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财政经济部关于法币贬值各根据地应采取的对策的指示

中共中央财政经济部关于法币贬值各根据地应采取的对策的指示


  自从太平洋战争爆发以后,上海与香港均成死港。据闻国民党早有准备放弃维持上海香港法币之说,就目前趋势观之,似已迫成事实。直上海法币流通量约有八九十万万元,其中除一小部分小工商业者手中外,大部分是操之于大官僚大资本家手中,向以投机外汇为主要出路。今外汇市场内移,沪港黑市渐告消灭,此项法币向后方逃避是很有可能的,如此,则法币在大后方的流通量势将倍增,其购买力亦将因之而愈益下降。
  重庆国民政府今年预算总额为二七○万万元,收入计:税收五五万万元(其中包括田赋二○万万元,盐税一○万万元,专卖税二○万万无,直接税二·五万万元,关税二·五万万元)公债二四万万元,粮食库券二○万万元,美国借款四○万万元,共约一三九万万元,财政赤字在一三○万万元以上,赤字的弥补,主要是依靠增发通货,法币发行量原已达二○○余万万元,如再继续大量发行,其购买力必严重下降,反过来会使财政赤字更加扩大,线传闻国民党有发行新货币之说。在国民政府财政经济困难日益严重,太平洋战争初期将继续对日有利,沦陷区法币内流的情况下,发行新货币也是有可能的,但不管如何,印刷机将开足马力,加速动转,法币的购买力将继续下降,则毫无可疑。
  法币购买力严重下降,对于各根据地的金融与物价或轻或重可能遭受到以下的损失及影响:(一)在流通与贮蓄法币的地区将遭受法币跌价的损失及影响物价高涨。(二)已经停止法币流通的地区,而边币信用尚欠巩固或与法币联系较密切者,边币的购买力可能受法币跌价之影响而随之下降,物价亦必上涨。(三)在以上两种情况下,边币信用将随法币的跌落而受到影响。(四)敌人可能以大批法币用各种手段向我根据地抛出,吸收我资源,捣乱我金融,同时敌人为了应付战争,在敌占区可能实行通货膨胀政策,今后伪币的购买力也必然日趋下降,这对于我们边币也会发生同样的影响。
  为此,各根据地不能不预为防范,以避免或减轻上述可能遭受的损失及影响。今后各根据〈地〉在金融上总的方针应当是: (一)建立独立的与统一的金融制度,以维护根据地的资源,财政上应努力发展私人经济特别是农业,以其税收收入来解决财政问题,不要依靠发行钞票为主要来源;(二)对外贸易应实行相当管理,要尽量作到以货易货,有计划的管理主要贸易,以剩余生产品,换进缺少的或不足的必需品;(三)要向着自给自足的路上发展。然各根据地的具体条件与环境是不相同的,目前可能遭受的损失及影响,当然也不会一样,因之,我们的对策不能不依据各种不同的情况分别如下:
    一、华北各根据地——如晋察冀,晋冀鲁豫等处,在政治上经济上都具有比较巩固的基础,边币的信用相当高,法币的信用反而逐渐下降,法币不但在境内不能流通,并且也极少贮蓄,在对外支付上,由于完全处于敌后方,贸易的对象是敌占区,可使边币与伪币暗中联系,采取以货易贷办法进行之,完全不用法币是没有问题的(晋东南与晋察冀边区已这样作了,并无问题发生)。不过在这些地区内,可能发生的问题是敌人可能用政治上的宣传,经济上的利诱,特别是配合军事扫荡以大量法币(战前华北保有法币约六万万到八万万元)向我根据地特别是不大巩固的区域驱入,吸收我资源,扰乱我金融,我们的对策,除了与法币断绝联系外,并应(一)在经济上实行必要的反封锁,发展生产,利用代替品(如晋东南以核桃油代替煤油,以火镰代替火柴),减少输入;(二)在政治上宣传法币跌价的必然性,并在各主要地区附近压低其价格,以边币换吸一部分,乘机使边币流通范围向外扩展;(三)如法币已经挤入我区时,应相机贬值收回,以免侵犯我边币之流通,吸收进来的法币,一部分设法于最短期内迅速送××〔2〕,一部分通过私商抛出境外,换回货物。
  二、华中各根据地——如鄂豫、苏北等地,军事变动性很大,政权基础不甚稳固,因而,我们在经济上对敌很难作到严密而有效的反封锁,在金融制度上又都未建立起来,对内对外法币还是主要的流通工具,我们所发行的流通券,还是一种临时性的货币,为数很小,信用又在法币之下,因此,在这些地区内,想停用法币或与法币断绝联系以及阻止敌占区法币的流入,目前是办不到的,只能从减轻法币跌价所给予的损失方面想办法:(一)急速成立银行、发行边币,并可允许成立钱庄发行地方辅币;(二)以边币或地方辅币吸收境内法币以扩大边币或地方辅币流通范围;(三)在相当巩固的一定区域,有可能时动员党政军民、公营商店、合作社,将所得之法币随时随地交给贸易周向境外换回货物,不得再用于境内,更不应囤积,以减少法币在境内停留所遭受的损失。
  根据中央档案原油印件刊印
    注释
  〔1〕原油印件署时为1942年1月5日,“二月”是根据另一文本订正的。
  〔2〕本文中的“××”,原油印件如此。另一文本此处为“中央”。
责任编辑:孟庆闯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