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致威廉·白拉克(1877年8月8日)

马克思致威廉·白拉克(1877年8月8日)

马克思致威廉·白拉克(1877年8月8日)  

 

 马克思 恩格斯/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

不伦瑞克

1877年8月8日于伦敦

亲爱的白拉克:

您的来信收到了。我今天动身。[124]过几天(也许只须两天)在埃姆斯邮局将有一封留局待取的信等您去取。

恩格斯现在不可能给您帮忙,他正在海滨浴场[82],并且很快就要离开那里,可能去泽稷岛或曼岛以及别的什么地方。[337]此外,他在这种情况下能够用于工作的那一点时间,也已经完全占满了。

至于伯·贝克尔,我坚决反对以任何方式让他参加利沙加勒的著作[注:普·利沙加勒《一八七一年公社史》。——编者注]的出版工作。他起初在巴黎,后来在伦敦(他在这里已有两个月)破口大骂我和恩格斯——更不用说您了,并且竭力回避同我见面。正如我从巴黎所了解到的,他那满腔怒火,正是由于您出版利沙加勒的著作而引起的!对于他的谩骂和阴谋我毫不介意,但是我决不能容许这个家伙通过任何方式插手利沙加勒的事情。

至于伊佐尔德[注:伊·库尔茨。——编者注],她似乎对勒索金钱比对翻译更为擅长。

您的  卡·马·

注释:

[82]1877年7月11日至8月28日,恩格斯同生病的妻子莉希·白恩士一起在兰兹格特休养。——第46、260、266、270、277页。

[124]1877年8月8日,马克思和妻子、女儿爱琳娜赴诺伊恩阿尔(德国)治病。9月27日前,他回到伦敦。——第67、69、265、266、270、272、278页。

表大会在为建立第二国际准备条件方面起了一定的作用。——第264、269、270、274页。

[337]1877年9月5日到9月21日左右,恩格斯同妻子在苏格兰休养。——第266、277、279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4卷

本栏目所有文章仅供在线阅读及学习使用。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违者将依法追究其责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