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战争的进程[421]

土耳其战争的进程[421]

土耳其战争的进程[421]  

 

 马克思 恩格斯/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

 耽搁很久之后,我们终于收到了关于俄国正在大肆吹嘘并且已经得到慷慨奖赏的两次胜利的官方文件。当然,我们指的是俄军在亚洲的西诺普消灭土军舰队的海战和在阿哈尔齐赫的战斗[422]。这些文件都是俄国的官方报告,但是土耳其的官方报纸对此保持缄默(如果有报道的话,那就应当比圣彼得堡的报道早到我们这里),这一情况使我们毫不怀疑地认为,土耳其政府没有任何好消息可以报道。因此,我们想根据我们现有的情报来分析一下上述事件,使读者了解真实情况。

西诺普会战是土耳其犯了一系列令人难以置信的错误的结果,所以会这样,只能说完全是由西方外交的恶意干涉或君士坦丁堡某些同法英大使馆有联系的集团暗中勾结俄国而造成的。11月,土耳其和埃及的全部舰队都开到了黑海,想借此转移俄国海军将领们的注意力,使他们不去注意开往高加索沿岸给起义的山民转送武器弹药的远征队。但是,舰队在大海里呆了18天连一艘俄国军舰也没有遇到。有一种说法是,俄国军舰在这期间一直没有离开塞瓦斯托波尔,因而土耳其派往高加索的远征队得以完成自己的任务。另一种说法是,俄军摸清了土军的计划,向东派出了一支舰队,对土军的运输船只进行一般的监视,结果土军的这些船只没有到达高加索沿岸便折回西诺普,同时海军主力则回到博斯普鲁斯海峡去了。西诺普舰队的军舰上装有大量火药,其中有几艘在战斗开始阶段就因火药爆炸而被焚,看来,这证明后一种说法是正确的。

土耳其的7艘巡航舰、2艘蒸汽舰、3艘轻巡航舰、1—2只小型舰船和几只运输船就这样留在西诺普港湾听天由命了。西诺普港湾仅比普通的暴露的停泊场稍微多一点掩护,它是一个敞开的港口,有几个管理不善和修得不好的炮台。最好的炮台位于早在希腊皇帝时代欧洲可能还没有炮兵的时候修建的城堡内。我们现在还不清楚,怎么会让装备有约300门大部分是小口径炮的分舰队听凭兵力和火炮比它多两倍的舰队摆布,并且是在距塞瓦斯托波尔很近而最易遭受俄军攻击的土耳其沿岸的这样一个地点听其摆布,而土耳其舰队的主力却安静地在博斯普鲁斯海峡游荡。但是我们知道,土耳其大本营对这一分舰队的危险处境非常了解并就这一点进行过激烈的争论;我们也知道,土耳其、英国和法国的海军将领们曾在军事会议上大喊大叫地发表过各种互不相同的意见,到处奔忙的大使们也曾干预这一问题的讨论;然而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同时有消息说,一艘奥地利轮船曾向塞瓦斯托波尔报告了土军这一分舰队的位置。相反地,俄国的官方消息却说,是纳希莫夫在亚洲沿岸巡航时发现了这支分舰队,并且立即做好了攻击的准备。但是,如果俄军发现了西诺普的土军,那末土军必然会从城塔和清真寺高塔上更早地发现俄军。为什么土耳其的炮台把本来用几天工夫便可以大致部署就绪的战斗准备工作搞得这样糟呢?为什么土耳其的船只恰恰停泊在妨碍炮台射击的地方,而不把停泊场改在更安全的地方呢?当时要这样做的话,时间是足够的,因为正如纳希莫夫海军上将所说,他在决定攻击前曾向塞瓦斯托波尔要过3艘三层甲板舰。显然,土军决不会从11月24日到30日不采取任何措施而白白错过6天的时间。逃往君士坦丁堡的土耳其“塔伊夫号”蒸汽舰的报道相当肯定地指明,土军遭到了突袭。因此,在这方面决不能认为俄国的报道是确实的。

在纳希莫夫指挥下有3艘战列舰(其中1艘是三层甲板舰)、6艘巡航舰、几艘蒸汽舰和6—8只小型舰船。换句话说,这是一支在火炮数量上至少比土耳其分舰队多一倍的舰队。但是,纳希莫夫只是在得到3艘三层甲板舰的增援时才决定向土军发起攻击的,实际上仅仅这3艘三层甲板舰就够用了。他只是在兵力上占这样无比的优势后才发动攻击。他利用浓雾,有的还说,他用了英国旗子才无阻地接近到距土军舰队500码的地方。于是战斗开始了。俄军舰船为避免一扬帆就被风吹到岸边,便抛下了锚。接着在双方停泊下来的舰队中间进行了4小时的炮战,没有进行任何海上机动,很像一场陆上炮战。由于俄军黑海舰队的水兵几乎都是“陆地水兵”[《land  lubbers》],特别是其中波兰犹太人占绝大多数,在大海上与拥有优秀水兵的土耳其舰队作战很少有可能获胜,所以这次能够不采取海上战术,不进行任何机动,对俄军是非常有利的。然而,俄军仍然用了4个小时才压制住占劣势的敌军舰队。此外,俄军还占有一种优势,就是他们每发未命中目标的炮弹都可能使岸防炮台或城市受到损失。城市在敌人的舰队被完全压制住前差不多全部受到破坏,这个事实就说明未命中的炮弹比命中的炮弹多得多。根据俄国的报道,只是土耳其人的住区受到破坏,而希腊人的住区则像奇迹似的没有受到破坏。但是与这个报道相反,另一份比较可靠的消息证明,全城已变成了一片废墟。

在战斗进程中,土军有3艘巡航舰被烧毁,有4艘搁浅后也与1艘蒸汽舰和几只小型舰船一起被烧毁;而“塔伊夫号”蒸汽舰则割断了锚链,大胆地突破俄军封锁线,不顾科尔尼洛夫海军上将指挥的3艘蒸汽舰的追击,逃到了君士坦丁堡。考虑到俄军舰队的海上机动不够灵活,土军舰船停泊在自己炮台前面的火线圈内而位置不利,特别是考虑到失败绝对不可避免,因此只要风向许可,土耳其分舰队也许最好是起锚并倾全力向俄军攻击。这样做,虽然不可避免地要牺牲几艘舰船,但是至少可以保存部分舰船。当然,是否能进行这样的机动,决定的条件是风向;但是奥斯曼-帕沙是否考虑到了这一步骤,这还是疑问。

西诺普的胜利没有使俄军得到荣誉。而土军作战则空前饶勇,在整个战斗过程中没有一艘军舰投降。土耳其海军损失很大,俄军暂时控制了黑海,这种事件使土耳其人民和陆海军在精神上受到打击,——这一切,土耳其应当完全归功于西方外交的“善意帮助”,因为西方外交阻止了土耳其舰队出海保卫或护送西诺普分舰队返航。而俄国的攻击之所以能够这样准和这样稳,应当完全归功于秘密的情报。

俄国人所吹嘘的第二个胜利,是在阿尔明尼亚的阿哈尔齐赫战斗中获得的。不久前土军在格鲁吉亚边境的进攻受阻。土军自占领舍夫卡捷尔即圣尼古拉码头之后,就没有攻占过任何一个有什么意义的地点,也没有取得过任何一次即便是微不足道的胜利。而这种情况是发生在这样的地区里:在这里,俄军不得不在难以想像的最不利的条件下作战,在这里,通往俄国的陆上交通线只有陷于起义的切尔克斯人的包围圈中的两条,而海上交通线则很容易被切断或受到威胁;俄军所占领的以梯弗里斯为中心的整个南高加索边区,与其说是强大的帝国的一个组成部分,不如说是一个独立的国家。那末土军停止进攻又当作何解释呢?土耳其人把这一情况归罪于被召回的阿勃迪-帕沙的叛变。可是非常奇怪的是,阿勃迪-帕沙是土耳其在亚洲唯一对俄军取得过几次地方性的局部胜利的将领。但是可以指出土军的两个错误,来说明土军在战局开始时为什么战果不大和随后便遭到事实上的失败。土军把兵力分散展开在从巴土姆到巴雅泽特这条长长的战线上。没有一个地方有足够的兵力可以用来集中进攻梯弗里斯,尽管部分土军当时占领了埃里温城,但它是一座谁也不要并且要了也没有什么好处的城市。在一个贫瘠的多山的地区,要供养一支庞大的军队是困难的,但是有一个很好的方法可以不让军队挨饿,这就是迅速转移和尽快集中全部物资。本来两个军就足够了:一个军掩护巴土姆和向沿岸地区攻击;另一个军通过库拉河谷直取梯弗里斯。但是土军一直在分散兵力,而且分散得毫无必要,以致每个独立的部队几乎完全失去了战斗力。

另一方面,土耳其舰队由于外交的干涉而没有采取行动,以致使俄国的两个步兵师(属第五军)得以在明格列里亚登陆,从而使沃龙佐夫公爵的高加索军队几乎增加了2万人。沃龙佐夫由于得到了这些援军,不仅能在沿岸地区挡住土军,而且还能愉快地以安德朗尼科夫将军的部队解救被围困的阿哈尔齐赫要塞。安德朗尼科夫将军的部队是在该城附近的平地战斗中击败土军的。俄国人报道说,他们在那里只用了约1万人,就把18000人的土耳其军队击溃了。这样的消息当然不能作为凭据,但是应当承认,在安那托利亚的土军中大部分是非正规部队,而且差不多都没有欧洲人担任军官,特别是担任高级指挥官和参谋军官,所以就使得土军在双方兵力相等的情况下仍弱于俄军。俄国人说,他们缴获了10—12门火炮。这大概符合真实情况,因为在这一难以通行的地带,战败者不可避免地要丢掉大部分火炮。但是俄国人又承认,他们一共抓到了120名俘虏。这等于承认,他们在战场上几乎杀害了土军被迫丢下的全部伤员。此外,俄国的报道还证明,俄军对追击措施,即便是局部拦截退却的敌人的措施,都考虑得很差。俄军当时骑兵很多,如果大胆攻击逃敌,就可能截断整营整营的敌人的退路。然而至少根据现有的报告可以看出,这次会战在政治上和军事上都没有重大的意义。

俄军在多瑙河上除了重复战局开始时的那些行动,即在曼成要塞(确切些说,是布来洛夫对面的一个突出的峭壁)的行动外,没有采取任何行动。看来,他们在那里收获很少。现在我们根据可靠的材料,还可对土耳其集中在维丁的兵力进行更精确的计算。土军有34000名步兵,4000名骑兵,2000名炮兵和66门野炮,这里不包括维丁工事中的和卡拉法特多面堡中的重炮。因此,土军的4万兵力被用于占领由布加勒斯特直达塞尔维亚的道路。被箝制在他们所要防守的这样长的战线上的4万军队,如果用来抵抗大部队的进攻则嫌太少,而用来对付小部队的袭击却又过多。如果这4万人和已集结在苏姆拉的部队一起用在别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起双倍的作用。由于在需要的地方没有这些部队,再加上外交的干涉,土军在沃耳特尼察的行动便遭到了失败。不能设想奥美尔-帕沙会不知道,如果他能带10万人驻守在锡利斯特里亚和鲁舒克之间,俄国人决不会试图派出足以重创土军的兵力在他面前通过和向塞尔维亚山区挺进。现在奥美尔-帕沙军队的部署不可能符合他的想法,因此他一定对那些迫使他这样部署的有害势力感到非常愤怒和恼火。

弗·恩格斯写于1853年12月22日左右

作为社论载于1854年1月9日

“纽约每日论坛报”第3971号

原文是英文

俄文译自“纽约每日论坛报”

注释:

[421]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俄文第1版中“土耳其战争的进程”一文是用“西诺普和阿哈尔齐赫”的标题刊载的。

恩格斯的这篇文章主要是根据英国报刊的材料写成的。当时英国报刊没有客观地阐述克里木战争时期军事行动的进程,而且别有用心地解说了俄军的官方情报。这首先说明了,为什么文章中对1853年11月30日(18日)西诺普会战的评述、对交战双方兵力的对比、俄国黑海舰队的战斗素质和行动的估计等方面有些不确切之处。例如,恩格斯从英国报纸上袭用了关于黑海舰队有战略弱点、关于该舰队中大半是“陆地水兵”和非俄罗斯民族人员等不正确的说法。恩格斯的这篇文章的政论性质(这篇文章是紧接着事件发生后写成的)和该文反对作为当时欧洲反动势力的主要堡垒的俄国沙皇政府的政治倾向,对于低估西诺普会战的意义起了一定的作用。——第613页。

[422]恩格斯在下面描述的阿哈尔齐赫战斗发生于1853年11月26日(14日)。——第613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9卷

 

责任编辑:岳丽丽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