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威廉·李卜克内西(1886年5月12日)

致威廉·李卜克内西(1886年5月12日)

  莱比锡
  1886年5月12日于伦敦
  亲爱的李卜克内西:
  法国报纸(我至少已给你寄去三次了)只是让你能够从第一手资料中得到关于法国形势顺利发展的某些消息。既然你有了《人民呼声报》,我只要把《不妥协派报》等寄给你就行了。这些报纸拉法格在发生某种事件时才断断续续地寄给我,我今后也打算以同样方式利用它们。
  讲到克列孟梭,那末你对《正义报》最好置之不理的时刻,无疑很快就会来到。一方面,部长职位在望,另一方面,工人党[115]意外迅速(特别是对于他来说)的发展,把他推到了保守的、明显资产阶级的一边。即使从他自己的观点来看,他的举止也是荒谬的。不过,一切资产者,甚至是最进步的资产者的命运也就是如此。龙格不久也得作出选择,否则他会完全毁了自己。撇开激进社会主义委员会而只由报界提出果利埃当候选人,使激进派[342]丧失了五万选民,这些选民转到了我们一边,现在他们比谁都更憎恨自己过去的领袖。[468]如果不犯大错误(一些小的失策,运动经受得住,不会因此而受到损害,现在运动已经相当强大了),那末我们在巴黎下一届选举中就将获得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席位。现在,当我们可以做些实在的工作的时候,我们的人就表现得非常出色。
  不拿稿费给《正义报》写稿是件蠢事。该报可以付很高的稿酬;要知道它的总编辑兼议员们是由国家支付报酬的。
  倍倍尔写信给我,说经过几天的紧张工作,他的嗓子不听使唤了;当然,我回答他说,到美国去搞宣传旅行,首要的条件确实是一个不怕疲劳的嗓子。[注:见本卷第458页。——编者注]当然我不知道他是否言过其实,但无论如何这是很担风险的;美国佬在这方面想达到什么要求才肯掏出钱来,你自己只有到那里才会完全知道。如果倍倍尔不去,你务必注意不要弄一个温顺的小资产者式的人作伴。
  芝加哥案件[475]大概要结束美国的无政府主义喜剧了。这些人在那里是可以任意喊叫的,至于无目的地胡闹,那末自从美国成为工业国以来,美国人是不喜欢开玩笑的。
  关于这里的所谓“运动”,没有什么好消息可以奉告。海德门日益精疲力尽,他失掉了自己拥护者对他的一切信任,而同盟[266]则越来越为无政府主义者所控制。自从《公益》每周出版以来(这无论在财力和人力方面都是不够的),艾威林就不得不把编辑职务(不拿报酬的)让给了巴克斯[469],而巴克斯和莫利斯都处在无政府主义者的强烈影响之下。这两位先生应该亲身体会到这一切——这会卡住他们的脖子的,但幸运的是,在群众参加运动以前,这些幼稚病就会消失。而现时群众还坚决拒绝参加运动。情况同法国的一样。人数众多的整个工人阶级是不能靠说教发动起来的;但是,一旦条件成熟,只要稍加推动,他们就会排山倒海般地行动起来。这种推动力在英国也会产生,而且很快就会产生。完全可能,随着大工联因慢性的生产过剩而引起的财政破产的来临,英国人懂得不能指望“自助”和激进主义的时刻也将来到。
  好吧,秋天在这里见面!
  你的  弗·恩·
  普芬德夫人一周后将去美国,到明尼苏达州新乌尔姆她妹夫那里去。
  注释:
  [155]在定于1884年5月4日举行的巴黎市参议会选举中,工人党为了免遭可能派(见注13)的攻击,决定只在没有其他社会主义团体的候选人的地方,提出自己的候选人。
  机会主义派是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初,对代表法国大资产阶级利益的温和的资产阶级共和派政党的称呼。——第146、154、341、354、358、440、473、701页。
  [266]指社会民主联盟(见注229)和社会主义同盟。
  社会主义同盟是英国社会主义组织,1884年12月30日由一批不满社会民主联盟领导的机会主义路线而退出联盟的社会主义者创建。同盟的组织者有爱琳娜·马克思、厄内斯特·贝尔福特·巴克斯、威廉·莫利斯等。在同盟存在的最初年代,它的活动家们曾积极参加工人运动。但是,在同盟的成员中无政府主义者很快就占了上风,它的许多组织者,其中包括爱·马克思-艾威林和爱·艾威林,都离开了同盟的队伍,于是到1889年同盟就瓦解了。——第265、285、296、349、422、460、462、472、475、480、500、524、560、563、569、629、631、634、650页。
  [342]激进派是十九世纪八十至九十年代法国的一个议会党团。它是从温和的资产阶级共和派(“机会主义派”,即“甘必大派”)的政党中分裂出来的。这个党团继续坚持事实上已被该党抛弃了的一系列资产阶级民主要求:废除参议院,政教分离,实施累进所得税,等等。它为了把大批选民吸引到自己方面来,也要求限制工作日,颁发残废抚恤金和实行其他一些具有社会经济性质的措施。克列孟梭是激进派的首领。1901年激进派在组织上形成为一个主要是代表中小资产阶级利益的政党。——第344、354、369、438、440、442、445、452、456、458、470、475、499、516、524、540、687、701页。
  [468]指1886年5月2日在巴黎举行的众议院补选。社会主义党派(可能派除外)提出的候选人是罗什,激进派提出的候选人是果利埃。罗什获得了10万多张选票,果利埃获得了146000张选票。在1885年10月4日举行的上届选举中,在巴黎有35500多选民投票赞成社会主义者候选人。在1886年10月31日举行的巴黎市参议会补选中,社会主义者候选人杜克-凯西获得了901张选票,可能派候选人法伊埃获得了988张选票。——第466、471、473、475、499页。
  [469]《公益》杂志从1886年5月起由月刊改为周刊。艾威林趁此机会退出了该杂志的编辑部,因为在杂志内无政府主义的思想影响日益加强。1886年5月1日该杂志第16期发表了艾威林因时间不够而辞去责任编辑(他是责任编辑之一)职务的声明。艾威林给《公益》杂志撰稿的工作还继续了一个时期。——第466、473、475页。
  [475]1886年春,美国无产阶级开展了争取八小时工作日的群众运动(见注474)。5月的头几天,在芝加哥,罢工的人数达六万五千人。5月3日,麦考密克农业机器制造厂的罢工工人组织了六千人的集会,其他一些企业的工人也参加了。大会进行中,工人和有警察作后盾的工贼发生了冲突,警察开枪射击,结果一些人被打死,很多人受伤。第二天,在草市广场举行了抗议集会,警察进行干涉。当时有人扔了一个炸弹(事后查明,原来是一个奸细扔的),炸死了七个警察和四个工人,警察便向与会者开火,几个人被打死,二百多人受了伤。当局利用这一人为事端打击工人运动,大规模地进行逮捕,八名工人领袖受到法庭审讯。审判从1886年6月21日至10月9日在芝加哥陪审法庭进行,七名被法庭判处死刑,一名被判处十五年苦役,两名被判处死刑的被告后来改为无期徒刑,一名在狱中自杀。尽管在美国和许多欧洲国家中为保卫被判罪的人而开展了广泛的运动,但是美国最高法院还是拒绝重审这一案件,并于1887年11月11日将四名被判罪的人——帕森斯、施皮斯、恩格尔和费舍处以绞刑。——第475、478、595、600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6卷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