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专家:吸取汶川教训 不能滥用消毒剂

防疫专家:吸取汶川教训 不能滥用消毒剂



  灾后的玉树满目废墟,令人痛心。在结古镇,时不时刮起的狂风将地面、废墟上的沙尘和垃圾吹向空中,铺天盖地的沙尘暴含带的细菌很容易被人吸入。不过,青海玉树抗震救灾指挥部昨日通报说,到目前为止,灾区未发生重大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作为长江、黄河、澜沧江的源头之地,玉树灾区重建中的自然生态保护颇受关注,这也是玉树放之于整个中国极其重要的环节。有关防疫专家认为,玉树灾后生态应予恢复性重建。

  防疫:防鼠疫是头等大事


  玉树州是喜马拉雅旱獭鼠疫的疫源地,此次地震可能会让正在冬眠的旱獭提前出蛰,震后鼠疫防控形势严峻。相关统计数据显示,1961年以来,玉树县累计发生过20次人间鼠疫疫情,累计报告鼠疫病例40例。严防鼠疫暴发是当前灾区防疫工作的头等大事。


  22日一早,结古镇安置点,来自解放军疾控中心的防疫专家指导防疫队员向垃圾堆、简易厕所和帐篷周边空地喷洒消毒药水。志愿者向灾区群众发放的防疫手册,包括鼠疫防治和藏汉双语的大众防病知识宣传资料。在灾区其他安置点,由150多人组成的防疫队也在紧张地进行消毒工作。


  “目前已有282名卫生防疫、监督人员抵达玉树地震灾区。”青海省卫生厅副厅长亢泽峰昨日上午通报说。卫生部应急办主任梁万年表示,当前监测尚未发现旱獭。灾区传染病防控的第二个重点是狂犬病,因为藏区有不少藏獒。亢泽峰表示,到目前为止,玉树灾区未发生重大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重建:五年分两步,生态优先


  来自水利部的消息称,在对青海玉树赛马场灾民安置点供水水源现场监测后,没有发现水质异常。据遥感资料分析,玉树县城至禅古水电站之间的巴塘河沿岸山体发生4处滑坡,造成214国道和水电站引水渠堵塞损毁。但截至4月20日,玉树震区没有发现堰塞湖。


  值得关注的是,玉树州是长江、黄河、澜沧江的源头所在地,境内丰富的水系如同一个巨大的扇面,源远流长。因此,自然生态保护一直是玉树放之于整个中国极其重要的环节。


  解放军总医院防疫专家聂为民介绍说,地震灾区防疫不能滥用消毒剂,汶川大地震后的防疫消毒需要汲取一定的教训,当年呈现的状况是,每隔两三个小时,就有不同的单位在同一个地方喷洒消毒药水,药水过量导致花草死亡,给生态造成一定破坏。


  近年,玉树人民积极退耕还林还草、封育围栏草场,加大保护三江源的力度,牺牲局部的经济利益以保护我国总体的生态环境。但因为特殊的地理环境,使这里形成了一个比较封闭的系统,生态异常脆弱。相关专家介绍说,地震是对人与其生活环境间生态平衡的一次破坏。灾后重建,实际上需要一个生态平衡重建的过程,这一时期可能要持续两三年甚至更长一段时间。


  青海省省长骆惠宁提出,要确保用三年时间完成恢复重建的主要任务,再用两年时间,把玉树州首府建成高原生态型商贸旅游城市、三江源地区的中心城市和青藏高原城乡一体发展的先行地区。他表示,推进灾后重建的重要原则之一是生态优先,各项重建工作都要以保护和改善生态环境为前提,充分考虑生态环境承载能力,统筹公用设施建设用地。


  军用飞机救助大量伤员


  一名藏族老人坐在轮椅上,缓缓靠近一架伊尔—76运输机。武警们迅速让开一条路,几名武警和医务人员将老人和轮椅抬起,送进机舱。21日,本报记者到玉树机场,乘坐伊尔—76运输机抵达西宁。同机有广州、云南武警,还有一部分地震伤员。


  从玉树灾区到西宁的距离有800多公里,开车约需13个小时,航空则仅要50分钟,去年才开通的玉树机场,在地震的关键时刻成了救命线路。作为世界上海拔最高(约4000米左右)的机场之一,玉树机场目前空军只有伊尔—76飞机具备这种条件下的起降能力。


  在玉树体育广场,每天都有医生来回奔走,对新旧伤员进行检查诊治,密密麻麻的帐篷,充满了医务人员、伤者、政府官员和志愿者。一些自发而来的志愿者,自愿充当“车夫”,将这些伤者送到10多公里外的机场,这些志愿者多半都未留下姓名。一名四川黄姓志愿者说,汶川地震时,他也曾是受灾群众。


  记者在玉树机场看到,这个并不算大的机场,较众多机场实属小型。据说,该机场只能容纳3架飞机同时降落。为此,地震当天,民航方面抽调各种专业技术人员,让机场达到了最大运送量,民航和军用飞机的数量达到了每天20架次。


  21日上午11时许,本报记者乘坐的玉树地震灾区一架伊尔—76运输机抵达西宁机场,藏族老人和机上多名伤员下机后,立即被抬上救护车,分别送往西宁市各大医院。

 

本文关键词: 陈东琪 中国经济 形势 世界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郑瑜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