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阅士兵被隐瞒父亲死讯续:已返乡得知真相

受阅士兵被隐瞒父亲死讯续:已返乡得知真相

  在父亲遗体前,王震痛哭失声。

  本报《为神圣一刻,父子生死等候54天》报道发出后,连日来在全国产生了很大反响,成千上万的网友和读者被袁亚萍的大义、坚强所深深感动,称她为“伟大母亲”。58天编织善意谎言,58天独自忍受煎熬。昨天,母亲袁亚萍终于等来了自己期盼的时刻——儿子王震在胜利完成首都国庆阅兵任务后,光荣返回家乡大丰。在得知真相的那一刻,王震50多天来对父亲无限的牵挂,瞬间化为无尽的哀痛。当他得知母亲为了完成对自己承诺,将爸爸遗体从山东运回家乡存放58天,并编织一个个谎言,就是为了让自己顺利完成受阅任务时,这位坚毅的军人再也忍受不住内心的悲痛,和妈妈抱头痛哭……
 

  去机场路上才知道噩耗


  8月8日,王震的父亲不幸死亡之后,王震的母亲和部队领导便开始了长达58天的痛苦隐瞒,一次又一次的北京盐城对话,包含着巨大的伤悲和折磨。用王震的副政委杨超的话说,他们和王震妈妈一样感同身受,隐瞒真相同样是一种痛苦,王震虽然是他们的一名普通士兵,但毕竟朝夕相处近5年,已经有了手足之情。


  按照袁亚萍和岸舰导弹方队政委陆海林的方案,原准备在10月1日阅兵之后,将真相告知王震,哪知阅兵结束之后,王震一个电话,又让袁亚萍改变了主意。阅兵刚结束,儿子气喘吁吁地在阅兵村“抢”了一部电话询问母亲,“爸爸看到阅兵仪式吗?他很高兴吧?”“是的,你爸爸看到了!”儿子再想询问爸爸的细节,却被袁亚萍挡了回去。放下电话,袁亚萍陷入深深的矛盾之中,儿子如此兴奋,如果现在就告诉他,无疑给儿子当头一棒,他一定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而且离回家还有3天时间,这几天儿子一定会在极其痛苦中煎熬。更何况回家之后还要等3天,父亲才能火化,儿子的身体怎么承受得了?


  当天晚上,袁亚萍再次与陆政委通话,向他表达了自己的担心,陆政委觉得确实也是个问题,于是大家决定将真相继续隐瞒下去。但就何时向王震摊牌,用什么方式告诉他,部队领导和袁亚萍还是犹豫不决。考虑到袁亚萍的感受,部队非常尊重她的意见,因为王震是她的儿子,母亲是最懂儿子的心的。


  3日晚,袁亚萍想让部队领导告知真相,但4日上午11点多钟,王震就将登上回盐城的飞机,部队领导这几天都在忙着撤兵撤装备,实在抽不出人手,只有王震一人独自回家,告知真相会不会导致王震的过激反应?部队领导对此还是比较担心。但在袁亚萍的坚决要求下,陆海林政委决定利用自己到医院复诊的机会,送王震到机场,然后在车上告知真相。


  在去往机场的路上,陆政委终于婉转地告诉王震,他的父亲早已走了。得知这个噩耗,王震当场放声痛哭,他说他不相信爸爸就这样不声不响地走了,连阅兵都没有看。在劝慰王震的同时,陆政委接通了袁亚萍的电话,在电话中,袁亚萍哭着告诉儿子,爸爸真的走了,让他无论如何要坚强起来,爸爸还在家等着他呢。


  有市民7日回北京改成4日走,就为到机场见王震


  昨天中午,当记者随王震叔叔、婶婶等亲友赶到盐城南洋机场接机时,王震所在部队的副政委杨超早已站在机场外等候。通过本报报道,当地许多市民也得知王震4日中午乘飞机回到盐城,一些市民也早早地站在旅客出口处等候王震归来。


  12时许,从北京飞来的航班抵达盐城南洋机场。舱门打开,身着海洋迷彩服的王震双眼红肿地走出机舱,杨超副政委和二叔早已站在通道前迎接,“爸爸没有了,你要坚强……”王震二叔哽咽着拍着侄子的肩膀。在旅客出口处,当黑色的挽章戴上自己的右臂,一直深信父亲还活着的王震,此刻终于明白,慈祥的父亲确实已离开了人世。50多天来对爸爸的深深牵挂,瞬间化为无尽的悲痛和哀思,他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悲痛,紧紧地抱着二叔和婶婶失声痛哭……


  王震的到来,一时间也成了机场的“焦点”,当许多旅客和市民得知这就是本报此前报道的王震时,不禁潸然泪下,更多的人则向王震鼓掌,表示心中的敬意。一名特地从射阳带女儿赶来的母亲说,他们全家看到报道后都十分感动,她是边哭边看完报纸的。自己的女儿在北京上学,本来乘7日飞机回去的,为了能在机场见到王震一面,就决定改在4日走。“王震的母亲很了不起,这样的母爱让人敬佩。”


  在机场,王震收到了远在日本留学的堂弟王晨旭送的一束鲜花,卡片上这样写道:我们要学会在磨难中成长,你永远地失去了父亲,但你捍卫了军人的职责,圆满地完成了受阅任务,获得了大家的关心和尊重,希望你能尽快从悲伤中走出来,用感恩的心回报社会,永远忠于祖国、忠于人民。


  “妈妈我不怪你,你受苦了”


  在从机场回家的路上,王震看到本报的连续报道,当看到照片中母亲孤独地守在爸爸的灵堂前时,这个训练场上的“钢铁战士”,再次抑制不住心中的悲痛,泪水哗哗地从黝黑的面庞滑落。杨超副政委搂着王震说:“我们都是军人,要学会坚强,妈妈为了你能完成受阅任务,独自在家忍受煎熬50多天,你一定要挺住,这样才能让你妈妈少些悲痛。记住,到家中见了妈妈,不要哭。”懂事的王震止住泪水,默默地点了点头,“我不哭,妈妈受的苦,比我更多。”


  当迈入家门那一刻,父亲的遗像和黑色的“奠”字顿时映入王震眼帘,刺痛着王震的心。见到儿子,近两个月的期盼、等待、煎熬、痛苦,从袁亚萍的心中瞬间迸发出来,自己脆弱的内心似乎找到了依靠,她猛地站起来,一个箭步窜到王震面前,一把搂住儿子,“哇”地一下放声大哭。此刻,王震强忍悲痛,表情刚毅,他紧紧地抱着妈妈,“妈,不哭,家里不还有我吗?你坚强一点。”“儿子,这么多天,我都在骗你,还告诉你说爸爸有知觉了,能喝鱼汤了,你相信吗?怪不怪妈妈?”袁亚萍哭着问儿子。“我相信,相信妈妈的话。我不怪你,让你受苦了。以后我就是家里的顶梁柱,我不会让你再受苦。”王震安慰妈妈。“妈妈答应儿子,不哭,你是军人,是男子汉,也要坚强。你以后就是家里唯一的男人,是妈妈的希望。”袁亚萍劝慰儿子。此情此景,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掩面而泣。


  “爸,儿子回来了,你不是说要看我走过天安门的吗,你在天堂看到了吗?我们出色完成了任务。”跪在父亲遗像前,王震陷入了无尽的悲痛中。他告诉记者,得知爸爸出车祸后,一直没有听到爸爸说过话,也怀疑过,但他却一直坚信爸爸还活着。


  “爸爸,我给你敬个军礼”


  捧着爸爸的遗像,王震一路哭泣,步行来到设在大丰敬老院的灵堂。一进大门,王震直奔父亲的遗体,大哭之际放声呼喊:“爸爸,我回来了,你怎么躺在这里!”一声伤心的呼喊,让在场所有人无不为之动容,现场顿时一片抽泣声。伏在爸爸的遗体旁,王震泣不成声,此时,他多么想像以前一样去拉老爸的手,去拍拍老爸的肩膀,但此时,老爸的脸被撞之后已经变形,且冰冻了57天,他不敢也不愿再去伤害老爸,只是在爸爸的遗体旁失声痛哭。


  他说他是个不孝之子,他没能尽儿子的一点义务去照顾一下爸爸,爸爸是为了他才去打工的。要不是为了攒钱给自己买房,爸爸也不会去做苦力活。此时,见儿子如此痛苦,母亲袁亚萍哭得更加伤心,几乎要晕厥过去。王震生怕妈妈出现问题,赶紧抱住妈妈,并停止哭泣安慰妈妈。王震的副政委杨超也在现场劝说,王震慢慢开始坚强起来,他拿出刚从北京带回来的“守纪标兵”奖状和阅兵证书,走到父亲跟前说:“爸爸,儿子没有给你丢脸,这是我的奖状和阅兵证书,你看看吧!”


  看得出来,在父亲遗体前,王震似乎有好多话要说,而此时他只能望着爸爸那张熟悉可亲的脸庞,一动不动地在流泪。绕着爸爸遗体一周后,王震给爸爸磕了几个响头,然后用从阅兵村训练出来的最优美的军人站姿,向爸爸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久久都不肯放下。杨副政委也代表岸舰导弹方队送来了花圈。


  王震是阅兵村的“标兵”


  “王震这个小伙子太好了,训练非常刻苦,部队官兵都非常喜欢他,在岸舰导弹方队,他2次被评为‘守纪标兵’,2次被授予‘训练标兵’”。10月3日晚8点多钟,王震的方队政委陆海林刚结束部队召开的会议就给记者打来电话,向记者讲述了王震在阅兵村的训练情况。


  陆政委告诉记者,王震是经过精挑细选进入北京阅兵村的,在原来的部队,他就是个优秀士官,虽然平时很少说话,但却深受官兵的喜爱。进入阅兵村后,王震训练格外刻苦,在每次的考核中,他都遥遥领先,位居整个方队的前列。陆政委还向记者透露,目前方队正在研究给王震请功。


  8月8日凌晨,陆政委接到了从原部队打来的电话,得知王震的父亲因车祸身亡。在和袁亚萍的通话中,他感受了一位普通母亲的伤心和痛苦,但此时阅兵训练已进入最紧张的时刻,士兵一个不能少,好在袁亚萍深明大义,主动提出不让王震知道。陆政委说,正是考虑要隐瞒此事,所以方队没有搞任何形式,只能暗中激励王震好好训练,报答已经死去的父亲和正在承受痛苦的母亲,圆满实现他们父子的光荣梦想。


  训练期间,陆政委也病倒了,不得不接受医院手术。在短短的住院期间,陆政委一直和王震的母亲袁亚萍保持着联系,不断给她鼓励和安慰,在这种特殊的时刻,作为部队领导也只能这样。考虑到王震要在国庆期间回家,陆政委好不容易托人才买了一张飞机票。考虑再三,部队一直没敢将这个噩耗告诉王震。陆政委说,作为一名军人,希望他回家后,能坚强面对父亲的不幸。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虞浙余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