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民政策暖人心

惠民政策暖人心

我叫陈丽荣,家住顺义区北小营镇北小营村。每次路过村口段淑绵家时,有一个智障的小女孩总是努力摆弄着她那双动作并不十分协调的小手,双手抱拳,一下又一下地向我作揖,脸上的笑容虽有些傻气却又如此纯真。她是段淑绵家的小女儿,一个天生智力残疾的不幸女孩儿。也许你要问:她为什么总要冲你作揖呢?你们是亲戚、朋友?不,我们非亲非故,我心里很明白,她不是在给我作揖,而是在感谢党和国家的关怀,是党和政府的好政策把我和她家紧紧地联系到了一起。

要说段淑绵一家还真的有点特殊。他们家原有5口人,夫妻和睦,儿女双全,还有一个80多岁的老公公。乍听起来,这个家庭组合多好啊,但你一看见这家人,又会不由得惋惜。男主人个子很高,能做体力劳动,但是近视得厉害,听说有3000多度。女主人段淑绵身高不足1米,干不了体力活,一儿一女也都不够1米,还都有智力方面的问题。为了养活一家人,他们两口子赶着毛驴车,走村串户换面粉,年迈的公公就在家带着两个孩子。男人视力不好,搬着一袋面粉,干睁着俩大眼,深一脚浅一脚把面粉送到人家。段淑绵呢,个子矮,帮不上忙,她就在后面指挥,“左边有一块石头,迈过去”,“右边有棵树,你躲着点”。为了照顾他们的生意,村里人多数都换他们的面。

屋漏偏逢连阴雨,黄鼠狼专咬病鸭子。2007年,段淑绵的丈夫去世,2010年她的公公去世,这个原本就充满艰辛的家庭再一次遭受了巨大的打击。家里两个男人相继离开,把段淑绵推到了悬崖边上。村里很多人也替他们着急,剩下这娘儿仨可怎么活呀?段淑绵却没有倒下,不足1米的身躯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灾难压得更低,因为我们的党和政府用一项项实实在在的惠民政策把段淑绵一家硬从悬崖边上拉了回来。他们的低保金从每人每年1000多元涨到了每人每月400多元,再加上村里每人1200元的土地收益分配,一家三口基本生活有了保障。如今,村里的集市上常常出现娘儿仨骑着三轮车买菜、买水果的身影,他们在告诉所有的人,在党的关怀下,他们生活得幸福而满足。

丈夫和公公的离世让段淑绵承受了失去亲人的痛苦,她开始注意起自己和家人的身体健康。你可能会发出这样的疑问:生活没问题了,但她有钱看病吗?“我不会像以前那样傻得不敢看病了,因为现在我不怕了。”段淑绵这样说。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民政的二次报销是她坚强的后盾,再加上每年一次的免费体检、两癌筛查。如今,她有点不舒服就去医院看看,看病吃药方面完全没了顾虑。

国家的低保、医保让段淑绵一家过上了有保障的生活,养老保险更给她送来了长期饭票。再有5年,她就可以领养老金了。曾经,一想到两个孩子的将来,段淑绵就会忍不住流泪,如今,党和政府解除了她的后顾之忧。快到五一节了,各级组织又给段淑绵一家送来了米、面、油;还带着她智力有残疾的女儿去参加活动。一提起这些事,段淑绵就有一肚子的话要说:“以前我埋怨过老天,埋怨过生活,觉得日子没法过了。现在我不怨了,有了国家的这些好政策,我们一家人不光能生活,还能幸福地生活。感谢党、感谢政府为我们做的这些实事、好事。”段淑绵说这些话时,她那智力残疾的小女儿就会在一旁傻笑作揖。

看着他们在党的关怀下,日子越过越红火,生活越过越有滋味,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感到无比自豪和骄傲!

我在村里负责合作医疗报销和新农保,每天重复着数数单据、算算钱、跑跑腿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在几年的工作当中,见证了农民有了合作医疗以后,从有病不敢看,小病拖成大病,大病返贫,到小病不出村,大病不出区的变化,见证了老头儿老太太领取每月290元养老金时的那份满足和自豪。

党的惠民政策不仅温暖着广大百姓的心,也深深震撼着像我这样的普通党员。我忽然发觉自己的工作不再是简单枯燥、乏味无趣的,在执行党的各项政策让更多的老百姓学有所教、病有所医、老有所养的时候,我也收获了一名共产党员的价值和骄傲。我愿意用我的付出,为我可爱而又淳朴的父老乡亲们做这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我更愿意用我的行动,努力做一名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好党员。

本文关键词: 错误 求职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