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对于广东市民运动议决案[中国共产党中央扩大执行委员会会议文件(一九二六年七月)]

中央对于广东市民运动议决案[中国共产党中央扩大执行委员会会议文件(一九二六年七月)]


  广东的市民运动可以用现在农工商学联合会为基础,广州工农商学联合会不但要赞助国民革命的总斗争,还应当经常的做广州市民运动的机关。
  现在农工商学联合会的组织,本是工人农民教育界学生商人的联合战线,这一联合战线的共同敌人是帝国主义买办劣绅和贪官污吏。但是这联合战线中的各阶级各有自己阶级的利益,所以这一组织必然只能是一种联席会议的形式。况且现在因为策略上的关系,这一联合会中仍旧须容纳总商会的买办分子,自然更加应当使这联合会的[的]执行机关没有集权的力量,要增加左派商人的势力,方能保证这一联合战线有革命的意义。
  因此,我们应当设法使农工商学联合会的组织除现有的执行委员会外,有一农工商学代表联席会议的组织,做他们的评议机关。这种代表会议,应由各界的群众选举代表组织,人数可以相当的增多,每遇一次总的政治问题或市民问题,便召集代表会议,各界代表都提出主张讨论,然后交执行委员会去执行。如此,这一联合会才不致于容易被右派分子或买办劣绅等所利用。
  农工商学联合会的市民运动的工作,最初一时期应该以反对贪官污吏为最重要的责任。工会,农民协会,商民协会等应当注意日常地方行政的弊窦,揭发贪官污吏劣绅买办等石〔右〕派的黑幕,各自收集事实及证据,提出联席的代表会议,联合一致的反对这些贪官污吏劣绅买办——向政府请愿撤换他们,或以其他方法抵制他们。总之,联合会应当时常提出共同要求而进行共同的斗争。
  再则,工会,农民协会等可以时时提出关于市政省政的要求,关于地方公益的计划于联席会议,而且现在便应当开始人民管理市政省政及人民团体选举的市民会议省民会议之宣传——尤其是在工人农民之中。农工商学联合会实际上应当是市民会议省民会议的过渡形式。至于直接实行要求地方政权交与民选机关,则须经过农工商学联合会的工作及民权运动的宣传较有准备之后,到各地左派群众团体巩固而有力的时候。
  地方的民权运动(市民运动)之联合战线里,固然工人农民和革命的学生组织必须自己充实群众的力量,实际上取得领导地位;然而同时必须中小商人群众有较巩固的组织及势力,然后工农方能联合他们以反对大商买办及土豪劣绅。所以商民协会的组织非常重要。商民协会运动的目的有二:1.组织小资产阶级,引导他们参加革命的斗争;2.削弱大商买办土豪的势力,就是夺取他影响之下的群众。广州及各县现在的商民协会,客观上可以有极大发展的前途,广东买办阶级(总商会)的政治势力已逐渐低落,现在的问题就是怎样在中小资〈产〉阶〈级〉群众中,发展并恐〔巩〕固革命势力。至于各县大商土豪阶级(商会)的势力现在大致还保存着,正须亟亟组织中小商人和他们对抗。为要达到这一目的,应当:1.努力使广州的商民协会群众化,并且要有日常的斗争,指导他们为自己切身的利益而奋斗;2.各地的商民协会也要努力的发展,分裂旧式的商会,不断的攻击商会的首领,而吸收其会中较左倾的分子;3.工农等团体应善于运用策略,联络商民协会而反对总商会及商会中之反动领袖买办土豪等分子;4.努力在商民协会的群众中发展左派国民党的思想,澈底的反帝国主义和澈底的民权主义,并且商民协会受左派国民党的指导;5.我们对于商民协会的指导,当然是经过国民党,并且使商民协会成为同情于我们党的团体。
  根据一九二六年十月十三日出版
  的《中央政治通讯》第七期刊印
    附:
  广东区对于工农商学联合会问题的报告
  (载于一九二六年十月十三日出版的《中央政治通讯》)
  (一)最初成立时的情形
  1.我们的策略与商人的态度
  农工商学联合委员会,在成立时不过仅是建立在那次提的取消火油专卖等七条决议案上。当时党的政策并未看他成一个远久的组织,并未当他是代表社会民众势力的永存团体;但因为去请愿等事要他,故暂时成立这个团体,他的工作便专是来执行那七条议决案的,七条议决案做完了,农工商学联合会也就完了的。因此对于这会的组织很缺乏,工作范围也定死了,除了做那七条决议案外不能过问其他事项。这是以前我们对于此会的策略及情形。
  不过一般商人的希望倒不止这一点,我们可举出两点证明:(1)简琴石那时很想把农工商学联合会弄成各界一个有力的团体,在各县组织分会。他这个意见最初就同我说,我答复他要迟一点,他也就没有提出。(2)农工商学联合会成立后接到很〈多〉公函,要求解决各种问题,各地商人提出很〈多〉很多,会中商界分子很想讨论,但因章程限定了无法讨论,而商人是急欲讨论的,可见商人的希望不同于我们,要高些。我还记得当时党怕他们提出很怪的问题难得做好,故出事已过去可解散了,即不解散亦搁置不管。这是讲以前我们对于农工商学联合会的态度及商人对于此会的希望。
  2.组织
  这个会是以下七个团体组织的:中华全国总工会,省农民协会,教育会,广州总商会,商民协会,原定四个商会每个派出三个代表作委员,外自由职业者代表二人,商界一共是十四个委员,农会,工会,教育会,亦各派代表三人,共九人,后因工农学一共只九人,三办不如一界之多,才改为工农学各派五人,共十五人,多过商人方面一人。委员会组织一个主席团,每个团体一个[一个]主席,自由职业者亦推定一个主席,总共主席团是八人。分工很简单,仅总务及宣传两部,总务部主任是简琴石,副马伯年,宣传正主任就〈是〉我,副梁培基。初成起每星期委员开会两次(星期三及星期五),庆祝以后只开一次,现在事又多起来了,恐怕要加多一次,仍然象以前那样每星期两次了。
  3.工作
  我们提出七条议案,不过是有红花有绿叶,其实最重要的只是取消火油专卖,组织劳资仲裁机关,及解决省港罢工,这就可以说是红花,其余都不主要的,只是拿来做个配角,这就是七条议决案里面的绿叶了。这几条,取消火油专卖是做到了,这点商人大概是满意的,但亦还未能十分满意,因为仍加上了两块特税,并且也有事实的表现,就是加这个特税便有提出改为北伐特税,北伐成功了就取消,可见还稍有不满意的;后来经点解释,也就没有问题了。至于组织劳资仲裁机关,因为我们提出来工人不接受,所以就马马虎虎下去了。最近有个仲裁法出来,也不过是马马虎虎做一下子罢了。关于解决省港罢工,商人是很努力的,商会曾派代表到香港去接接头,但没有结果回来,现在当然不行,不用说了。其余做配角的几项,都没有注意了。在商人方面,对于此会实在是抱有很大希望的,庆祝农工商学联合会成立那天商人很多参加,水陆并进,可说是民国以来所没有过的庆祝,于此可见其热度。庆祝以后便冷落了,因为我们冷淡了,他们也就没有事做。
  (二)目前的情形
  自从庆祝以后,既没有新的事做,农工商学联合会可以说就是在办官差,或者还可说是在办工〔公〕差,总司令部要做个什么,预祝北伐成功呀,祝捷呀,都找到农工商学联合会,还有就是做援助罢工的事。最近情形又有点变动了。在商人方面有这样的感觉:以前的七条决议已成为过去了,现在要有个新的要求,但是自己却叫不出名目来,不象我们能够取个名目叫做政纲;还有就是感觉此会太空了,只是高悬在空中,底下并没有东西,但他们也想不到实际办法,也不如我们知道要召集个代表大会。我们最近的政策,要提出一个政纲和代表大会,现在我们可以说这个时机已到了。
  1.内部的情形
  商人方面,总商会的三个代表,马伯平〔年〕是日本台湾银行的买办,有点鬼诈的本领。商联会的林严生也是个买办,入过日本籍的,是中国银行的副行长,右派,以前是常常到会的,但很不轻于发表意见。余厚庵老实点。市商会比较要好些,只是梁培基有点能力,但很糊涂。商协会黄旭星是个地皮资本家,也只随声附和。许坚心是一个大混蛋。简琴石不是那个商会的,他自己便是称自由职业者。教育会方面,陈信明有勇筹,特别热心于黄埔开埠,但也糊涂。陈其瑗大家都知道现在是左派。黎樾延是同志。袁睛晖是个小孩,没有什么能力。金曾澄是右派,但没有力量。工农两方面都是我们自已的,可以不用说。
  从前商界有冲突,就是反对简琴石。在总商会是消极的反对,小商人如商民协会便是很明确的反对,其余也是消极的不满意。这大概都因简以前的历史不大光明,在商人中的信用不好,他活动起来,商人都觉得很吃醋,特别是在庆祝成立的时候很不好,因为简那时对于商人的策略很不好,以为一方面是国民政府参事,一方同工农领袖都很拉拢,所以便看不起商人,骂商人。后来我们暗示他不能这样,又改变了些。我们便常是在他们中间,象教训他们的样子,他们争执起来,我们便是应当怎样,作最后的决定,我们的话算是最有力量的,就是现在也是信用最好的。我们可以举出事实:前日庆祝武汉攻下大会,要农工商学联合会学出一个主席,本来这个人一定是商界才对的,但他们力要推我,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不推我去就一定是简琴石去的。再有这次英舰占据西堤码头骚扰事发生,四商会那天正开会讨论铺底捐,我同兆徵走去,他们便马上讨论对付英舰的问题,我们提出四个办法,都一点不改的全文通过。就是他们的宣言,表面上是推由总商会起草,实则还是我们同志帮他作了。最近简琴石的政策已变了一下,较以前的情形便好一点。
  2.现在的问题
  (1)领袖问题——拿简一个人做领袖是不行的,我又是外江老,到会还要带翻译,很不象样的,当然不能作此会的领袖,将来我们的计划把总商会的正会长胡颂棠抬出来做个领袖,马伯平〔年〕是不成功的。(2)成分问题——现在组织的七个团体还不够的,将来学联会工代会都应该加入作组织员。广东同志应做这个工作。
  包〔鲍〕同志有个意见,就是把农工商学联合会弄成有力的团体。从前的计划就是要起草个政纲,并举定××、××〔1〕与我起草,但直到现在仍未作好,目前又很需要这个团体,要使成为很有力量的民众组织,并且要把这个团体普遍的在革命军所到的地方组织起来。
  3.现在决定的工作
  第一,要召集个全省各县农工商学各界代表大会,广东有九十四县,打一百县算,每县代表十人共一千代表,好象廖未死韵所预备之人民大会一样。代表包括商界、农人工人学生教师军队自由职业者等类人。第二,在广州开会两星期,代表无薪停,但要弄点钱来交给代表来往旅费,及开会期中之膳宿费。第三,会议日程还没有定,大概依照政府所有各部定一议事日程。第四,每一个议事日程有一个报告,每个报告内容都包含这三个:(a)过去的成绩;(b)为什么成绩少;(c)现在还要做些什么及怎样去做。每一个报告要[要]有讨论和决议。第五,每个报告都要编成个小册子,先预备好;内容不能太空了,要多搜集统计,并要有个图;如财政问题,一定要有统计,开路筑港等都要图,建筑道路,增加农村的利益,有多少肥料实业等,都要有统计才行。同时还要搜集关于各种问题的表册在开会时悬挂。第六,准备议案及各种小册子等,由联合委员会下分组各项特委员会办理。
  关于这个代表大会,鲍同志可以提出国民党补助材料及经费。只是代表的派出还有问题,如果有分会,自然不成问题;农民是统一的,也没有问题;但工会便有问题,商会更不用说是很难选出的,因为许多地方都是有几个商会的,到底如何选出呢?这还没有决定,将来于各县大概再有决定的;但选举一定要完全由人民自己选,不能有县长参加。
  4.问题
  总合起来,问题有下面的四个:
  1.领袖问题;2.组织成分的补充问题;3.政纲问题;4,怎样准备代表大会?
  (三)结论
  1.领袖问题
  现在已要扩大农工商学联合会的组织及工作,那就应有几个能得群众信仰的领袖作此会的中心,一切问题可先经这几个领袖商量得个一致的意见才提出,那就很容易办了。目前会中还没有几个这祥领袖,所以我们要在每一方面都要抬出一个领袖来,才能使各方面都起来活动,而农工商学联合会方不致成为单方面的,往下冷落。
  在商人方面,现在的简琴石虽然是一个领袖,还是不能完全代表商人,因为他没有加入商会,没有群众,并且过去曾有错误,商人对他都不满。现在代表商人势力之大者[总]为总商会,因此在商人方面除简琴石外,并提总商会副会长胡颂棠出来做个领袖。在教育会方面则使陈其瑶〔瑗〕出来;农会方面由谭植棠同志加进去成个领袖;工会在我们手上,暂不定人,这是没有问题的。
  2.成分补充问题
  以前农工商学组织的团体太少了(仅七个),广州地方的还有几个重要人民团体尚未加入,现在决定工人代表会,机器工人,全省学联会应该加入组织,由我们在中活动,使自动的请求加入。目前可以对学生让步,即时允许省学会加入,但只能派三个代表参加。这点我要解释,因为学界方面教育会已派了五个代表了,所以学联只能派三人,以后教育会应减派代表与学联相等,工会其他暂不加入代表,由全国总工会,工代会,机器工会各分几人组织共同的代表团以整个名义加入。农会如市乡农民应当参加此会,但也不能单独以市乡协会加入,市乡应请于省农会派出代表合省农会组织代表明加入。自由职业者的代表共定五人,可以允许自由职业的团体如新闻记者联合会等加入,但代表人数照比例减少。
  委员会委员因事实上不能由大会选出,当由各团体举出其应占委员席数,共同组织农工商学联合委员会。
  3.政纲问题
  初起我们仅把农工商学联合会当作个临时机关,只提七条案件,现在要做个省民会议的样子了。以后对于各种运动都可发动,如召集市民大会请愿运动等。可是我们要知道,第一,这是对政府的,而不能在这中间提出部分的问题——商人与工人的问题,农民和地主的问题,如果提出这样的问题便会马上起分化的。第二,我们在这会里,并不怕右派分子加入,他们加入最多只能消极的捣乱,而我们只向政府提出人民的要求,对于那一方面有关的事我们都不要提出,有提出的也怠工,只由有关系的团体自己去解决。我们是积极的提出共同利益的要求,不是特殊的那一方面的。
  我们现在要作农工商学联合会运动,应当有个共同的政纲,才能号召各界参加这个运动。这个政纲大体可分这几部分:Ⅰ.关于财政问题的;——苛捐杂税等。
  Ⅱ.关于民政问题的;——土匪贪官污吏。
  Ⅲ.关于建设问题的;——发展实业开筑公路等。
  Ⅳ.市政问题;
  Ⅴ.教育问题;
  Ⅵ.关于农工问题的;
  Ⅶ.关于外交问题的;——要切实而多于商民市民有利益的,如土地不租外人等。
  这里我们应注意的,工农自身的问题当由工会农会自己办,提出农工商学联合会便会减少农会工会的独立性。但是,有些工农的要求而于一般社会有关的如救济失业,制定劳动法等,可以农工商学联合会提出请求政府办,亦不能由联合会去办。
  关于全部政纲的起草,由下列五人组织委员会办理……以××同志为主席。
  委员会工作一星期,从各方搜集材料开会讨论,一星期完成政纲并请包〔鲍〕同志指导。有了政纲后,一方面要从事宣传,一方面可找简琴石、陈其瑗等重要分子商量一下。
  4.准备代表大会工作问题
  代表大会的选出要先作一个调查,决定每县应派代表出席的团体,由农工商学联合会邀请其派代表几人出席才没有弊病。
    代表大会的工作自然是很难做,但亦尽我们的力量做出个规模来,我们应找几个得力同志参加工作。关于各种材料要找政府机关帮忙。在大会前找国民新闻相〈商〉量特辟一栏,登载农工商学联合会的消息。
  现在决组织一委员会准备代表大会工作。每一委员负责搜集所担负工作的材料作一详细报告,在大会以前编成小册。
  根据一九二六年十月十三日出版的
  《中央政治通讯》第七期刊印
    注释
  〔1〕本文中以“××”代人名者,系原文如此。
责任编辑:孟庆闯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