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支持大 脱贫路子宽

金融支持大 脱贫路子宽

——对湖南、广西、贵州三省区金融扶贫情况的调查

近年来,金融系统有力支持贫困地区群众兴产业、扩就业、增收入、添保障,助力打赢脱贫攻坚战。金融在扶贫领域担当了怎样的角色,积累了哪些经验做法?未来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金融领域应如何发力?近日,记者前往湖南、广西、贵州三省区进行了调查。

  信贷资金激活产业,脱贫增收动力强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县十八洞村却一度被山山水水困住。

摆脱贫困怎么干?一次次“头脑风暴”后,村里拿定了主意:跳出十八洞,发展十八洞。在临近的村子里,有适宜猕猴桃生长的大平地,可以通过土地流转“借鸡生蛋”,发展猕猴桃产业,带动村民走产业脱贫路。

“在哪种、种什么都想好了,可土壤改良、抽沟撩壕、搭棚立架、买苗施肥的钱从哪儿来?”花垣县致富能人石志刚有心把产业做起来,手头资金却离项目预算差一大截。

为难之际,他了解到十八洞村建立了金融扶贫服务站,一批金融机构入驻,将贷款支持、支付结算、转账汇款等金融服务送到家门口。在人民银行湘西州中心支行协调下,华融湘江银行发放1000万元贷款,支持十八洞村产业发展。

“乘着这股‘东风’,项目启动了。”石志刚说,随后,村里又举办银农对接现场会,帮他获得花垣农商行640万元贷款支持,“资金足了,产业活了。”

猕猴桃产业带动村民增收成效如何?“十八洞村在村外流转1000多亩土地,吸纳300名贫困人口就业,平均每人每月可领取2000元工资。”十八洞村村委会副主任龙吉隆说。

“金融支持基础设施建设和农村环境改善,为发展乡村旅游创造了机会,村民们利用扶贫贷款开农家乐,2020年预计接待游客超100万人次。知名企业来我们这儿投资兴建山泉水厂,每年给村里带来至少50万元收入。姑娘们还把绣花绝活儿搬上电商平台,2019年共接到100多万元订单。”龙吉隆说,2019年十八洞村人均收入14668元,集体经济收入达126万元。

你追我赶,村民们在脱贫致富道路上奔头十足。“以前村里人说我懒,看乡亲们拿到贷款、做起营生、脱贫增收,我也要迎头赶上!”村民龙先兰说,在扶贫小额贷款支持下,他做起养蜂生意,如今养蜂1000多箱。“现在乡亲们都夸我能干。”

“手头没钱,村民们不敢想发展产业的事。有了资金支持,产业做起来了,激发了更多贫困群众不等不靠、用双手改变生活的劲头。”龙吉隆说,“现在村里又开了个十八洞苗家腊味合作社,村民们想把苗家美味摆到千家万户餐桌上。”

人民银行长沙中心支行党委委员、副行长侯加林说,湖南创新推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贫困户”“农村致富带头人+贫困户”等产业扶贫信贷模式,在6920个贫困村建立金融扶贫服务站,累计投放精准扶贫贷款4241.6亿元。

据了解,借助金融力量发展产业、摆脱贫困的例子,在三省区还有很多。例如,贵州威宁县雪山镇村民管绍刚利用扶贫再贷款等成立马铃薯种销专业合作社,用于发展牛羊养殖和马铃薯种植,带动51户贫困户167人脱贫致富;农发行支持广西柳州市三江侗族自治县万亩茶园扶贫项目建设,提供大量就业岗位等。

“金融扶贫在脱贫攻坚中发挥了生力军作用。”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永富说。农业农村部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目前支持贫困群众发展生产的扶贫小额信贷累计发放6800多亿元,贫困地区产业发展条件显著改善。

  金融服务精准有力,百姓生活保障足

走进三江县八江镇布央村茶园,绿油油的茶树一眼望不到边。

“长得好,还得有人收茶才能挣到钱。”当地茶农陆义全说,2020年受疫情影响,他担心茶商资金紧张,茶叶卖不出去。令他惊喜的是,当地茶商收茶力度丝毫不减。

茶商收茶的钱从哪来?人民银行支农再贷款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央行再贷款支持下,农信社给本地茶商放贷8100多万元,为茶商收茶提供了有力支持,保障农户种茶收益。”三江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党委书记蔡彬说。

支农再贷款,是央行向金融机构发放贷款,定向增加金融机构资金,以提高金融机构服务“三农”的积极性。2020年以来,人民银行增加支农再贷款额度,降低支农再贷款利率,切实支持“三农”发展。

此外,人民银行还创设两项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新工具。人民银行三江县支行通过直达工具支持三江县农信社发放普惠小微信用贷款2438.6万元,为164家小微企业办理延期还本付息,金额5087万元,引导金融机构增加扶贫开发低成本资金投入,为企业贷款办理应延尽延,缓解小微企业资金困难,降低融资成本。不少农业生产经营主体从中受益。

金融支持脱贫,重在精准有力。农业经营风险较大,如何加强保障,帮农户实现“旱涝保收”?

“上了保险,心里有底。”贵州威宁县雪山镇养牛户管仕贵说,有了保险,如果自己养的牛出现意外,可以获得理赔补偿。

人民银行威宁县支行有关负责人介绍,中央政策性农业保险、地方特色农业保险、农作物目标价格指数保险等,为农业生产提供全方位保障。截至2020年9月末,威宁县已签单实施42个单品保险投保,提供风险保障金额75831.18万元。

在广西罗城仫佬族自治县,金融资源协同发力,对冲生猪原料价格波动等风险。当地金融机构发放生猪养殖业贷款5791万元,期货公司出资134万元为养殖户购买生猪饲料成本期货价格保险,保险公司通过购买场外期权产品进行再保险,项目承保生猪约2.2万头,为罗城县脱贫摘帽提供有力保障。

保险行业协会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农业保险为1.91亿户次农户提供风险保障3.81万亿元,向4918万户次农户支付赔款560.2亿元。

“金融机构不只给贷款,更教我致富的本领。”在贵州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福泉市牛场镇双龙村,村民王华银一边喂牛一边对记者说。

王华银患有先天性侏儒症,外出打工不大容易。几年前回到家乡,听说福泉农商银行开办了农村金融致富学校,既能教种植养殖技术、进行创业辅导,还宣讲金融政策知识、提供贷款支持,他便参加了该学校的养牛培训,并购买5头仔牛开始养殖。“现在,我养的猪和牛都有上千头了。”王华银说。

“他现在还有个身份,就是农村金融致富学校的讲师。”牛场镇村民龚国安说,王华银先富带后富,受聘为周边村民传授创业经验,“跟着他学本领,我如今也脱贫致富了。”

  帮扶措施保持稳定,金融支持长效化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坚决防止发生规模性返贫现象。要做好同乡村振兴的有效衔接,帮扶政策保持总体稳定,分类调整优化,留足政策过渡期。为此,金融领域该如何着力?

“对于生产经营状况好的农户,银行可加大支持力度。”侯加林说,金融扶贫服务站将进一步借助村级组织、驻村工作队和金融机构的力量,用好金融政策,搞活信贷产品,让乡亲们贷款有通道、致富有渠道、发展驶入快车道。

“摘帽不摘责任、摘帽不摘政策、摘帽不摘帮扶、摘帽不摘监管。”湘西州副州长何益群表示,下一步,将统筹整合各类涉农资金,完善涉农金融配套措施;进一步健全农村融资配套服务体系,力争在产权交易平台建设、抵押物评估处置、风险缓释和补偿机制建设等方面有所突破,促进银行与涉农经济主体高效对接。

让金融支持长效化,还要加强风险防控。各地金融部门推出一系列举措,牢牢守住可持续发展底线。

人民银行南宁中心支行与广西扶贫办等有关部门按季或按需共享金融扶贫信息,并与广西银保监局签订监管联动协议,进一步加强沟通联动,形成监管合力;贵阳中心支行基于大数据应用创新试点,开发“贵阳中支大数据应用系统—再贷款管理模块”,进一步强化扶贫再贷款的贷前、贷中、贷后全流程监控,确保再贷款资金安全;威宁县支行建立扶贫小额信贷定期回访制度和扶贫领域民生监督制度,确保扶贫小额信贷对象精准、资金足额到位。

“金融管理部门和金融机构要深入研究针对性措施,助力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与乡村振兴战略有效衔接。”人民银行党委书记、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表示,下一步将保持金融扶贫主要政策措施总体稳定,推动银行、保险、信托等各类机构优势资源有机结合,既支持发展又提高抗风险能力,着力做好对小农户、新型经营主体、农村基础设施的金融服务,并探索建立解决相对贫困的长效机制。

责任编辑:董洁校对:张弛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