复运行,游客又可以坐上慢悠悠的有轨电车欣赏北京城的风光了。

铛铛车是北京第一代电车,名取其声,因车头挂了一只铜铃铛,司机用脚踩一下车内的踏板,就会响起“铛儿铛儿”的声音,提醒行人躲避。1924年铛铛车第一次出现在北京,在天安门举行了通车典礼,距今已近百年。

上世纪20年代电车进入北京,北京大街上电车、人力车并行的情景。

北京电车公司职员在电车前留影。

前门大街和铛铛车。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拍摄的铛铛车。

民国时期北京有轨电车的“挂票”。

人满为患,“挂票”乘车

1921年5月9日,中华民国政府代表、京都市政公所督办(相当于市长)张志潭,与中法实业银行代表白乐吉、赛利尔议定,双方共同出资400万元,设立北京电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电车公司)。第一任董事长为北洋政府的军阀王士珍,1922年开始施工,工程进行了近两年。

1924年冬,第一辆有轨电车终于可以通车运行了。这庞然大物在街上行驶,在当年可是一件新鲜事儿。

1924年12月17日,在天安门举行了通车典礼,《晨报》报道了其时盛况:“典礼毕,有中外来宾数百人,分乘八辆花车,以天安门为起点,经东单、东四、北新桥,过后门(今地安门)、太平仓(今平安里)、经西四、西单至天安门。”“沿途观者人山人海,秩序良好,并无任何故障。”

第二天,有轨电车正式运营,行车路线从前门,经天安门、西单、西四、新街口至西直门,全长约9公里,往返行驶有10辆有轨电车。由于人多车少很快就出现了拥挤的情况,甚至出了“挂票”。

什么是挂票呢?铛铛车只有一节车厢,可以牵引一节车厢,经常人满为患,有些人挤不上去,只能一只脚站在车厢边缘,双手拉住电车的边框,被戏称为“挂票”。

第一批有轨电车所需轨道、车辆及发电、变电、输电等器材,大部分依赖进口。钢轨材料购自法国,电机购自瑞士,锅炉购自英国,电器设备购自德国,电车底盘购自法国,车身为木制,夏季用铁栅门,冬天用双折木门。由于底盘强度不够,经常发生弯曲现象。而且,电车使用中还曾出现过机件失灵、电器漏电起火、架空铜线断落、钢轨松动等故障,还有因道岔错位引起的事故,其中一起“电缸突然起火,乘客惊扰,争相跳车”。

东单西单牌楼为通车让路

西单牌楼和东单牌楼都建于明代正统年间,是两座木制结构的牌楼。1923年,这两座牌楼以年久失修、易生危险为由被拆。实际上,它们的拆除是为电车让路。

根据规划,电车要经过东单、西单,据档案记载,电车公司打算拆掉这两座牌楼,市民秦子壮等人得知消息后提出公启书,呼吁电车公司尊重与保护古迹,要求改变电车的行车路线。遗憾的是,市民的意见最终并未被采纳。

电车公司也不敢以影响电车路线为由拆牌楼了,1923年7月12日,电车公司致函内务部,称:“东单牌楼年久失修,易生危险,曾经大部呈准备款兴工,函由市政公所先将东单牌楼拆卸。”“西单牌楼前经本公司与市政公所商定,由市政公所先行拆卸。”同年10月,京都市政公所致电车公司的函中称,已将两牌楼拆卸。年底,电车公司给京都市政公所的函件中,预估西单牌楼拆修费8529元,并存入6000元备用金于中国银行。

北京城古建筑以中轴线为中心,左右对称,牌楼也是如此。东有东单牌楼、东四牌楼,西有西单牌楼、西四牌楼。清代朱一新《京师坊巷志稿》中记载,东单牌楼名“就日”,西单牌楼名“瞻云”。

“就日”“瞻云”出自西汉司马迁《史记·五帝本纪》帝尧的典故。就日,原指植物叶子倾向阳光;瞻云,原指五谷盼望雨露。就日、瞻云有仰望皇恩之意,比喻对天子的崇仰。

东单牌楼位于今东单十字路口南侧,即东单体育场东侧,是一座三间四柱三楼冲天式木牌楼;西单牌楼位于今西单十字路口偏北。这两座牌楼附近,都是旧京最繁华之处。据清代震钧《尺咫偶闻》记载:“京师百货业聚集在内城正阳门街、地安门街、东西安门外;而菜市与花市,在东西四牌楼、东西单牌楼暨外城之菜市、花市。”

菜市与花市之繁华,“自正月灯市始,夏月瓜果、中秋节物、儿嬉之泥兔爷,中元之荷灯,十二月之印板画、烟火、花爆、紫鹿、黄羊、野猪、山鸡、冰鱼,俗名关东货,亦有果实、蔬菜,旁及日用百物,微及秋虫蟋蟀。苟及其时,则张棚列肆,堆若山积。卖之数日,而尽无馀者,足见京师用物之宏”。

本世纪初,西单文化广场改造,西单牌楼在此异地复建。

电车票价长途便宜短途贵

老北京电车最初只有一条线路,到1929年增至6条,车站用有色路牌标识线路,乘客从颜色上就可以确认乘车路线。一路为红牌,从天桥至西直门;二路为黄牌,从天桥至北新桥;三路为蓝牌,从西直门到北新桥;四路为白牌,从北新桥到太平仓;五路为绿牌,从崇文门到宣武门;六路为粉牌,从崇文门外到和平门外。

电车公司运营初期,票制仿制上海法租界电车,车票分为头等、二等两种,每等票又分14种,共28种。试行两年后,大家认为票的种类太多,难记,遂采取分段计价制。10里以上一段,票价大洋三分,合铜元12枚;10里以下一段大洋六分,合铜元24枚。票价这样设计是考虑到电车的优势在长途不在短途,10里以内只有两三站,上下拥挤,耗时不少,乘客不如坐人力车;10里以上,搭电车比人力车更便宜。

由于电车运行需要警察维持秩序,电车公司为军警发放过短期免费优待券。但军警常将优待券转赠他人,自己无券乘车。据1927年电车公司董事会报告书上说,“军人无票占座者仍占多数”“无票乘车者,恒在三分之一以上”。

为了制止乘车不买票的乱象,电车公司想出了一个奇特招术,在补充招收售票员时,对身高、体重和臂力提出严格要求,雇佣了40名彪形大汉,用于维持秩序。

延伸阅读

新中国成立后 无轨电车走上历史舞台

日本侵华时期电车公司被迫从日本购进旧的电车。到1946年10月时,电车公司有电车93辆,拖车49辆。日本投降以后,电车公司能够行驶的电车仅有10辆,不能行驶的有百辆左右。

北平和平解放后,北平军管会接管了电车公司,当时共有电车103辆。电车修造厂职工仿制法国100型有轨电车机车,对北平解放前进口的两种型号的电车研究分析,1952年生产出52式有轨电车。然而有轨电车已不能够满足城市交通发展的需要,中共北京市委决定以新型的无轨电车取代有轨电车。1956年第一辆无轨电车试制成功,1957年2月26日,第一辆无轨电车——“北京一型”投入运营。之后两年多的时间,北京内城原有的6条有轨电车线路就都被无轨电车替代了。

2017年,以观赏旅游为主要目的的有轨电车又“铛铛”开上了北京街头。

责任编辑:吴成玲校对:刘宇同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