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时代,制陆权该如何看

智能时代,制陆权该如何看

引言

随着战争形态逐步迈入智能化门槛,战争正由平面制权向着立体制权、有形空间制权向着无形空间制权的方向转变,制陆权、制空权、制海权等“老三权”亦向着制信息权、制智权、制认知权等“新三权”方向延展。陆域作为人类战争史上最早的制权空间,在现代战争中依然发挥着重要作用。

智能时代制陆权依然重要

“虽然我们可以说船只具有机动性、舰队也便于远征,但从根本上来说,海上力量归根结底还是取决于有没有一个物产丰富、安全稳固而又合适的基地。”这句话道出了制陆权的重要性,即便战争进入智能化时代依然适用。

首先,制陆权是综合制权的基础。现代战争,无论是各领域的作战基础性设施,还是各领域作战的重要武器平台,其指挥中枢、保障资源、技术人才等依然在陆地,没有足够的陆域安全,难以保证其他领域作战。科索沃战争中,虽然美军在海、空、天、电等多维战场对南联盟陆域目标实施精确毁瘫,但没有直接组织制陆权作战,作战效果并不佳;伊拉克战争中,美军则投入大量陆上兵力,从而加快了战争进程,实现了既定目标。

其次,制陆权是体系对抗的基础。现代战争强调体系对抗,要想实现体系的联动增能,必须确保体系内部各系统“熵值”最低。陆域系统与其他系统联系最为密切,是减少体系“熵值”的有效领域,无论战略格局和战争形态如何演变,陆域仍是决定战争胜负的重要领域,制陆权仍将是体系对抗的根基,其他领域作战行动最终都要为陆战创造条件,只有最终占领并实际控制陆域核心目标,才能达成战略意图。

最后,制陆权是作战胜负的基础。现代战争参与制陆权行动的不仅包括步兵、装甲、炮兵等传统力量,亦包括陆航、特战、远火等新质力量,不仅包括陆军,亦包括海军陆战、空军空降等诸军兵种,尤其是要域控制、岛屿夺控等作战行动对制陆权需求更加强烈,其不仅是夺取综合制权的“参与”者,更是夺取联合作战胜负的“决定”者。从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叙利亚战争中可以看出,无论进攻方空、海力量如何强大,进攻如何犀利流畅,取得战争的最后胜利仍要靠地面行动。

智能时代制陆权内涵拓展

现代战争无战不联、无联不胜,制陆权已不再是单一存在,而是与其他制权紧密联系,尤其是在信息、智能技术的加持下,赋予了制陆权全新内涵。

一是由平面制陆向立体制陆拓展。现代战争夺取制陆权不再是陆军的“专利”工程,而是诸军兵种联合夺权行动,航空、空降、战役战术导弹等力量可以依托其强大火力、兵力配合陆军作战力量夺取制陆权,尤其是直升机、船艇等在陆军的运用,使得其具备了从空、海对陆域进行控制的能力,进而推动陆权夺控由陆域向近陆域拓展。

二是由传统制陆向新质制陆拓展。随着精确作战、多域作战的到来,陆航、特战、远火等远战型力量必将成为各国陆军建设重点,亦将逐步成为未来陆域战场主角。尤其是传统陆域近战型力量在信息、智能技术加持下,突破战场空间限制,与远战力量依网融合,使得陆军具备了多域联动感知、辅助分析决策、即时聚优打击、智能评估处理的能力,推动着制陆权争取由传统手段向着传统与新质相结合的方向发展。

三是由“有形”制陆向“无形”制陆拓展。战争受物理域、信息域、认知域“三域”混合制约影响。陆地作为人类赖以生存的物理域空间,受信息域、认知域共同影响,尤其是在信息、智能主导的现代战争中,陆战场不仅是机械、化学等有形能量施放的角力场,更是信息、认知等无形力量施放能量的竞技场,必然推动制陆权争夺由“有形”制陆向“无形”制陆拓展。

四是由有人制陆向无人制陆拓展。机器人、无人战车、无人机等在叙利亚、纳卡战场中大放异彩昭示着未来战争正向着有人后台控制、无人前台争锋的方向发展。制陆权是综合制权的基础,夺取制陆权必然也离不开无人作战力量在陆域战场的交锋,通过无人战车、机器人、无人机、无人舰艇等作战力量构建分布式“蜂甲”集群,对广域陆战场进行控制,可实现有人主控向有人无人结合控制转变。

智能时代制陆权需要多域施策

随着战场空间的不断拓展、作战力量的不断丰富、作战手段的不断完善,智能化战争更加强调平时兵力分布预置、战时即时聚优歼敌,必然带来制陆方式变革创新。

一要精兵聚优局域制陆。当作战地域较小、利于快速布兵时,可依托“战术云”,链通参加控制陆域作战的有人、无人武器平台,运用自动筛选获取、自动处理分发、智能辅助决策手段,实时显示参战力量种类、兵力兵器数量、战斗力指数对比,根据战场态势变化,自主分析、解算对敌优势的力量编成,自动调集精兵对敌形成局域优势。

二要快准火力广域制陆。当作战地域较广、不利于快速布兵时,应贯彻“信息+智能”主导理念,通过信息域带动物理域能量精准释放。突出网络信息体系“粘合”的效应,注重无人、电抗、导航等新质力量效能发挥,灵活编组,运用非接触、非线性精准火力打击方式,从敌指挥中枢、信息节点等防御较弱的要害入手,加速“OODA”循环,实现火力制陆。

三要组网建链多域制陆。当作战地域辽阔、打击控制目标较多时,外军实践证明,通过综合运用数据链、卫星、电台等手段组网建链,分级分类入网应战,按需编成指挥控制、侦察情报、火力打击、立体突击、网电对抗、无人作战、全维防护、综合保障等不同功能的“可插拔”模块,依托智能技术,可实现“感知—分析—组合”的自动化处理,可从不同物理域对陆域进行控制。

四要控制认知全域制陆。现代战争夺取制陆权,控制认知是重要手段。通过快速精确的闪击等行动,配合新闻、网络等舆论手段,传输必要信息,彰显强大作战能力,可实现先声夺人;运用XR、战场投影等技术,采取思想介入、情感干预等方式,可让敌陷入四面楚歌境地,从而在认知上摧毁敌军。

责任编辑:刘佳星校对:王梓辰最后修改:
0
事业单位事业单位标识证书 京公网安备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5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