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件门,又一场美式政治内耗闹剧

文件门,又一场美式政治内耗闹剧

去年11月初,拜登的私人律师在“拜登外交和全球参与中心”的办公室内发现了奥巴马政府时期的约10份机密文件。自此之后的两个月内,相关机密文件不断在拜登总统位于特拉华州威尔明顿的家中被发现,联邦调查局与司法部对此展开调查。1月9日,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曝光了这一丑闻,引发了媒体与公众的大量关注。连日来,“文件门”非但没有随着白宫“失误说”的解释而平息,反而愈演愈烈,正引发共和党对民主党的新一轮猛烈攻击。

“文件门”之所以变成大麻烦,首要原因在于机密文件关涉国家安全的特性,以及拜登有违美国保密制度的事实。据报道,在拜登处发现的文件是美国政府中的最高机密“敏感分区信息”,内容涉及乌克兰、伊朗、英国等,一旦公开披露便可能危及国家利益。根据1978年的《总统档案法》,无论机密与否,拜登都应在卸任副总统时将所获得的白宫官方文件全部移交给国家档案馆保存。拜登违反美国保密制度已是板上钉钉。

另一个重要原因则是共和党有意为之的造势。拜登在中期选举中以特朗普错误处理机密文件为例,指责共和党人对美国民主构成威胁。对此共和党也早已预备发起回击,中期选举前众议院共和党人就表示,一旦成功获得多数席位,就将发起一系列调查行动。在艰难胜选为众议院议长后,麦卡锡当即表示将对五角大楼进行审查。“文件门”曝光后,共和党人一下子“底气十足”,控诉司法部有意将对拜登的调查推迟至中期选举结束的第二天,试图以此助力民主党打赢中期选举。众议院监督和问责委员会主席科默更是寄信给白宫办公厅主任克莱恩,要求提供拜登威尔明顿住所的访客日志。特朗普也在其社交媒体平台“真相社交”上质问联邦调查局什么时候突袭拜登的家甚至白宫。可以说,“文件门”给共和党提供了一个有力抓手,使得共和党对内得以转移围绕众议院领导权斗争的党内矛盾,对外能够抨击拜登本人以及政府团队,削弱围绕特朗普海湖庄园“文件门”调查对共和党的不利影响。

当美国进入极化时代,不仅民众难以团结在一个统一的“美国故事”之下,两党更是使出浑身解数,不断发起针对对方的系列调查,以期抹黑对方,强化选民对自身的忠诚。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文件门”的发生无疑贡献了新素材,上述的种种攻讦,本质上都是两党将对方塑造为国家安全威胁与民主制度挑战的又一次努力。

目前看,“文件门”尚不足以扳倒拜登角逐2024年大选的野心,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将是拜登总统生涯“最严重的政治危机”。两党持续不断地互相攻讦以及一场场调查拉锯战,将进一步掣肘联邦政府各部门的正常运行,加深美国民众对政治体制的不信任感。2023年的这一幕幕“开年大戏”,进一步加剧美国政治内耗,充分反映出美国政局的一团乱象,恐怕会让更多的美国人发现两党都不值得信任。

[作者系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国际战略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责任编辑:王梓辰校对:翟婧最后修改:
0
事业单位事业单位标识证书 京公网安备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5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