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财政报告

官方财政报告

官方财政报告

 

  马克思 恩格斯/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

伦敦10月2日。我们手里现在有一份关于去年全年、半年和季度的国家收入的官方报告(根据格莱斯顿的新办法,英国的财政年度——包括支出和收入——都以9月30日为结算期)。报告一方面证明了英国预算中的补充来源的伸缩性,另一方面也证明了根据或然率理论进行结算不是英国财政家的forte〔长处〕。收入的纯增长额和上一个财政年度比较是8344781英镑,和上一个半年比较是2929699英镑,和上一个季度比较是1924124英镑。如果一方面考虑到在格莱斯顿和路易斯时期税收的增长,另一方面考虑到税收的预定增长额和实际增长额不符,那末,这些数字的意义立刻就会发生变化。了解了各个项目之后,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点。关税收入全年增加了1290787英镑,半年增加了608444英镑,一个季度增加了364423英镑。这完全应该归功于茶叶、食糖和咖啡的新税收。“每日新闻”的资产阶级乐观主义需要从这些统计数字中作出工人阶级的物质福利在增长的结论。大家知道,格莱斯顿已停止了降低茶叶税和食糖税的做法,而这种做法是在1854年下院根据他的提案决定实施的。他的继承人路易斯把每公担食糖再增加3先令,按照他的估计,就可以再增加120万英镑;每磅茶叶再增加3辨士,按照他的计算,就能使关税收入增加75万英镑;最后,每磅咖啡再增加1辨士,surplus〔补充收入〕的数目就可达到15万英镑。然而关税收入增加的总数在最近一个季度却只有364423英镑,因而还远没有达到食糖税一项的预定增加数的一半。从税收项目表中可以看出,咖啡的消费比1853年大概下降了2%。烟酒税的收入也大大减少了。

消费税的收入在英国被认为是社会下层阶级comforts〔幸福生活〕的标志。消费税的收入甚至在较好的季度也减少了266006英镑,然而乔·康·路易斯爵士的新的酒类税却在苏格兰和爱尔兰充分地实施了。路易斯指望他的附加税会增加到100万英镑。与此相反,他在一个季度内就丢了266006英镑。至于印花税,全年它增加了100472英镑,而在半年内却减少了48402英镑,最近一个季度减少了103344英镑。如果考虑到格莱斯顿第一次实行的遗产税正在充分实施,这就尤其值得注意了。属于这一类(印花税)的邮政收入全年亏空206819英镑,半年亏空175976英镑,最近一个季度亏空81243英镑。地产税的收入全年增加了6484147英镑,半年增加了2195124英镑,一个季度增加了1993590英镑。然而,不应该忘记,格莱斯顿把原来的税率提高了一倍,由此得到的新税收可达650万英镑,此外,乔·康·路易斯爵士还实行了每英镑征收2辨士附加税的办法,这样可使税收增加400万英镑。由此可见,在地产税的收入方面,收入的增加无论如何也不能和税率的增长相适应。

在这里人们对Crédit  Foncier〔土地信贷公司〕、Crédit  Mobilier〔动产信用公司〕以及其他波拿巴银行的代理机构或注定要破产的代理机构的舞弊行为和未来的命运还颇感兴趣。不妨回想一下艾米尔·贝列拉和这些机构的其他董事们——老圣西门主义者。这些先生们始终认为可以拯救世界的是银行,可能也就是破产。总之,他们认为这是自己拯救自己的办法。如果不谈圣西门主义创始人的一般的伟大思想,那末圣西门主义在波拿巴时代是以它的唯一可能的形式实现的。还能希望什么呢?贝列拉波拿巴是在财政方面的主要骗子手,而米歇尔·舍伐利埃先生则是“辩论日报”[290]的主编之一和主要的经济学家。Habent  sua  fata  libelli〔书都有自己的命运〕。但是伟大的思想也有自己的《fata》〔“命运”〕。

卡·马克思写于1855年10月2日

载于1855年10月6日“新奥得报”第467号

原文是德文

俄文译自“新奥得报”

俄译文第一次发表

注释:

[290]“辩论日报”(《Journal  des  Débats》)是法国的资产阶级日报“政治和文学辩论日报”(《Journal  des  Débats  politiques  et  littéraires》)的简称,1789年在巴黎创刊。七月王朝时期,它是政府的报纸,是奥尔良派资产阶级的机关报。1848年革命时期,它反映着反革命资产阶级,即所谓秩序党的观点。在1851年政变后,它是温和的奥尔良反对派的机关报。——第626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1卷

责任编辑:岳丽丽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