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保尔·拉法格(1886年2月16日)

致保尔·拉法格(1886年2月16日)

  巴黎
  [片断]
  1886年2月16日[于伦敦]
  亲爱的拉法格:
  我向您祝贺。法国议院11日会议是一个历史性事件[注:见上一封信。——编者注]。坚冰——激进派[342]的议会全能论——已被打破,敢于打破坚冰的是三个人还是三十个人,这倒无关紧要。过去激进派之所以有力量,就是因为巴黎工人一味迷信,认为如果行动超越了激进派,那就会使共和国遭到危险,或者说,如果分裂了“革命派”,那就至少是给机会主义派[155]帮忙。
  这是空想社会主义在法国的彻底失败,因为激进派都是旧概念下的“社会主义者”;从路易·勃朗和蒲鲁东的思想中还保留下来的东西,成了他们的社会主义外衣;他们所代表的法国空想社会主义,已经失去了空想,因而纯系一种空话了。这种旧的法国社会主义在2月11日被现代国际社会主义粉碎了。“哲学的贫困”!
  对于你们在巴黎和整个法国的宣传来说,这是一件头等大事。效果很快就会显出来。不管激进派是跟工人一刀两断,还是对工人作一些不大的让步,再观望一下,他们都会失去自己对群众的影响,传统社会主义的最后一点地盘也将随之消失,从而人们的头脑就会去接受新思想……
  Z……[注:大概是指沙尔·龙格。——编者注]使我确信无疑:克列孟梭和他那一帮人既已同内阁同流合污,就传染上了议会病;他们再也不能认清波旁官和卢森堡宫[439]墙外发生什么事情,波旁宫和卢森堡宫对他们说来现在是整个运动的中心,而议会外的法国在他们看来是次要的。这使我看出了这些先生们是些什么货色……
  我终于确信,“天上的神如不俯首听命,那我就把亚赫隆发动起来”[440]这句话是他们做不到的。他们的屁股已经坐在兰克和甘必大之流滑下去的斜坡上。他们对无产阶级亚赫隆怕得要命。
  我对Z……说:只要激进派象在重选时那样,一听到“共和国在危急中”的喊叫就胆寒,他们就只能是机会主义派的仆从,为机会主义派火中取栗。但是,只要给每个工人发一枝枪和五十发子弹,那共和国就永远再也不会在危急中!
  注释:
  [155]在定于1884年5月4日举行的巴黎市参议会选举中,工人党为了免遭可能派(见注13)的攻击,决定只在没有其他社会主义团体的候选人的地方,提出自己的候选人。
  机会主义派是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初,对代表法国大资产阶级利益的温和的资产阶级共和派政党的称呼。——第146、154、341、354、358、440、473、701页。
  [342]激进派是十九世纪八十至九十年代法国的一个议会党团。它是从温和的资产阶级共和派(“机会主义派”,即“甘必大派”)的政党中分裂出来的。这个党团继续坚持事实上已被该党抛弃了的一系列资产阶级民主要求:废除参议院,政教分离,实施累进所得税,等等。它为了把大批选民吸引到自己方面来,也要求限制工作日,颁发残废抚恤金和实行其他一些具有社会经济性质的措施。克列孟梭是激进派的首领。1901年激进派在组织上形成为一个主要是代表中小资产阶级利益的政党。——第344、354、369、438、440、442、445、452、456、458、470、475、499、516、524、540、687、701页。
  [439]波旁宫是法国众议院所在地,卢森堡宫是法国1848年二月革命后路易·勃朗主持的政府工人问题委员会所在地。——第441页。
  [440]此语源出古罗马诗人味吉尔《亚尼雅士之歌》第7卷。亚赫隆是希腊北部的河流,在希腊神话中,它是地狱的河流,死人的灵魂在这条河上渡过。“把亚赫隆发动起来”意思是说把下层群众发动起来。——第441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6卷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