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仑的军事计划

拿破仑的军事计划

拿破仑的军事计划

 

  马克思 恩格斯/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

法国政府认为有必要通过巴黎“立宪主义者报”[172]再一次向全世界宣布最近几个月战争将如何进行。这样的exposés〔论述〕现在不仅是时髦的,而且还是定期的,它们虽然时常互相矛盾,但仍然能使人们对法国政府在目前有些什么样的成功的希望有一个比较清楚的概念。这些论述综合起来就是路易·波拿巴可能采取的各种对俄作战计划的汇集,而像这样的论述,是值得给予某种注意的,因为它们涉及到第二帝国的命运和法兰西民族复兴的可能性。

总之,似乎任何《grande  guerre》〔“大战”〕都不会发生,50万奥军和10万法军也不会在维斯拉河和德涅泊河上出现。一直在注视着西方的那些“被压迫民族”的全面起义,同样也不会发生。匈牙利、意大利和波兰的军队也不会因毁灭罗马共和国[173]的那个人的魔杖一挥而出现。所有这一切现在都已经过去了。奥地利对西方尽了自己的责任。普鲁士尽了自己的责任。全世界都尽了自己的责任。大家彼此满意。目前的战争根本不是大战。它的目的并不在于恢复法国人在以往对俄战争中取得的荣誉,顺便说一下,尽管佩利西埃在他的一份报告中所说的与此相反。法军被派到克里木,不是为了在那里获得胜利的荣誉;他们只不过是在那里执行警察勤务。需要解决的黑海霸权问题是纯粹局部性的,因此它将在那里就地解决。如果扩大战争范围,那是不明智的。联军将会“有礼貌地但又坚定地”粉碎俄军在黑海及其沿岸进行抵抗的一切企图;而在做到了这一点以后,当然,联军或是俄军,或者作战双方就会停战议和了。

波拿巴主义者的又一个幻想就这样破灭了。把法国的疆界伸展到莱茵河以及把比利时和萨瓦并入法国的宿愿消失了,而代之以异常清醒的谦让精神。——我们进行战争完全不是为了挽回法国在欧洲应有的地位。决不是的。我们也不是为了文明而战,正如不久以前我们不止一次地讲过的那样。我们是很谦虚的,不会有担负如此重大使命的奢望。战争完全是由于对维也纳议定书的第三项条款的解释而进行的!——请看,这位靠军队的恩惠和欧洲的容忍成为法国皇帝的拿破仑第三皇帝陛下,现在是用怎样的语言在讲话。

但是这一切究竟意味着什么呢?有人对我们说,战争是为了解决纯粹局部性的问题而进行的,因此用纯粹局部性的手段就可以顺利地结束。只要剥夺俄国在黑海上的实际霸权,战争的目的也就达到了。只要成为黑海及其沿岸的主人,掌握住已经夺得的一切,俄国就会很快让步。这就是巴黎大本营制定的许多作战计划中最新的一个计划。现在我们来比较详细地研究一下这个计划。

首先谈谈目前的局势。从君士坦丁堡到多瑙河的整个这一面海岸和切尔克西亚海岸、阿纳帕、刻赤、巴拉克拉瓦直到叶夫帕托利亚的整个另一面海岸,都已经从俄军手中夺过来了。目前只有卡法和塞瓦斯托波尔还在坚守,而且卡法已陷入困境,塞瓦斯托波尔则由于所处的位置,在遭到严重威胁时也不得不放弃。不仅如此,联军的舰队正在阿速夫内海破浪前进;他们的轻型船舰曾进到塔干罗格,并且袭击了所有重要的沿岸据点。除了从皮列柯普到多瑙河这一段,即俄军在这一带原有海岸线的十五分之一以外,可以说再也没有任何一段海岸留在俄军手里了。现在假定卡法和塞瓦斯托波尔也已经陷落,克里木已经落入联军手中,那又将怎样呢?俄国处于这种境地,是不会缔结和约的,关于这一点,它已经公开宣布过了。从它这方面来说,这样做是不明智的。这等于在主力正赶来的时候由于前卫被击退而放弃战斗。联军以巨大牺牲作代价取得这些胜利以后,又能做些什么呢?

有人对我们说,他们可以破坏敖德萨、赫尔松、尼古拉也夫,甚至派大军在敖德萨登陆,并且在那里巩固下来,以便击退任何数量的俄军的猛攻,而以后,再根据情况行动。此外,他们可以派兵到高加索去,似乎还能消灭穆拉维约夫指挥的现在驻扎在格鲁吉亚和南高加索其他地区的那支俄军。好吧,假定这一切都已实现,那仍然会发生一个问题:如果在这以后俄国还是拒绝媾和(它无疑会这样做的),那时又将怎么办呢?不应当忘记,俄国的情况与英法不同。英国是可能让自己去缔结没有好处的和约的。因为约翰牛只要一感到自己所担的风险和军费太大,就会尽一切努力摆脱困境而让自己那些尊敬的盟友去单独收拾残局。英国真正强盛的保证及其力量的源泉并不需要在这一方面寻找。而对路易·波拿巴来说,也会有那么一天,他将认为与其进行你死我活的战争,还不如缔结一个不光彩的和约,因为不应当忘记,当这样的冒险家陷入绝境时,他那种把自己的统治再延长半年的希望,就会压倒其余的一切想法。在决定性的时刻,土耳其和撒丁连同它们那些少得可怜的资源将被抛下不管。这是无须怀疑的。可是俄国却同古罗马一样,只要敌人还在它的领土上,就不可能缔结和约。近一百五十年以来,俄国从来没有缔结过一次割让领土的和约。甚至提尔西特和约[174]都使俄国的领土扩大了,而这个和约是在连一个法国人都没有踏上俄国土地的时候缔结的。当俄国领土上有一支大军正严阵以待的时候,缔结一个割让领土或者至少使沙皇的权力限制在自己领地范围以内的和约,就会意味着根本违背最近一个半世纪以来的传统。刚刚即位不久的沙皇,对于民众说来是生疏的,有势力的民族派正怀着不安的心情注视着他的行动,因此他是不会走这一步的。在俄国的全部进攻力量尤其是全部防御力量尚未动用和尚未消耗殆尽以前,这种和约是不可能缔结的。然而这样的时刻必然会到来,那时俄国将被迫放弃对他国事务的干涉,但只有与路易·波拿巴和帕麦斯顿完全不同的敌人,而且经过比在俄国黑海沿岸领地上采用“局部性”讨伐手段坚决得多的斗争,才能使俄国做到这一点。但是,假定克里木已被占领并在那里驻扎了5万名联军,高加索和南部所有领地上的俄军已被肃清,联军把俄军阻止在库班河和捷列克河一线,敖德萨已被占领并且变成了营垒,其中驻了比如说10万名英法军队,而尼古拉也夫、赫尔松和伊兹马伊耳也都被联军破坏或占领;甚至假定除了这些“局部性”的行动以外,联军在波罗的海还或多或少地取得了某些重要的战果(尽管根据我们现有的材料很难预言那里能取得什么样的成就);这以后又将怎样呢?

联军就只限于扼守自己的阵地和消耗俄军的兵力吗?疾病夺去在克里木和高加索的联军兵士的生命将比补充兵员的来到更加迅速。他们的主力,譬如说在敖德萨,将不得不依靠舰队得到供应,因为敖德萨周围几百英里的土地全都没有耕种。俄军拥有在草原行动时特别有利的哥萨克部队,他们将会袭击任何企图越出营垒范围的联军部队,而且还可能就在城市附近占领固定阵地。在这种条件下,是无法迫使俄军进行会战的;他们总是具有能够诱敌深入本国腹地的极为有利的条件。对联军的每一次进攻他们都将以缓慢的退却来对付。同时,也不能长期使一支大军呆在营垒里无所事事。纪律败坏和军心涣散现象的逐渐增长,将迫使联军采取某种坚决的行动。疾病也会使情况复杂化。总之,如果联军在占领了沿海的重要据点以后,就在那里等待俄国认为有必要让步的时刻,那将会毫无结果。最先筋疲力尽的,十之七八将是联军,而在黑海沿岸很快将会出现成千上万的联军兵士的坟墓。

这样的行动就是从军事观点来看也是错误的。要想控制沿岸地区,仅攻占沿岸的主要据点是不够的。只有占领内地才能确保沿岸地区。正像我们所看到的那样,联军占领俄国南部海岸这一事实本身所形成的情况,将迫使联军向俄国腹地进军。可是困难也就从这里开始了。一直到波多尔斯克省、基辅省、波尔塔瓦省和哈尔科夫省边境的这片土地,尽是灌溉条件很差,几乎还没有开垦过的草原,那里除了野草以外什么也不生长,就连野草在夏天也会被火热的太阳晒枯。假定说敖德萨、尼古拉也夫和赫尔松都将变成作战基地,可是联军能派兵进攻的作战目标又在哪里呢?那里的城市不多,彼此相隔很远,而且其中没有一个城市是如此重要,以致攻占它就能使战斗行动具有决定性的意义。直到莫斯科也没有如此重要的地点,而莫斯科却在700英里以外。远征莫斯科需要50万人,可是,到哪里去找这些人呢?情况无疑是这样:如果战事朝这个方向发展,那末“局部性”的战争无论如何不会取得决定性的结果。还是让路易·波拿巴用他全部丰富的战略想像力去寻找另外的途径吧!

可是要实现这一切计划,不仅需要奥地利严守中立,而且还需要它在道义上给予支持。但这个国家现在站在哪一边呢?在1854年,奥地利和普鲁士曾经声明,它们将把俄军向巴尔干山脉的推进看做对俄casus  belli〔作战的理由〕。[175]因此怎能担保它们在1856年就不会把法军对莫斯科甚至对哈尔科夫的进攻当做对西方大国作战的理由呢?不应当忘记,任何一支由黑海向俄国腹地推进的军队,它的翼侧暴露给奥地利的程度,并不亚于由多瑙河向土耳其推进的俄军;因此在一定的距离上,这支军队同作战基地之间的交通线,也就是它本身的生命线,将依靠奥地利的恩赐。要想使奥地利不参加战争(哪怕在某一时期),就不得不贿买它,把贝萨拉比亚让给它的军队。奥军进到德涅斯特尔河以后,就会成为敖德萨真正的主人,就像这个城市被他们占领了一样。联军在这种条件下还能够狂追俄军而进入俄国腹地吗?那会是没有理智的行动!可是应当注意到,这种没有理智的行动却是路易·波拿巴的最新计划即“进行局部战争”计划的必然后果。

第一个作战计划是联合奥地利进行《grande  guerre》〔“大战”〕。这个计划会使法军在数量上同奥军相比处于从属的地位,就像目前英军同法军相比所处的地位一样。同时,这个计划会使俄国发动革命。路易·波拿巴既不能要前者,也不能要后者。奥地利拒绝参战;计划破产了。第二个计划是“民族战争”。这个计划一方面会在德意志人、意大利人和匈牙利人中间引起风暴,另一方面也会在斯拉夫人中间引起起义,这就会立刻影响到法国,会使路易·波拿巴的没落帝国[Lower  Empire][176]在比它建立所用的时间还要短的时间内垮台。冒充拿破仑的这个假“铁汉”惊恐地退缩了。第三个计划,即所有计划中最小的计划,就是这个“为了局部目的而进行局部战争”的计划。它的荒谬性是一眼就可以看出的。于是我们又不得不提出这样的问题:以后又怎么办?总而言之,在一切都很顺利的情况下登上法国皇位,比保住这个皇位要容易得多,即使皇帝陛下在穿衣镜前面长期练习,已经熟练地掌握了帝王的一切举止动作。

弗·恩格斯写于1855年6月15日左右

作为社论载于1855年7月2日“纽约每日论坛报”第4431号

原文是英文

俄文译自“纽约每日论坛报”

俄译文第一次发表

注释:

[172]“立宪主义者报”(《Le  Constitutionnel》)是法国资产阶级的日报;1815年至1870年在巴黎出版;在四十年代是奥尔良党人温和派的机关报;它在1848年革命时期反映了聚集在梯也尔周围的反革命资产阶级的观点;1851年十二月政变后成了波拿巴派的报纸。——第326页。

[173]指1849年7月,由于法国政府的武装干涉,罗马共和国被推翻和教皇的世俗权力得到恢复一事。作为法兰西共和国总统的路易·波拿巴是这次武装干涉的组织者之一。——第326页。

[174]提尔西特和约是拿破仑法国同参加第四次反法同盟的战败国俄国和普鲁士在1807年7月7日和9日签订的和约。和约条件对普鲁士极为苛刻,使普鲁士丧失很大一部分领土(其中包括易北河以西的全部属地)。俄国没有丧失什么土地,反而获得了普鲁士割让给它的别洛斯托克地区。但是,亚历山大一世必须承认法国在德国占领的地方和拿破仑在那里所修改的疆界,以及拿破仑对伊奥尼亚群岛的统治权,同意成立华沙大公国(这是法国在俄国边界上的一个进攻基地),并参加对英国的封锁(即所谓大陆封锁)。——第329页。

[175]指1854年4月20日奥地利与普鲁士之间订立的同盟条约。根据这一条约,两国有义务在俄国拒绝从多瑙河各公国撤兵而继续在巴尔干进军时共同对俄作战。——第331页。

[176] Lower  Empire(原文是法文Bas-Emprie)是历史著作中使用的拜占庭帝国的称号;这个名词变成了表示处于没落和腐朽阶段上的国家的普通名词。——第331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1卷

责任编辑:岳丽丽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