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产业体系的核心是战略性新兴产业—— 把握“现代产业体系”的内在逻辑

现代产业体系的核心是战略性新兴产业—— 把握“现代产业体系”的内在逻辑

构建新发展格局、坚持创新与发展现代产业体系是什么关系?笔者认为,理解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应该回答这个问题。

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

新发展格局的战略基点是扩大内需。内需包括消费和投资,是新发展格局的源动力之一。形成新发展格局,要以畅通国内大循环为前提,推动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作用,既全面促进消费,又拓展投资空间。在经济学的阐释中,消费是最终需求,投资是引致需求。这里,引致的意思是衍生,之所以要投资,是因为需要满足居民和其他社会主体的消费需求。

随着居民收入增长,技术进步加快,需求及其满足出现了两个重要特征:其一,潜在需求的比重提高,需要新产品、新服务将潜在需求转化为现实需求;其二,供给创造需求的能力增强,新产品和新服务大多是供给(科技)创新的产物。就静态而言,消费需求是第一性的;就动态而言,内在着创新的投资需求对消费需求有转化、拉动和促进作用。所以,国内大循环既要扩大最终消费,又要用供给创造和实现需求。在以新产品、新服务和新业态为主要内容的新经济时代,科技创新创造消费需求,并通过投资需求具体实现这些创造过程。高铁科技和投资,乃至形成高铁产业,就是一个生动的实例。这是新经济时代,需求和供给间关系(即消费、投资和科技创新间关系)的重要特征。可以说,科技创新是新发展格局的另一个源动力。

正是因为供给创造需求,科技创新创造需求,十九届五中全会指出,将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其目的就是为了实现新发展格局的战略基点——扩大内需。全会进一步指出,科技创新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经济主战场、面向国家重大需求、面向人民生命健康,深入实施科教兴国战略、人才强国战略、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完善国家创新体系,加快建设科技强国。要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提升企业技术创新能力,激发人才创新活力,完善科技创新体制机制。这里的“四个面向”,世界科技前沿和经济主战场代表着创新或供给,国家重大需求和人民生命健康代表着需求,尤其是居民的最终需求,进而明确地揭示了需求和供给即科技创新间的关系。

科技创新成果通过产业化,加快发展现代产业体系。十九届五中全会指出,要加快发展现代产业体系,推动经济体系优化升级。坚持把发展经济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坚定不移建设制造强国、质量强国、网络强国、数字中国,推进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提高经济质量效益和核心竞争力。要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水平,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统筹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加快建设交通强国,推进能源革命,加快数字化发展。

作为科技创新产业化的成果,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源自创新创业

现代产业体系的核心是战略性新兴产业。近年来,战略性新兴产业不仅对中国经济增长,而且对满足国家重大需求和居民最终需求做出了重要贡献。“十三五”规划在“十二五”规划的基础上,将新一代信息技术、新能源汽车、生物技术、绿色低碳(节能环保与新能源)、高端装备与材料(高端装备制造与新材料)、数字创意等八个产业或六个产业领域,确定为战略性新兴产业。2018年,国家统计局发布“战略性新兴产业分类(2018)”,又加入了相关新兴服务业(领域),可称为九大战略性新兴产业,或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领域。今年是“十三五”规划的最后一年,明年将开启“十四五”规划。可以肯定的是,在“十四五”规划纲要中,战略性新兴产业将会增加新的内容,或有新的概括,并将采取更加有力的措施推动其发展。

在“十三五”规划中,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的目标设定在15%。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战略性新兴产业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比重超过19%,占规模以上服务业主营收入的比重超过25%。所以,九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占GDP比重目前已超过20%。2010-2018年,全国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年均增长17.1%,比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快8.7个百分点,比GDP增长快9.6个百分点。更多的数据表明,近十年来中国经济能够保持年均7.5%的中高速增长,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九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年均17.1%的高速增长。也就是说,正是这一高速增长在很大程度上对冲了增长整体下行的压力。

我国的战略性新兴产业集中分布于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和成渝双城经济圈等地区。作为科技创新产业化的成果,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源自创新创业。创新创业生态和战略性新兴产业都具有集群的空间特征。这是被现实证明,也是被实证研究证实的事实。所谓创新生态和新兴产业集群,就是某个物理空间聚集着别的地方难以模仿的创新创业资源,并由此培育新创企业和新兴产业。并不是所有地方都可以形成创新生态和新兴产业集群,这是因为,创新需要若干必要条件和充分条件,如人才、资本、基础设施、创新生态,甚至气候,不是每个地方都能够具备这些条件。这些要素和条件同时存在,均衡配置,要求近乎苛刻。所以,创新集群和新兴产业集群一般生成于某个都市圈或中心城市,分布于世界为数不多的地方。上海、深圳、北京、杭州和成都等城市,有着良好的创新创业生态和新兴产业集群。在中国的其他城市,也正在形成这一发展生态和格局。

笔者估计,“十四五”时期,双循环和科技创新将共同促进战略性新兴产业引领中国经济稳定健康发展。

(作者为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中国城市治理研究院嘉华教授)

责任编辑:吴成玲校对:刘宇同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