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好生动故事呈现荡气回肠百年党史

讲好生动故事呈现荡气回肠百年党史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而《觉醒年代》这部剧作的现象级传播,则以最直观的方式告诉我们:党史这本宝贵教科书所面向的,不仅仅是专业学者、党员干部,也是社会大众。积极在党史学习和传播中守正创新,这个“正”,就是坚持唯物史观不动摇;这个“新”,就是创新表达,既严肃严谨,也鲜活生动。

电视剧《觉醒年代》近日收官。持续领跑卫视黄金档的收视率,逾2亿的微博主话题阅读量,不断攀升直至“破9”的豆瓣评分,均勾勒出这部历史剧在不同平台、不同群体中的火爆程度。“跟着剧情学党史”“连夜重读《狂人日记》和《青春》”,更成为许多年轻观众的“追剧日常”。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而《觉醒年代》这部剧作的现象级传播,则以最直观的方式告诉我们:党史这本宝贵教科书所面向的,不仅仅是专业学者、党员干部,也是社会大众。作为普通观众,同样会被百年前沧海横流、英豪辈出的时代风貌吸引,同样会为“中国向何处去,中国文化向何处去”的时代之问揪心,同样会为先行者们“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家国情怀感动。《觉醒年代》虽然只是“建党前传”,但在那些荡气回肠的故事中,却隐隐闪烁着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什么“好”等诸多根本性问题的溯源性回答。

以史鉴今、资政育人,是中国人的文化传统。仅就百年党史而言,从学术专著到大众读本,从纪录片到电视剧,相关作品数不胜数。但平心而论,能够像《觉醒年代》这样火“出圈”的,并不多见,一些作品可以说是既不叫好也不叫座。究其原因,有的书籍晦涩难懂,有的文章空话满篇,有的剧作塑造的人物严重脸谱化,要么“高大全”要么“假恶丑”。还有的倒是坚持了“受众思维”,却拿着“爽剧”“偶像剧”的模板胡拍历史。而造成上述状况的,或是历史观出了问题,无视党史的严肃性完整性,甚至以“泛娱乐化”消解意义价值,或是传播观出了问题,手法僵化死板、内容空洞无物,结果成了自说自话。

再看《觉醒年代》,可以发现,讲好党史故事的大前提,就是坚持唯物史观、坚定政治立场。相较于历史当事人,今天的我们少了“只缘身在此山中”的局限性,应当站在时间高地上,从全局全貌中看清潮流的趋向、发展的逻辑,对丰富的史料素材如何选、怎么讲心里有谱。《觉醒年代》之所以将叙事时间段框定在1915年到1921年,正在于主创对当时世情国情的深刻见解。从世界范围看,一战导致了世界格局的重塑,十月革命催生了世界首个社会主义国家。从中国范围看,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和中国共产党成立三件大事一脉相承。这6年看似历史一瞥,但“真正地打开了中国从封建走向民主,从农耕传统走向现代文明,从封闭走向开放的历史阀门。”没有一份大历史观,显然把握不住这段风云激荡的历史。

“史由证来,论从史出。”如果说史观为我们标定了方向,那么史料则影响着我们的认知。《觉醒年代》之所以引人入胜,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细节的真实、情节的丰满、人物的立体。虽然年代久远,但剧中小到制服上的金属纽扣、杂志社所用纸张,大到院子中的枣树、外交部的陈设,都力求真实再现。虽然讲述的是宏大主题,但没有枯燥乏味的说教,不掩饰问题的其他侧面。在一个个“光辉人物”身上,我们也能看到家长里短、儿女情长;对于一个个“争议人物”,我们也能见到闪光之处。事实证明,历史固然是厚重而沉静的,但会因数据细节的完善而更加丰满鲜活,会因呈现方式的立体而更加惟妙惟肖。细致研究翔实史料,善用细节丰盈叙事,那些“课本中的人和事”才会有血有肉地向我们走来。

国学大师钱穆曾有言:“任何一国之国民,尤其是自称知识在水平线以上之国民,对其本国已往之历史,应该略有所知。所谓对其本国已往历史略有所知者,尤必附随一种对其本国已往历史之温情与敬意。所谓对其本国已往历史有一种温情与敬意者,至少不会对其本国历史抱一种偏激的虚无主义。”历史,关乎共同记忆,更关乎世道人心。学史不仅应当是国民教育的重要内容,更应当成为每位国民的终身教育。近些年,学界积极推动史学走向公众,文博单位、文化新闻行业等许多关联主体开始加入这一“铸魂工程”。建党百年的时间节点,全社会更是掀起了学习党史的高潮。着眼现在和未来,我们不妨以《觉醒年代》为启发,积极在党史学习和传播中守正创新。这个“正”,就是坚持唯物史观不动摇;这个“新”,就是创新表达,既严肃严谨,也鲜活生动。

《觉醒年代》剧末情景,陈独秀得知儿子历经坎坷终于选择了以马克思主义为信仰,一时百感交集,在一片生机盎然的树林中留给观众一个渐行渐远的背影。所谓传承,大抵如此。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担当。读史学史的过程,就是信仰传承、精神相继的过程。让历史入脑入心,我们将愈加听清来路的回响、看见未来的光明。

责任编辑:吴成玲校对:刘宇同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