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寻北京红色印记 | 平南军民:战争锤炼智慧高

踏寻北京红色印记 | 平南军民:战争锤炼智慧高

金秋时节,走在京郊大兴的乡村路上,一人多高的玉米庄稼密匝匝地一眼望不到边,预示着丰收的好年景。今天的人们或许不知道,这里在解放战争时期曾是对敌斗争残酷、激烈的地方,是解放北平的前沿阵地。面对国民党的疯狂进攻、血腥屠杀,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军民团结一心,舍生忘死顽强斗争,谱写下平南反蒋武装斗争的壮丽诗篇。

夏秋依靠青纱帐

沿着玉米地北边的土路往前走,右手的行道树后尽是草木葱郁的开阔地。走不多久,便可看到一个栅栏围起的院落——长子营革命斗争纪念馆。院落的西南方向,有一座松柏护卫的汉白玉墓,那是平南烈士田载耕之墓。他牺牲那年,只有19岁。

1945年11月,平南敌工部部分人员在大兴太子务周梦胡家。

平南地区,泛指北平以南、平汉铁路以东、永定河以北、廊坊以西的广大区域,包括当时的大兴大部,宛平南部,固安押堤区,永清查马坊区,安次白家务、旧州及万庄一带,良乡窑上区和涿县码头区。全民族抗战取得胜利后,侵略者被打跑了,但国民党又回来了。卷土重来的国民党收编汉奸、土匪武装,破坏“停战协定”发动内战,对解放区人民疯狂反攻倒算、血腥屠杀。中共大兴县、宛良县的县区干部在国民党军据点林立、频繁进攻的残酷环境中,以人民武装作后盾,采取荫蔽精干的方针,展开了艰苦卓绝的对敌斗争。

1946年7月26日,大兴县委派采育区长耿玉亭、区助理田载耕等秘密潜回被国民党占据的采育一带,试图隐蔽地进行恢复地区工作。当夜,他们住在了罗庄村。由于叛徒出卖,耿玉亭、田载耕被国民党保安三大队的七八十人包围,他们顽强抵抗,弹尽受伤被捕。敌人对他们软硬兼施,先是许以官职诱降,遭严词痛斥后,便施酷刑,棍打、鞭抽、灌辣椒水、用火筷子烫、往手指甲里钉竹扦,耿玉亭和田载耕宁死不屈。8月2日,被折磨得遍体鳞伤的耿玉亭和田载耕被敌人杀害于采育西大桥北侧凤河西岸。就在田载耕被捕的第二天,敌人抄了他的家,不久他的父亲田久儒也被敌人杀害。

位于长子营革命斗争纪念馆内的田载耕烈士墓。黄玉梅摄

1947年5月5日,宛良县委组织部部长华黎等人到东宋各庄开展反征粮工作,被榆垡据点的国民党保安队一百多人围堵在地道中。华黎销毁文件,打伤钻进地道搜索的敌人,后因藏身的地道被敌人砸坏坍塌,受伤被捕。敌人用铅丝把华黎捆在担架上,抬到榆垡据点,又当作“要犯”关进大牢。在狱中,敌人严刑拷打,软硬兼施,他始终横眉冷对,坚贞不屈。一年后,华黎在榆垡被国民党杀害。刑场上,华黎高呼着“新中国万岁”的口号英勇就义。

宛良县委组织部部长华黎

华黎原名张青柳,改名意为迎接中华民族的黎明。为了迎接中华民族的黎明,无数党的干部前赴后继地战斗在大兴这个晋察冀边区冀中区的最前哨,夏秋依靠青纱帐、冬春藏身地道中,积极恢复党政组织,镇压倒算的反动地主,联络上层、瓦解敌军,领导群众反抓丁、反抢粮。在顽强斗争中,他们有的历尽艰辛,经受生死考验;有的遇险负伤,经群众救护脱险,伤愈后又立即重返地区工作;还有的,像耿玉亭、田载耕、华黎一样,壮烈牺牲。

华黎烈士墓位于海淀五一小学大兴一分校南侧,图为学校的学生在烈士墓前敬队礼致敬先烈。

流沙地里挖地道

平原沃野,无险可守,地道斗争是被敌人逼出来的智慧产物。平南的大兴和冀东的顺义一样,都是平原地带。大家都知道有名的焦庄户地道,可平南尽是永定河泛滥淤积形成的大片沙滩,沙土地怎么可能像焦庄户一样挖地道呀?您可能不相信,智慧的大兴人民,真的做到了。

大兴独立营与国民党骑兵师在永定河东岸大堤激战遗址。

永定河畔平原地区的地表土地一般多以沙质为主,确实不利于开挖地道,但是大兴地区的沙土地不一般。这里的地,表面有一层厚厚的沙子,而地的深处却是胶泥、淤泥混合的肥沃土地,有粘性,被当地老百姓称为“蒙金土”。以东沙窝村的土地为例,地表四到五米是大粒沙子,而更深的地方就是胶泥地了。透过沙层在胶泥层挖地道,是一般人绝对想不到的事情。东沙窝村的老百姓就是利用这个地理特性,成功地挖掘了地道。

1944年冬到1945年春,大兴县委、县政府领导群众开展了大规模的挖掘地道活动。依靠拥护共产党、舍生忘死隐藏保护共产党干部和人民子弟兵的堡垒户,大兴在东西白疃、郏河、李家巷、加禄垡、毕各庄、刘各庄、沙窝直到团城辛庄一带建成了不同形式的地道,有的村还实现了户户相通,为对敌作战提供了有力的帮助。

1945年底的一天,天气特别寒冷,还刮着大风,大兴县一区的区委委员张清泉带着三名同志来到东沙窝村开展工作。他们和老百姓促膝商量减租减息、反击国民党反动派“反攻倒算”的事,由于时间太晚,就宿在一堡垒户家中。谁知被奸细告了密,第二天天还没亮,从魏善庄过来的敌人就包围了堡垒户的家。突围出去是不可能了,堡垒户赶紧让张清泉等人钻进了地道。

大兴县土改工作组 

敌人先在屋外叫嚣了一阵,见没动静,就冲进屋里,抓住了堡垒户,连打带骂地问八路军的干部哪儿去了。就在堡垒户和敌人巧妙周旋时,在院子里乱翻乱挖的敌人突然挖出一个地洞口。敌人的小头目一看,就开始审问堡垒户,并冲着地道里喊话,还扔进去几颗手榴弹,但却没听见地道里有什么动静。

“八路军武工队是不是藏在地道里?不老实交代就杀了你全家!”敌人的小头目急了眼,要给堡垒户动大刑。堡垒户想,如果此时激怒了敌人,不光同志们要牺牲,自己和家人的性命也不保。于是他心生一计,对敌人说道:长官,这些八路各个都能飞檐走壁,上天遁地。您看这沙土地,挖个小坑都困难,更别说挖地道了,可这些八路愣是遁入地下去了,咱们还是别去招惹他们啦!

1947年《东北日报》刊发收复庞各庄镇消息

也不知是不是被堡垒户的这番话给唬住了,敌人始终没敢进地道。后来,得到情报的区委组织部部长刘砚古派来部队,把敌人打跑了。

这段地道战的故事很快就在大兴传开了,老百姓还编了一首歌谣:

战争锤炼智慧高,流沙地里挖地道,吓跑敌人保平安,军民携手乐陶陶。

独立营智斗王牌骑兵师

1948年2月,正值解放战争进入战略决战前夕,国民党为维护其摇摇欲坠的统治,在平南地区进行了长达一个月的疯狂“围剿”。其间,国民党不惜派出傅作义的王牌骑兵四师来歼灭大兴独立营。

2月18日,国民党调动7个团兵力,沿永定河对大兴、涿良宛地区进行“围剿”。发现敌情后,大兴县委召开紧急会议决定:独立营向西突围,进入涿良宛地区。当独立营从刘家铺沿永定河向北急进时,国民党骑兵四师300余骑兵从南北两面围拢上来,仅有200余人的独立营腹背受敌,背水一战。营长王绍基、副政委王烽台临危不惧,凭借三丈多高的陡峭堤坡和树木丛生等有利地形,指挥全营指战员在十里长堤摆开战场,和装备精良的敌骑兵师激战3个多小时。轮番攻击的敌骑兵,被独立营猛烈的火力一次次击退。黄昏时,在涿良宛独立营的接应下,大兴独立营突出重围,挫败了国民党军的围歼计划。战斗结束后,军分区首长召开庆功大会,给全营战士记功,大兴独立营受到冀中军区通令嘉奖。

儿童团长智擒敌探

大兴在抗日战争时期就建过儿童团,到了解放战争时,更多的村庄建立了儿童团。这些儿童团的孩子们手持红缨枪,站岗、放哨、查路条,和他们的父辈一起,与敌人作着不屈不挠的斗争。

在南各庄村,13岁的儿童团长马天放就是个经验丰富的小战士。炎夏的一天,几名县干部来村里开会,天放就带着他心爱的狗狗虎子,手握红缨枪跑到村口去执勤。快中午时,一个头戴鸭舌帽、身穿蓝绸褂的人朝村口走来,见到站岗的天放,犹豫了一下就要往村子里走。

“站住,干什么的?”天放见他面生,就厉声喝住。这人赔着笑说:“我是县大队的,县干部在你村儿开会对吧?我来参加会议。”

虽然他说准了县领导在村里开会的事,可天放管他要路条也没有,问口令也答不上来。这下,天放就知道来人不是县大队的,他一定是敌人的探子。

“虎子,回家去。”天放一边喊狗狗示意它回村叫人,一边假装亲热,给了一堆独立营在村里,人多、枪多的假情报拖住敌探,等县大队的战士赶到抓住了坏人。经审讯,这个人果真是敌人派来摸底、抓开会的县干部的,儿童团的小战士天放又立了一功。

以水代兵加固平南外围防线

1948年9月,解放战争进入战略决战阶段。12月15日,东北野战军和华北军区部队解放大兴,包围了北平城。参加平津战役的东北、华北野战部队及随军民工数十万人,云集在平南广大农村。大兴、涿良宛两县几乎村村驻了部队。黄村、庞各庄、采育、沙窝营、潘铁营、白塔等村镇分别设立了兵站、粮站、伤员转运站、战地医院等。在冀中内地的物资没有运到之前,数十万人、数千匹战马所需的物资全都要依靠本地解决。大兴县的群众在县委、县政府的号召下踊跃支前,积极出粮、出草保证了后勤供给。

在“一切为了前线,一切为了部队”的号召下,大兴的青壮年男子参加民工队,为部队挖战壕、修公路、搞运输,老人和妇女儿童积极为驻军腾房子、烧炕、碾米磨面。为了保证冀中的粮食迅速运来,大兴抽调了1000辆胶轮大车组成运输团,日夜兼程运粮忙。两个月的时间里,大车运输团就运粮3000万(市)斤。

包围北平期间,为防止敌军南逃,榆垡、太子务、西胡林一带的人民群众,动用了大量木料、门板,协助人民解放军修筑防御工事,共修筑大小碉堡16个、轻重机枪掩体上百个,挖交通沟5万米。1949年1月,永定河沿岸村庄的民工,与围城部队联合组成若干破冰队,分段将永定河冰面凿开,以水代兵,加固北平南部外围防线。

1949年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大兴的粮食和副食供应又加上了改编后的傅作义部队;3月初,大军分批挥师南下,沿途的村庄遍设补给站,热情慰问人民子弟兵。至此,大兴县的支前任务胜利完成。

据不完全统计,为支援平津战役并在平津解放后保障对驻军的供应,大兴县共借征小米642万(市)斤、干草132万(市)斤、蔬菜200万(市)斤、猪肉15万(市)斤、柴禾4万(市)斤,动员大车2704辆,累计出动民工2万名,为人民解放事业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2018年9月30日《北京晚报》2版报道,在烈士纪念日,北京上万人现场参与了公祭活动,其中在大兴烈士纪念广场举行的公祭活动人数最多,共计2000人参与。

2020年10月13日《北京日报》7版报道,9月30日烈士纪念日,大兴区在清源公园烈士纪念广场举行公祭活动。

收获的季节里,信步走在庄稼地旁边的土路上,看着颗颗饱满、吐着金黄穗子的老玉米,再望望前方不远处公路上的车水马龙,这样的生活感觉真好。今天享受着幸福生活的我们不会忘记,那些为了人民的解放事业和幸福生活,在这块土地上奋勇战斗、流血牺牲的优秀中华儿女。这段刻骨铭心的历史,是我们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激励着我们在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的新征程上,更加坚定、更加自觉地牢记初心使命,去开创更加美好的未来!

历史资料:《北京红色遗存》《中国共产党北京市大兴区历史》

《大兴革命斗争史资料汇编》《红色平南》

《“回首百年路奋进新大兴”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兴党史展》、长子

营革命斗争纪念馆

京报集团图文数据库

联合出品:北京日报、北京市委党史研究室市地方志办

责任编辑:吴成玲校对:刘宇同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