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弗洛伦斯·凯利-威士涅威茨基夫人(1886年2月25日)

致弗洛伦斯·凯利-威士涅威茨基夫人(1886年2月25日)

  苏黎世
  1886年2月25日于伦敦
  亲爱的威士涅威茨基夫人:
  今天我用挂号给您寄去了译稿的其余部分和我的序言或跋[注:弗·恩格斯《〈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美国版附录》。——编者注](看您认为把它放在哪里合适)。我认为书名最好索性译为:《一八四四年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
  出版的一切障碍都已顺利克服,我很高兴。遗憾的只是,从2月13日纽约《社会主义者报》登载的关于委员会的会议报道中可以看出,福斯特小姐向纽约的社会主义工人党执行委员会提出了请求。[443]无论是马克思还是我,凡是可能被说成是向某个工人组织请求给我们以个人帮助的事,都从来没有做过。其所以必须如此,不仅是为了要保持我们的独立性,而且还因为资产阶级经常造谣诬蔑,说什么“煽动家们骗取工人们辛辛苦苦赚来的钱,为自己个人的目的花用”。因此,我将不得不通知执行委员会:这个请求,我完全不知道,也不是受我的委托。毫无疑问,福斯特小姐是按照她认为最好的方式去做的,而她的这个做法本身当然也是完全可以容许的,但是,如果我能事先预料到,那我就会尽一切可能加以阻止。
  由于校订您的译文,《资本论》[注:第一卷。——编者注]英译文的校订推迟了三个星期,而且是在一年中最紧要的时候。今天晚上我开始校订,这大概要用去我几个月的时间。然后就得整理德文第三卷,因此,您可以看得出来,在一个时期内我将不可能再承担其他译文的校订了,也许只是偶尔校订一点,间隔的时间要很长,而且篇幅不能太大。目前我手头还有马克思的《雇佣劳动与资本》的一个意大利文译稿在等着校阅,它至少也得等上几个星期。不过,要是您愿意把这本小册子译成英文(不久前它在苏黎世再版)并且不会催得我太紧的话,我将乐于校订您的译文。您找不到比它更好的通俗的小册子了。我的《发展》[注:弗·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编者注],艾威林准备翻译,因为此书有的地方相当难,所以我只能同意委托给住在这里附近、并能给以当面解释的人来翻译。至于我的《反杜林论》,据我看,讲英语的读者未必会喜欢这种论战和贯穿全书的对宗教的那种敌视。不过,您如有不同意见,我们以后还可以讨论。现在首先必须整理马克思的遗稿。
  我那本旧书里有很多半黑格尔式的语言,不仅无法翻译,而且甚至在德文中也已失去了它大部分的意义。所以我尽可能把这些语言现代化了。
  忠实于您的  弗·恩格斯
  注释:
  [443]北美社会主义工人党是由国际的美国各支部和美国其他社会主义组织合并而在1876年费拉得尔菲亚统一代表大会上建立的。大多数党员是移民(主要是德国人),同美国本地工人联系很差。党内在主要由拉萨尔分子构成的改良主义领导和以弗·阿·左尔格为首的马克思主义派之间进行了斗争。该党曾宣布为社会主义而斗争是自己的纲领,但是由于党的领导采取宗派主义政策,轻视在美国无产阶级群众性组织中的工作,因而未能成为一个真正革命的群众性的马克思主义政党。
  美国妇女运动活动家雷·福斯特受恩格斯《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一书译者凯利-威士涅威茨基夫人委托,为该书在美国出版事宜进行商谈。福斯特还曾向社会主义工人党执行委员会提出了出版该书的建议。1886年2月8日,执行委员会讨论了这个建议,并责成一个专门委员会继续进行商谈。但是,商谈被拖延了下来,后来该书根本未经执行委员会参与就出版了。——第443、469、521、564、611、639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6卷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