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宁全集第09卷年表

列宁全集第09卷年表

  年表

  (1904年7月—1905年3月)

  1904年

  1904年7月—1905年3月
  列宁侨居日内瓦,领导布尔什维克的社会民主党书刊出版社的工作和《前进报》编辑部的工作,为召开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摆脱党内危机的唯一办法)同孟什维克作坚决的斗争。

  7月底
  写《告全党书》初稿,题为《我们争取什么?》。
  就出席第二国际阿姆斯特丹代表大会的代表问题给社会党国际局发出电报和信。
  在洛桑会见从俄国来的帕·格·达乌盖,并同他就拉脱维亚社会民主党的活动和国内党的工作问题进行交谈。同意达乌盖为德国《新时代》杂志写的论述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党内分歧的信。
  领导在日内瓦附近举行的22个布尔什维克会议。会议通过列宁起草的《告全党书》。《告全党书》当即被寄往俄国务委员会,成为布尔什维克为召开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摆脱党内危机的唯一办法)而斗争的纲领。

  7月底—8月
  派玛·莫·埃森赴巴黎,找亚·亚·波格丹诺夫、阿·瓦·卢那察尔斯基和米·斯·奥里明斯基商谈他们来日内瓦会见列宁的时间。
  同娜·康·克鲁普斯卡娅居住在离布雷湖(洛桑附近)不远的一个偏僻农村。他们同米·斯·奥里明斯基、亚·亚·波格丹诺夫、佩尔武申一起确定在国外出版自己的机关报,在俄国开展召开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的鼓动工作。组织布尔什维克的写作力量(瓦·瓦·沃罗夫斯基、阿·瓦·卢那察尔斯基、亚·亚·波格丹诺夫、米·斯·奥里明斯基)。

  7月
  编写日内瓦图书馆的英文、法文和德文书目;对格奥尔格·韦格讷的《战时中国纪行。1900年—1901年》(1902年柏林版)一书提出意见,认为这本书尽是废话。

  8月以前
  从爱德华·勒库特《农业教程》(1879年巴黎版)和《高生产率的农业》(1892年巴黎版)两书作摘录和笔记;打算把这个材料用在《农民与社会民主党》这一著作中。

  8月1日(14日)
  俄国社会民主工党敖德萨委员会授权列宁代表敖德萨组织出席阿姆斯特丹国际社会党代表大会。

  8月2日(15日)
  在给米·康·弗拉基米罗夫的回信中告知党内的严重情况,揭露孟什维克的分裂和瓦解活动及调和派的立场,号召为召开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而斗争。

  8月5日(18日)
  通过中央委员会柏林代办员奥·阿·皮亚特尼茨基收到中央委员会《七月宣言》的不全的文本。这项宣言是调和派中央委员在列宁和罗·萨·捷姆利亚奇卡这两个中央委员根本不知道的情况下非法通过的。根据这项宣言,委派调和派分子弗·亚·诺斯科夫代替列宁担任中央委员会国外代表,而让列宁仅仅负责中央委员会的出版工作,而且不经中央委员会全体委员批准列宁就无权刊印任何东西。
  在收到罗·萨·捷姆利亚奇卡说明她未退出中央委员会的来信后,致函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的五个委员,坚决抗议调和派中央委员通过的《七月宣言》,并揭露他们通过这项宣言的非法行径。
  向拥护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多数派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各中央委员会代办员和多数派委员会成员发出通告信,告知关于中央委员会内部出现的冲突和中央委员会的情况,并把中央委员会中的调和派的行径提交全党评审。请他们让党内的所有积极分子都能读到这封通告信和随信寄去的有关中央委员会内部冲突的文件。

  8月5日和18日(18日和31日)之间
  致函党发行部主任弗·德·邦契-布鲁耶维奇,建议采取一切措施加速出版布尔什维克书刊和发表关于布尔什维克筹建弗·邦契-布鲁耶维奇和尼·列宁出版社的声明,催促邦契-布鲁耶维奇同日内瓦俄文合作印刷所订立出版布尔什维克书刊的合同。

  8月11日(24日)
  致函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机关报《火星报》编辑部,对编辑部企图发表中央委员员会调和派通过的《七月宣言》提出抗议,并要求在刊登该宣言时,必须在《火星报》上发表列宁1904年8月5日(18日)反对这一宣言的抗议书。

  8月12日—13日(25日—26日)
  收到新《火星报》编辑部的来信,信中拒绝刊登他对中央委员会《七月宣言》的抗议书。

  8月15日(28日)
  写信给在彼得堡近郊的母亲,说收到了岳母伊·瓦·克鲁普斯卡娅和妹妹玛·伊·乌里扬诺娃从俄国寄来的信;感谢妹妹为翻译的事操心;询问姐姐和妹妹出狱后的健康情况。

  不早于8月15日(28日)
  致函俄国国内多数派委员会委员和所有积极支持多数派的人,说孟什维克勾结调和派准备篡夺中央委员会,同时请他们立即为布尔什维克国外的出版社征集稿件和款项,寄到国外来。

  8月上半月
  在列宁领导下准备的布尔什维克向第二国际阿姆斯特丹国际社会党代表大会提出的报告用德文出版,题目是《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党内危机的说明材料》。这一报告在代表大会闭幕前一天发给了代表大会代表。

  8月17日(30日)
  收到弗·亚·诺斯科夫的来信,信中附有中央委员会《七月宣言》未发表的部分,信中还建议对宣言中确定增补进入中央委员会的三名新委员进行表决。列宁复信说,在没有收到对他8月5日(18日)抗议书的答复以前,拒绝参加对所提出的中央委员会候选人的表决。

  8月17日或18日(30日或31日)
  领导中央委员会国外代办员反对弗·亚·诺斯科夫企图实现《七月宣言》中涉及中央委员会国外部活动的某些条文。
  以中央委员会国外代办员的名义致函弗·亚·诺斯科夫,要求立即把有关中央委员会七月会议成员的确切材料和各个与会者的书面声明寄给他。在信中还说,在中央委员会决议的合法性未经证实以前,将不考虑诺斯科夫的一切声明。

  8月18日(31日)以前
  列宁写的《告全党书》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里加委员会的印刷所印成单页出版。

  8月18日(31日)以后
  收到马·马·李维诺夫关于在俄国出版22个布尔什维克会议的呼吁书的通知和俄国社会民主工党里加委员会同意这个宣言书的决议。

  8月19日(9月1日)以前
  领导筹建布尔什维克的社会民主党书刊出版社的工作。

  8月19日(9月1日)
  致函在日内瓦的马·尼·利亚多夫,说把罗·萨·捷姆利亚奇卡和格·马·克尔日扎诺夫斯基从中央委员会除名是非法的。
  弗·邦契-布鲁耶维奇和尼·列宁的社会民主党书刊出版社在日内瓦开始工作。

  8月20日(9月2日)以前
  编辑加工米·斯·奥里明斯基的文章《没有党的机关报和没有机关报的党》,这篇文章收入亚·亚·波格丹诺夫和米·斯·奥里明斯基的总标题为《我们之间的争论》的文集。

  8月20日(9月2日)
  分别致函弗·亚·诺斯科夫和尔·马尔托夫,坚决要求审查中央委员会成员和《七月宣言》的合法性,认为在这个要求未得到满足以前,列宁本人和诺斯科夫都无权在党总委员会里代表中央委员会。

  8月20日或21日(9月2日或3日)
  致函党印刷所排字工人,要求他们把亚·亚·波格丹诺夫和米·斯·奥里明斯基的小册子《我们之间的争论》送给米·斯·奥里明斯基一本。

  8月23日(9月5日)
  收到弗·亚·诺斯科夫就列宁本人对中央委员会《七月宣言》提出的抗议所作的补充答复。诺斯科夫在信中声明,他对列宁认为他无权在党总委员会里代表中央委员会的意见不予考虑。

  8月23日和31日(9月5日和13日)之间
  致函党印刷所主任伊·谢·维连斯基和党的排字工人,要求把亚·亚·波格丹诺夫和米·斯·奥里明斯基的小册子《我们之间的争论》送给该书的作者。

  8月25日(9月7日)
  致函党总委员会书记尔·马尔托夫,反对把中央委员会的内部冲突搬到党总委员会去讨论。

  8月25日(9月7日)以后
  起草在布尔什维克日内瓦小组会议上的发言提纲和关于对《七月宣言》和对新中央委员会的态度的决议。

  8月29日(9月11日)
  致函弗·亚·诺斯科夫,对中央委员会成员及通过《七月宣言》的那次会议的合法性提出异议;拒绝关于参加新《火星报》编辑部的建议。列宁在说明自己拒绝的理由时,认为召开党代表大会是摆脱现状的唯一出路;揭露在中央委员会里占多数的调和派的背叛行径;抗议把三个调和派新委员增补进中央委员会;表示要同诺斯科夫断绝私人关系。

  8月31日(9月13日)
  致函弗·德·邦契-布鲁耶维奇,建议在亚·亚·波格丹诺夫和米·斯·奥里明斯基的小册子《我们之间的争论》上贴入一张刊印关于新出版社的声明的附页,并说他本人将于1904年9月2日(15日)返回日内瓦。

  8月底
  就罗·卢森堡发表在德文杂志《新时代》(1904年第42、43期)和1904年7月10日《火星报》第69号上的《俄国社会民主党的组织问题》一文写札记。

  9月2日(15日)
  在夏季休息之后返回日内瓦。

  9月2日(15日)以后
  和娜·康·克鲁普斯卡娅从日内瓦近郊迁到离市中心较近的地方,住在卡鲁日街91号。
  写《进一步,退两步。尼·列宁给罗莎·卢森堡的答复》,评罗莎·卢森堡的文章《俄国社会民主党的组织问题》。
  修改自己的《进一步,退两步》一文的德文手稿。

  9月7日(20日)以前
  为尼·沙霍夫(马利宁)的小册子《为召开代表大会而斗争》作序,并对小册子手稿作文字上的修改。

  9月7日(20日)
  娜·康·克鲁普斯卡娅以列宁的名义致函在尼古拉耶夫的马·莱博维奇(叶夫谢伊[马柳特金]),谈关于中央委员会中的调和派向多数派进攻、关于对全党隐瞒了的中央委员会《七月宣言》的条文、关于中央委员会和少数派将要举行代表会议、关于成立布尔什维克独立的出版社等问题,还说20个俄国委员会中有12个赞成召开代表大会。

  9月8日(21日)
  致函维·巴·诺根,请他把赞成召开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下诺夫哥罗德委员会的决议奇来。

  9月10日(23日)以前
  收到莫斯科塔甘卡监狱中的弗·威·林格尼克等布尔什维克的来信,信中说,他们决心继续为反对孟什维克和中央委员会中的调和派而斗争。

  9月10日(23日)
  娜·康·克鲁普斯卡娅根据列宁的委托,致函狱中的叶·德·斯塔索娃、弗·威·林格尼克和其他同志,告知布尔什维克已成立了自己的出版社,并请他们通过吸收新的力量参加写作工作来支持出版社。

  9月13日(26日)
  娜·康·克鲁普斯卡娅以列宁的名义致函在彼得堡的妹妹玛·伊·乌里扬诺娃,说没有收到彼得堡委员会关于同意22个布尔什维克的呼吁书的决议。

  9月16日(29日)
  复函在巴黎的加·达·莱特伊仁,说同意他的政治立场,并建议恢复他们以往的良好关系。

  9月20日(10月3日)以前
  对米·斯·奥里明斯基的小册子《踏上新的道路》的手稿进行编辑加工。

  9月22日(10月5日)以后
  致函多数派各委员会,建议他们立即正式要求中央委员会把新创办的弗·德·邦契-布鲁耶维奇和尼·列宁出版社出版的一切书刊按时发给各委员会;号召他们对总委员会直接取代代表大会的做法提出抗议,并说布尔什维克出版社即将出版一本详细分析总委员会的决议的小册子。
  致函在萨拉托夫的玛·彼·哥卢别娃,请她经常来信报告萨拉托夫组织的情况。
  起草给俄国社会民主工党敖德萨委员会的信,谈到寄去22个布尔什维克会议对成立召开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的组织委员会的问题的答复,请他们告知是否同意这一答复,是否有修改意见,同时请他们寄来尼古拉耶夫委员会关于第三次代表大会问题的决议。
  致函南方各委员会代表会议参加者和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南方局,建议把筹备召开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的组织委员会称为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并以22个布尔什维克会议参加者的名义推荐组成常务局的候选人。

  9月27日(10月10日)
  致函卡·考茨基,说给他寄去自己的《进一步,退两步。尼·列宁给罗沙·卢森堡的答复》一文,供《新时代》杂志发表。

  9月底
  主持国外布尔什维克(22个布尔什维克会议的参加者)的会议。会议确定了布尔什维克新的机关报《前进报》的编委和俄国国内实际的中央机关——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的成员。

  不早于9月
  起草《农民与社会民主党》一文(或报告)的两个提纲,为此他引用了自己在1903年2月—3月所作的关于土地问题的摘录和笔记。
  编写有关土地问题的法文书目和学习德语口语的书目。

  10月1日(14日)
  娜·康·克鲁普斯卡娅受列宁的委托,致函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基辅委员会委员弗·维·瓦卡尔,请他同意列宁把他写的一篇谈地方报纸的文章从《火星报》编辑部取回,以便在弗·邦契-布鲁耶维奇和尼·列宁的布尔什维克出版社刊印。

  10月2日(15日)以后
  写《一个热心效劳的自由派》一文,评彼·伯·司徒卢威对少数派的看法。

  不早于10月9日(22日)
  编写有关海运发展的法文、德文和英文书籍的目录,以及关于日本的新书目录。

  10月13日(26日)
  致函卡·考茨基,询问《新时代》杂志编辑部是否采用列宁寄去的文章《进一步,退两步。尼·列宁给罗莎·卢森堡的答复》。

  10月14日(27日)以后
  收到卡·考茨基的来信,信中拒绝在《新时代》上发表列宁为答复罗·卢森堡的《俄国社会民主党的组织问题》一文而写的文章。

  10月15日(28日)
  复函在乌拉尔的伊·伊·拉德琴柯,请他把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乌拉尔委员会关于代表大会的决议寄来;向他说明党内的状况,各委员会对召开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的态度,党的中央机关为反对召开代表大会而进行的斗争,以及彼得堡孟什维克的破坏活动。

  10月17日(30日)
  致函俄国社会民主工党西伯利亚委员会,答复西伯利亚联合会代表维·阿·古托夫斯基9月4日(17日)的来信,对他的调和主义立场进行了尖锐的批评,说明由于少数派的破坏活动而造成的党内的实际状况,并阐明了为进一步团结多数派、为召开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而斗争的纲领。

  10月20日(11月2日)以前
  起草《关于成立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的通知》。

  10月20日(11月2日)
  和娜·康·克鲁普斯卡娅致函在俄国的亚·亚·波格丹诺夫,谈布尔什维克成立出版社所遇到的困难,请他详细告知俄国国内的情况。
  娜·康·克鲁普斯卡娅受列宁的委托,致函约·彼·戈尔登贝格,说《火星报》编辑部闭口不谈赞成召开第三次代表大会的各委员会的决议;请他把萨拉托夫委员会作出的关于代表大会的决议和该委员会最近几个月的出版物寄来,并报告萨拉托夫党内的工作情况。

  10月22日(11月4日)
  召请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候选人爱·爱·埃森前来国外汇报巡视各委员会的结果,并商谈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今后的工作。

  10月24日和11月22日(11月6日和12月5日)之间
  对奥尔洛夫斯基(瓦·瓦·沃罗夫斯基)的小册子《反党的总委员会》进行编辑加工。

  10月28日(11月10日)
  致函在巴库的亚·米·斯托帕尼,说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已转入少数派阵营,党的中央机关正为反对召开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而进行活动;指出为了同孟什维克及中央委员会中的调和派作斗争必须建立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全力支持和扩充布尔什维克国外出版社。

  10月30日和11月8日(11月12日和21日)之间
  写小册子《地方自治运动和〈火星报〉的计划》。

  10月
  就刊登在《革命俄国报》第53号附刊上的尤·加尔德宁等关于社会革命党人的纲领草案的争论写札记。
  列宁的《一个热心效劳的自由派》一文在日内瓦布尔什维克出版社印成单页出版,散发给俄国国内外各组织。

  10月—12月
  致函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彼得堡组织,说彼得堡设有莫斯科祖巴托夫协会的分会,警告同该协会打交道必须小心。

  11月3日(16日)以前
  请中央委员会柏林代办员奥·阿·皮亚特尼茨基寄来中央委员会国外委员弗·亚·诺斯科夫同中央委员会国内委员之间欺骗国内委员会的通信。为了揭露这种欺骗,列宁在他的《关于中央机关与党决裂的声明和文件》的小册子里公布了这些通信。

  11月8日(21日)
  致函亚·亚·波格丹诺夫,要他经常寄来关于俄国国内情况的通讯和报道;建议要更努力地为团结多数派委员会而工作,要和国外保持更密切的联系,加紧筹备出版布尔什维克机关报。

  11月13日(26日)
  致函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特维尔委员会,说他们的两份决议已经收到,并将刊印在多数派的传单上;询问是否收到《火星报》给各党组织的关于地方自治运动的传单,告知已通过自己的小册子《地方自治运动和〈火星报〉的计划》回答了这份传单。

  11月16日(29日)
  通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莫斯科委员会,说收到了他们的表示完全赞同他的观点的决议,感谢他们答应在创办布尔什维克书刊出版社的工作中所给予的协助,请他们报告一下委员会的工作情况。

  11月19日(12月2日)以前
  在日内瓦给党员作题为《地方自治运动和〈火星报〉的计划》的报告。

  11月19日(12月2日)
  在巴黎拜访转到多数派立场上来的加·达·莱特伊仁,在他那里看到格·瓦·普列汉诺夫攻击列宁的信;起草关于党内状况的报告提纲。
  在巴黎俄国政治流亡者会议上,会见阿·瓦·卢那察尔斯基。在作报告之前,向卢那察尔斯基谈了党内的情况。
  在巴黎俄国政治流亡者会议上作关于党内状况即关于孟什维克在组织问题和策略问题上的机会主义的报告,并记录对报告的讨论情况。

  11月20日(12月3日)
  致函在日内瓦的娜·康·克鲁普斯卡娅,建议把他寄去的高加索联合会委员会和中央委员会高加索代表反对总委员会决议的声明翻印成传单,要求立即写信通知各多数派委员会,要它们寄来正式申请:请求公开翻印《火星报》写给各个党组织的关于“地方自治运动”的信。列宁在信中还就其他党内事务作了指示,讲了巴黎的新闻。
  致函在俄国的亚·亚·波格丹诺夫、罗·萨·捷姆利亚奇卡和马·马·李维诺夫,批评他们和党内其他布尔什维克工作人员对在国外创办布尔什维克机关报协助不力,要求在国内为这一机关报筹集经费,反对在俄国创办机关报和同中央委员会搞任何交易,要求各多数派委员会立即同中央委员会和总委员会决裂,在行动上要与组织委员会或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统一步调。

  11月21日(12月4日)
  出席巴黎的俄国政治流亡者会议。会议继续讨论列宁关于党内状况的报告。列宁记录会上的发言。

  11月22日(12月5日)
  致函俄国社会民主工党高加索联合会委员会,告知收到他们寄来的材料、出版奥尔洛夫斯基(瓦·瓦·沃罗夫斯基)的小册子《反党的总委员会》等情况;说《火星报》编辑部印发了关于党组织参加地方自治运动的传单,他已在《地方自治运动和〈火星报〉的计划》这本小册子中回答了这份传单。
  自巴黎前往苏黎世作关于党内状况的报告。

  11月23日和24日(12月6日和7日)
  在苏黎世俄国政治流亡者会议上作关于党内状况的报告,揭露孟什维克在组织问题和策略问题上的机会主义,并记录对报告的讨论情况。

  11月25日(12月8日)以前
  起草《新〈火星报〉周年纪念》一文的提纲(文章没有写成)。

  11月25日(12月8日)
  复函马·马·李维诺夫,说必须联合多数派委员会并成立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建议立即由常务局发出通知,成立召开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的组织委员会;告知未来的多数派机关报《前进报》编辑部的人选;指出必须揭露孟什维克的反党阴谋。
  在伯尔尼的俄国政治流亡者会议上作关于党内状况的报告,并记录对报告的讨论情况。

  11月26日—27日(12月9日—10日)
  在巴黎、苏黎世、伯尔尼作关于党内状况的报告之后,返回日内瓦。

  11月27日(2月10日)
  致函俄国的罗·萨·捷姆利亚奇卡,告知已作完报告归来,并接到她寄来的信;指出必须加强同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国内务委员会的联系;认为多数派团结一致的声明对于鼓舞那些消沉的多数派具有巨大的精神作用,忽视这一点将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不早于11月27日(12月10日)
  编制关于战争问题的英文书目和关于经济问题的法文书籍和文章的目录。

  11月29日(12月12日)
  主持布尔什维克的会议。会议作出关于出版党内多数派机关报《前进报》的决定,并确定了该报编委。
  致函加·达·莱特伊仁,告知布尔什维克机关报《前进报》即将出版,请他为该报撰稿,并给予物质支援。
  写《给同志们的信(关于党内多数派机关报的出版)》。
  用法文填写加入日内瓦“读者协会”图书馆的申请登记表。

  11月29日和12月10日(12月12日和23日)之间
  致函阿·伊·叶拉马索夫,请他筹集经费支援《前进报》的出版工作。

  11月29日(12月12日)以后
  致函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加索联合会委员会,同意他们派遣代表到国外布尔什维克中心来的计划;说必须立即成立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发表关于成立常务局的声明,把有关召开代表大会和领导各委员会的一切事务全部交给常务局;要求支持多数派的机关报《前进报》。

  11月30日(12月13日)
  致函罗·萨·捷姆利亚奇卡,请她把同阿·马·高尔基洽谈给予《前进报》经费援助的事进行到底。

  秋天
  根据列宁的倡议,在日内瓦成立了宣传员小组,列宁是小组的主要领导人并担任党纲问题的课程。
  同娜·康·克鲁普斯卡娅一起经常出席日内瓦布尔什维克小组的会议,参加组织性会议,确定宣传员小组的学习科目,制定学习方法,以培养在俄国国内进行群众工作的人员。
  起草关于社会民主党纲领的三次讲话的提纲。
  应同志们的请求,列宁在宣传员小组学习时,作以广大工人为对象的题为《工业危机及其意义》的示范报告,并编写了关于危机的宣传讲话提纲。

  12月1日(14日)
  复函列·波·加米涅夫,建议他把列宁的《给同志们的信(关于党内多数派机关报的出版)》尽可能广泛地介绍给多数派拥护者;约他为报纸撰稿,并要他来信谈谈地方工作。

  12月1日(14日)以后
  写《无产者的漂亮示威和某些知识分子的拙劣议论》一文。

  12月2日(15日)以前
  致函在伦敦的尼·亚·阿列克谢耶夫,告知将要出版《前进报》,建议他为报纸撰稿。

  12月5日(18日)以后
  从1904年12月16日、17日和19日的《泰晤士报》上摘录有关俄国的状况、有关塞瓦斯托波尔水兵的发动、有关俄国对日作战失败的原因的资料。他后来在《旅顺口的陷落》一文中利用了这些资料。

  12月7日(20日)以前
  准备公开控诉中央委员会并提交仲裁法庭,准备公布,一系列说明中央委员会欺骗全党的“秘密”文件,同时坚持要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尽快发表自己的公开声明。

  12月7日(20日)
  致函高加索联合会委员会,同意参加高加索联合会机关报《无产阶级斗争报》的撰稿工作。该报由约·维·斯大林、亚·格·楚卢基泽和斯·格·邵武勉主持出版。列宁在信中还告知筹备出版《前进报》的工作情况,要求为新的机关报多寄些工人的通讯稿来。
  致函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特维尔委员会,要求该委员会函告对出版《前进报》以及对地方自治运动问题的态度,同时也要求报告地方工作的情况。
  委托娜·康·克鲁普斯卡娅就党的工作问题写信给马·马·李维诺夫。

  12月10日和22日(12月23日和1905年1月4日)之间
  致函在塞兹兰的阿·伊·叶拉马索夫,谈孟什维克的破坏活动、他们反对召开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13个多数派委员会已联合起来等情况,同时告知《前进报》的发刊预告已发表,并请他对该报给以物质援助。
  致函萨拉托夫党委会秘书玛·彼·哥卢别娃,请她说明久不来信的原因。

  12月11日(24日)
  出席阿·瓦·卢那察尔斯基的报告会并作记录。
  致函玛·莫·埃森,说《前进报》的发刊预告已发表,新机关报的写作小组的成员是新生力量;指出中央委员会把孟什维克增补进来,反对召开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还谈到多数派正在联合起来,成立了布尔什维克组织的中心——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

  12月11日(24日)以后
  草拟《关于成立组织委员会和召开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三次代表大会的通知》的提纲并写正文,把它分寄给俄国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委员。列宁的这一文件是正式的《关于召开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的通知》的基础,该通知由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签署,发表在1905年2月28日(15日)的《前进报》第8号上。
  预先统计有权参加代表大会的委员会的数目,它们的票数,估计一些组织的最可能的代表候选人,起草代表大会的议程草案。

  不早于12月12日(25日)
  致函俄国社会民主工党高加索局,告知给他们寄去了各种党内文件,说赞成召开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的北方各委员会举行了代表会议,要求各多数派委员会无论如何要赶紧组织起来。

  12月13日(26日)以前
  收到北方代表会议的记录。北方代表会议完全同意22人的呼吁书,表示不信任孟什维克所把持的党中央机关,赞成立即召开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

  12月13日(26日)
  致函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委员罗·萨·捷姆利亚奇卡,对常务局的工作和北方委员会代表会议的结果表示非常满意,要求尽快发表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关于召开第三次代表大会的通知,建议加强支持《前进报》的宣传工作。

  12月16日(29日)以后
  为《前进报》创刊号写《俄国的新公债》一文。

  不早于12月19日(1905年1月1日)
  致函在彼得堡的罗·萨·捷姆利亚奇卡,高度评价她争取15个委员会到多数派方面来和组织召开3个(南方、北方和高加索)代表会议的工作,同意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暂缓发表公开声明。

  12月21日(1905年1月3日)以后
  就国外报刊关于旅顺口陷落的报道写札记,从《泰晤士报》、《福斯报》、《比利时独立报》等报刊上作摘录,草拟《旅顺口的陷落》一文的提纲。

  12月22日(1905年1月4日)以前
  出席日内瓦布尔什维克小组会议,报告布尔什维克的报纸即将出版,建议将该报定名为《前进报》,并向会议介绍了在场的编辑人员:米·斯·奥里明斯基、瓦·瓦·沃罗夫斯基和阿·瓦·卢那察尔斯基。
  为《前进报》创刊号写《专制制度和无产阶级》一文,看该文的校样,并在校样上作记号。
  为《前进报》创刊号写《无产者的漂亮示威和某些知识分子的拙劣议论》一文,看该文校样。
  和瓦·瓦·沃罗夫斯基合写《是结束的时候了》一文,揭露孟什维克的破坏行为,号召同他们彻底决裂。

  12月22日(1905年1月4日)
  写小册子《关于中央机关与党决裂的声明和文件》。

  12月22日(1905年1月4日)以后
  代表《前进报》编辑部给彼得堡通讯员的来信写编者按语,揭露孟什维克的瓦解策略,主张同他们决裂。

  12月23日(1905年1月5日)
  列宁的小册子《关于中央机关与党决裂的声明和文件》出版。
  审阅和修改自己的小册子《关于中央机关与党决裂的声明和文件》的德译文。
  致函在维也纳的涅菲奥多夫,告知《前进报》创刊号将于明日出版,请他谈谈地方的情况,并告知寄送报纸的地址。

  12月24日(1905年1月6日)
  列宁主编的《前进报》创刊号在日内瓦出版。这一号上发表了列宁的下列文章:《专制制度和无产阶级》(社论)、《无产者的漂亮示威和某些知识分子的拙劣议论》、《是结束的时候了》和《地方委员会的代表会议》。由于排版耽搁,《前进报》创刊号并未象报上注明的那样在1904年12月22日(1月4日)出版,而是迟了两天。
  写《给到俄国去的一位同志的信》,尖锐批评孟什维克的《火星报》在对资产阶级民主派态度问题上的立场;请他来信详细告知对《前进报》创刊号的印象,要他多给报纸工人栏投稿。
  给旅居在日内瓦的俄国政治流亡者作关于工人民主派和资产阶级民主派的报告。

  12月24日(1905年1月6日)以后
  在“兰多尔特”咖啡馆出席国外布尔什维克为庆祝《前进报》创刊而举行的联欢晚会。

  12月28日(1905年1月10日)
  致函在彼得堡的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委员亚·亚·波格丹诺夫,告知布尔什维克的《前进报》已出版,说必须给予报纸财政上的支援,并在国内组织人撰稿;要求同孟什维克的党中央机关彻底决裂,并立即发表关于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成立的公开声明。

  1904年12月28日和1905年1月11日(1905年1月10日和24日)之间
  为回答孟什维克《火星报》编辑部和格·瓦·普列汉诺夫对他的《地方自治运动和〈火星报〉的计划》这本小册子所进行的攻击,写《他们是如何为自己辩护的?》一文的提纲草稿。

  12月31日(1905年1月13日)
  致函中央委员弗·亚·诺斯科夫、列·波·克拉辛、列·叶·加尔佩林,说将让瓦·瓦·沃罗夫斯基和阿·瓦·卢那察尔斯基代表自己出席仲裁法庭。

  12月底
  委托到俄国去的马·尼·利亚多夫在基辅同格·马·克尔日扎诺夫斯基取得联系,向他传达列宁有关筹备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三次代表大会问题的指示。
  审阅米·斯·奥里明斯基的文章《当务之急》,写批语和提出修改意见;第二次审阅该文,认为这篇文章必须彻底改写。
  对米·斯·奥里明斯基的文章《自由派的伤心事》和阿·瓦·卢那察尔斯基的文章《欧洲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历史纲要》进行编辑加工。
  以创建日内瓦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图书馆发起人小组的名义起草声明,说在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未作出决议之前,图书馆交由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管理。

  1904年12月底—1905年1月
  同俄国社会民主工党敖德萨委员会的两名青年委员谈话,对他们不愿吸收工人参加委员会提出批评。

  12月
  列宁的《给同志们的信(关于党内多数派机关报的出版)》在柏林用单页出版。

  1904年底
  在日内瓦图书馆进行工作,编制有关各种问题(主要是日本问题)的俄文、德文、法文和英文书籍的目录。
  同娜·康·克鲁普斯卡娅和马·尼·利亚多夫一起去剧院观看小仲马的名剧《茶花女》。

  1905年

  1月1日(14日)
  列宁的文章《旅顺口的陷落》(社论)和《寓言喂不了夜莺》发表在《前进报》第2号上。

  1月4日(17日)以前
  通过马·尼·利亚多夫请求阿·马·高尔基在物质上援助党,并参加党的报刊工作。

  1月5日(18日)
  致函布尔什维克苏黎世小组,号召同孟什维克彻底决裂,并立即召开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
  委托弗·德·邦契-布鲁耶维奇同阿·马·高尔基商谈在国外出版他的作品问题,希望能把稿费移作党的经费。

  1月6日(19日)
  致函叶·德·斯塔索娃和莫斯科监狱中的同志们,就社会民主党人在法庭上的态度问题作指示,还谈到党内的状况:放弃了退却的策略,现正在进攻;创立了自己的报纸,有了自己的实际的中央机关(常务局)。

  1月8日(21日)
  写《彼得堡的罢工》一文。
  同弗·德·邦契-布鲁耶维奇谈他在俄国将要从事的工作,邦契-布鲁耶维奇将作为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的代办员秘密地回到俄国去。

  1月9日(22日)以前
  起草《1895和1905(小小的对比)》一文提纲。

  1月10日(23日)
  得到彼得堡1月9日事件的消息(“流血星期日”)后,为《前进报》第3号写《俄国革命》一文。

  1月10日(23日)以后
  对从彼得堡寄给《前进报》编辑部的描述1月9日亚历山大花园附近大屠杀情况的信件进行编辑加工。

  1月10日和18日(23日和31日)之间
  写评论彼得堡1月9日事件的一组文章:《俄国发生了什么事情?》、《加邦神父》、《彼得堡作战计划》、《“慈父沙皇”和街垒》、《头几步》、《流血星期日的前夕》、《死伤人数》、《街垒战》,总标题为《革命的日子》。

  1月11日(24日)以前
  撰写《工人民主派和资产阶级民主派》一文:起草该文提纲,写题为《关于同自由派的协议》的提要,草拟题为《社会民主派与自由派》的提纲,写该文的正文。
  撰写《从民粹主义到马克思主义》一文,起草文章提纲,研究刊登在1904年5月5日(18日)《革命俄国报》第46号上的社会革命党人的纲领草案,写对社会革命党人的纲领草案的意见。
  对弗·弗·菲拉托夫(谢韦尔采夫)的《让步政策》一文进行编辑加工。这篇文章载于1905年1月24日(11日)《前进报》第3号上。

  1月11日(24日)
  列宁的《工人民主派和资产阶级民主派》(社论)、《从民粹主义到马克思主义》、《俄国革命》、《彼得堡的罢工》和《我们的达尔杜弗们》等文章在《前进报》第3号上发表。

  1月12日(25日)
  写《俄国革命的开始》一文,号召准备武装起义。

  1月13日(26日)
  出席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为俄国革命事件而举行的群众大会。费·伊·唐恩违反事先的约定,在发言中对布尔什维克发起论战,这时列宁和到会的全体布尔什维克退出会场。

  1月14日(27日)以后
  写《自由派和工人》短文的开头部分,短文引用英国《每日电讯》记者关于彼得堡事件的报道。

  1月15日(28日)以后
  就德国报纸《福斯报》1905年1月15日(28日)刊登的有关里加死伤人数的电讯,写短评《里加》。

  1月16日(29日)
  致函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书记马·马·李维诺夫,对亚·亚·波格丹诺夫(拉赫美托夫)未从国内寄稿给《前进报》表示不满;认为不能相信孟什维克,要同他们彻底决裂。

  1月16日和25日(1月29日和2月7日)之间
  写短文《胜利果实》。

  1月17日(30日)
  起草致и.达维德松的信,向他指出同两个派别(孟什维克和布尔什维克)工作的策略方法。

  1月18日(31日)以前
  利用外国记者的报道,为《前进报》第4号写《流血日》、《对军队深恶痛绝》、《大屠杀的一段情节。特罗伊茨基桥附近》等短文。
  编辑1月9日事件的目击者和参加者的来稿《一个彼得堡大学生的来信》,这封信刊登在1905年1月18日(31日)《前进报》第4号上。

  1月18日(31日)
  《前进报》第4号上发表列宁写的社论《俄国革命的开始》和列宁写的以《革命的日子》为总标题的一组文章:《俄国发生了什么事情?》、《头几步》、《加邦神父》、《流血星期日的前夕》、《流血日》、《死伤人数》、《大屠杀的一段情节。特罗伊茨基桥附近》、《在皇宫广场》、《彼得堡作战计划》、《对军队深恶痛绝》、《“慈父沙皇”和街垒》。
  致函俄国社会民主工党莫斯科委员会,揭露孟什维克在俄国革命进程中进行分裂和瓦解活动以及他们妄图抵毁各布尔什维克委员会的行径;询问莫斯科委员会的情况,请他们把委员会印发的传单和有关莫斯科革命事件过程的详细材料寄来。
  用法文给彼·阿·克拉西科夫开证明信,证明《前进报》编辑部授权克拉西科夫在巴黎代表多数派委员会的利益和观点。

  1月18日和25日(1月31日和2月7日)之间
  写《失败的策略》一文。文章汇集了外国报刊的军事评论员叙述阿·尼·库罗帕特金将军企图在浑河一带对日军转入反攻的有关通讯。

  1月18日(31日)以后
  写《彼得堡作战计划》一文的补充。

  1月19日(2月1日)
  写《沙皇的和平》一文。

  1月19日(2月1日)以后
  用德文摘录1905年2月1日《法兰克福报》有关1月9日事件的消息。

  1月21日(2月3日)
  在给瑞士社会民主党人赫·格雷利希的信中,叙述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分裂简况。

  1月21日和2月2日(2月3日和15日)之间
  准备公布1月21日(2月3日)给赫·格雷利希的信,并为该信写附言。

  1月21日(2月3日)以后
  对给赫·格雷利希的信的德译文进行文字修改,并加注释。

  不晚于1月24日(2月6日)
  致函弗·弗·菲拉托夫,建议他写一本关于战术、筑垒和巷战中街垒战术的通俗小册子。
  编制《前进报》第5号的计划;确定第6号社论的题目;写《动员无产阶级的军队》一文札记和提纲,这些札记和提纲成为《新的任务和新的力量》一文的准备资料。
  对米·斯·奥里明斯基写的关于1月9日事件的反响的文章《第一声雷鸣》进行编辑加工,这篇文章发表在《前进报》第5号上。

  1月25日(2月7日)
  列宁的《1月9日后的彼得堡》、《特列波夫执掌大权》和《自由派中的情况》、《致军官书》等文章发表在《前进报》第5号上。
  出席在日内瓦举行的报告会。会上米·斯·奥里明斯基作题为社会民主党内的机会主义的报告,报告批判了作为机会主义的变种的孟什维主义。

  1月26日(2月8日)
  用德文致函奥·倍倍尔,拒绝他提出的在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之间设立仲裁法庭的建议。

  1月28日(2月10日)
  致电亚·亚·波格丹诺夫和谢·伊·古谢夫,为加快工作进程,表示同意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对列宁拟订的关于成立组织委员会和召开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三次代表大会的通知草案所作的修改。

  1月28日和2月15日(2月10日和28日)之间
  写关于豪·斯·张伯伦《十九世纪的农业》(1904年慕尼黑版)一书的札记。

  1月29日(2月11日)
  致函在彼得堡的亚·亚·波格丹诺夫和谢·伊·古谢夫,号召为召开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为立即同孟什维克断绝一切关系进行公开的和坚决的斗争;由于经费问题,反对在伦敦召开代表大会的计划;建议更广泛和更大胆地把青年组织起来,认为整个斗争的结局都将取决于青年。

  1月
  列宁的《俄国革命的开始》一文由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尼古拉耶夫委员会、萨拉托夫委员会和敖德萨委员会以传单形式刊印。

  1月—2月
  在日内瓦“读者协会”图书馆阅读古·保·克吕泽列关于街垒战术和起义技术的回忆录,同时研究马克思关于起义和恩格斯关于军事作战的文章。

  1月—4月12日(25日)以前
  经常同布尔什维克在“兰多尔特”咖啡馆聚会,讨论俄国的革命事件和工作计划。

  2月1日(2月14日)以前
  撰写《最初的几点教训》一文,对20年来(1885—1905年)的俄国工人运动进行了总结,并号召准备武装起义。

  2月1日(14日)
  用《前进报》编辑部公文纸为彼·阿·克拉西科夫写法文委任书,委托他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多数派委员会中央常务局驻巴黎的唯一代表,授权他参加法国支援俄国革命捐款分配委员会。
  列宁写的关于组织武装起义的文章《两种策略》作为社论载于《前进报》第6号。

  2月1日和8日(14日和21日)之间
  为《前进报》第7号撰写《我们是否应当组织革命?》一文提纲,拟了三个标题:《我们的特略皮奇金》、《特略皮奇金的结局(惨败)》、《糊涂人办糊涂事》。

  2月1日和23日(2月14日和3月8日)之间
  写《当务之急》一文,拟订该文的几种提纲草稿。

  2月2日(15日)
  致函在彼得堡的谢·伊·古谢夫,建议加强和扩大《前进报》编辑部同工人小组,特别是同青年的联系。

  2月4日(17日)以前
  会见格·阿·加邦,同他就社会民主党和社会革命党准备起义反对沙皇制度的战斗协议问题进行谈话。
  起草《关于起义的战斗协议》一文的提纲草稿。

  2月4日(17日)
  为《前进报》第7号写社论《关于起义的战斗协议》。

  2月4日和8日(17日和21日)之间
  为自己的《我们是否应当组织革命?》一文写附注。

  2月6日和10日(19日和23日)之间
  致电在伦敦的尼·亚·阿列克谢耶夫,委派他代表党同英国劳工代表委员会进行谈判。

  2月8日(21日)
  列宁的文章《关于起义的战斗协议》(社论)和《我们是否应当组织革命?》发表在《前进报》第7号上。这两篇文章要求党注意准备起义的技术工作和组织工作。

  2月9日(22日)
  以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委员的名义,就奥·倍倍尔提出要为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进行调解问题,起草给倍倍尔的信,认为在党的代表大会即将召开的时候,有可能出现倍倍尔进行调解的条件,希望倍倍尔能利用他的巨大威望来敦促孟什维克出席这次代表大会。列宁在信中另附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关于召开第三次代表大会通知的德译文,以便在德国社会民主党的刊物上发表。

  2月12日(25日)
  致函谢·伊·古谢夫,建议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的委员们不要相信孟什维克的中央委员会表示同意召开党的代表大会,要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在筹备和召开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时保持完全的独立性。

  2月14日(27日)
  致函英国劳工代表委员会书记拉姆赛·麦克唐纳,表示同意劳工代表委员会的条件,把英国工人的捐款分配给1月9日遇害者家属。

  2月15日(28日)以前
  在准备出版《前进报》第8号时,审阅关于赞成召开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的各地方委员会的决议的综合报道。

  2月15日(28日)
  列宁的文章《关于召开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编者按语》发表在《前进报》第8号上,文章号召全体党员积极参加起草和准备代表大会的各项报告和决议的工作。在这一号《前进报》上还发表了列宁的短评《新火星派阵营内部情况》,揭露孟什维克一贯欺骗党的行为。
  写《致俄国国内各组织》,要求立即着手筹备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并通报代表大会的最重要的议程。

  2月15日和23日(2月28日和3月8日)之间
  写《当务之急》一文。由于对这篇文章的内容不满意,列宁起草这篇文章的修改提纲。后来列宁起草了一篇新的文章的提纲草稿,重新改写文章,题名为《新的任务和新的力量。

  2月18日(3月3日)以前
  致函在巴黎的M.B.斯托亚诺夫斯基,询问1905年1月18日《火星报》第84号报道孟什维克同印刷工人协会达成协议的一篇简讯的情况,请他告知,孟什维克在莫斯科是否有“秘密”组织。

  2月20日(3月5日)以前
  编制供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用的调查表。

  2月20日(3月5日)
  出席布尔什维克日内瓦俱乐部组织小组会议,听取亚·马·埃森(斯捷潘诺夫)关于在非无产阶级居民层(学生、士兵和农民)中工作情况的报告。在会上就筹备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三次代表大会问题作了三次发言。

  2月23日(3月8日)以前
  致函在彼得堡的谢·伊·古谢夫,告知听到消息说彼得堡的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有某种联合,建议彼得堡委员会不要相信孟什维克。

  2月下半月,不晚于23日(3月8日)
  在给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委员谢·伊·古谢夫的信中指出,马·尼·利亚多夫在对待中央委员会同意召开代表大会问题上抱乐观态度是危险的,对中央委员会不能相信。

  2月23日(3月8日)
  列宁的《新的任务和新的力量》一文发表在《前进报》第9号上。列宁在这篇文章里第一次提出了布尔什维克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中的战略口号——建立无产阶级和农民的革命民主专政。这一号报纸还发表了列宁的《解放派和新火星派,保皇派和吉伦特派》一文。

  2月24日(3月9日)以前
  起草《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三次代表大会的任务》报告的简要提纲。

  2月24日(3月9日)以后
  写《无休的托词》一文,评党总委员会拒绝召开第三次代表大会。这篇文章没有写完。

  2月26日(3月11日)
  复函在彼得堡的谢·伊·古谢夫,告知党总委员会2月23日(3月8日)作出反对召开第三次代表大会的决定,号召对孟什维克不要陷入幻想,要进行坚决的斗争。

  2月28日(3月13日)
  致函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彼得堡委员会,说《前进报》编辑部收到英国劳工代表委员会援助1月9日遇害工人家属、支援起义的捐款,请求将此次捐助情况通知党的所有工人组织,使它们能够协助合理地分配捐款。

  2月底—3月2日(15日)以前
  写《警察司司长洛普欣的报告书》小册子序言,这本小册子由弗·邦契-布鲁耶维奇和尼·列宁出版社出版。
  写《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民主派》一文。这篇文章发表在1905年3月2日(15日)《前进报》第10号上。

  2月底—3月5日(18日)以前
  在准备关于巴黎公社的报告时,摘录加·阿诺托《法国现代史。1871—1900》一书的要点,并起草《关于公社的演讲提纲》。

  2月
  起草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三次代表大会的工作和决议的总提纲,其中包括代表大会议程草案、各项决议目录以及除秘密决议以外的其他各项决议的提要;起草代表大会四项决议:关于孟什维克或新火星派的瓦解行为的决议、关于普列汉诺夫在党内危机中的行为的决议、关于新火星派的根本立场的决议和关于社会民主党内工人和知识分子的关系的决议。
  写《对党章中关于中央机关一项的修改》一文。

  不早于2月
  作关于他自己写的小册子《俄国社会民主党人的任务》(1902年第2版)的笔记,并写关于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对恐怖手段的态度的札记。

  2月—3月
  起草《起义的战斗协议和建立战斗委员会》一文提纲。

  2月—4月7日(20日)
  由于卡·考茨基在发表于1904—1905年《新时代》杂志第21期上的《农民和俄国革命》一文中错误地阐述了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观点,列宁研究马克思和恩格斯对土地问题和农民运动的看法。

  3月2日(15日)以前
  校阅阿·瓦·卢那察尔斯基(沃伊诺夫)的《警察制度的破产》一文,这篇文章在《前进报》第10号上发表。
  对通讯稿《在农民当中(一个社会民主党人的信)》进行编辑加工,这篇通讯稿在《前进报》第10号上发表。
  为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印发的传单写标题和引言,该传单在3月2日(15日)《前进报》第10号上转载。

  3月2日(15日)
  列宁的文章《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民主派》和《他们想骗谁?》在《前进报》第10号上发表。

  3月3日(16日)
  致函在彼得堡的谢·伊·古谢夫,告知由格·阿·加邦组织的各社会主义政党的代表会议延期举行,要求亚·亚·波格丹诺夫立即从俄国启程前往瑞士,解决布尔什维克参加这次代表会议的问题。

  3月4日(17日)
  就孟什维克发出的关于拒绝参加俄国各社会主义组织代表会议的信件写意见。后来,列宁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三次代表大会上关于同社会革命党缔结协定问题的发言中,提到这一意见。

  3月5日(18日)以前
  写便条给在彼得堡的弗·德·邦契-布鲁耶维奇,感谢他寄来大量稿件。

  3月5日(18日)
  在日内瓦俄国政治流亡者居住区的会议上作关于巴黎公社的报告。

  3月10日(23日)以前
  仔细研究准备武装起义的问题:钻研马克思和恩格斯关于革命和起义的论述,阅读军事专家的著作,全面考虑武装起义的技术问题和武装起义的组织问题。
  致函加·达·莱特伊仁,了解巴黎公社将军古·克吕泽列的传记材料,询问有关法国社会党代表大会的情况。
  撰写巴黎公社将军古·克吕泽列的传略,校订《克吕泽列将军回忆录》一书中一章的俄译文,为这一章写编辑部前言。这些材料以《论巷战(公社的一个将军的意见)》为题,在《前进报》第11号上发表。
  起草《无产阶级和农民》一文的提纲。

  3月10日(23日)
  致函英国劳工代表委员会书记,感谢寄来捐款,帮助1月9日遇害工人的家属。
  列宁的文章《无产阶级和农民》(社论)、《第一步》和《关于党纲的历史》在《前进报》第11号上发表。

  3月12日(25日)
  致函俄国社会民主工党敖德萨委员会,谈选派代表出席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问题,建议把委托书给予瓦·瓦·沃罗夫斯基和丹·伊·基里洛夫斯基-诺沃米尔斯基;询问是否吸收了工人参加委员会,强调这样做是绝对必要的,要求使《前进报》编辑部能直接同工人取得联系,建议扩大工人通讯员网。
  参加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和中央委员会建立的筹备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三次代表大会的组织委员会。

  3月上半月
  致函弗·弗·菲拉托夫,对他推迟作关于起义的技术准备问题的报告表示不满。

  3月16日(29日)以前
  编辑特维尔的一位工人关于对1月9日事件的反应的来信,该信在1905年3月16日(29日)《前进报》第12号上发表。

  3月16日(29日)
  列宁的《关于我们的土地纲领(给第三次代表大会的信)》一文在《前进报》第12号上发表。

  3月16日和17日(29日和30日)
  写《波拿巴分子的鬼把戏》一文,这篇文章在《前进报》第13号上发表。

  3月18日(31日)以后
  复函在叶卡捷琳诺斯拉夫的伊·伊·施瓦尔茨,建议由多数派选派代表参加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三次代表大会,或者致函代表大会,反对孟什维克把持的叶卡捷琳诺斯拉夫委员会并表示要求参加代表大会的工作。

  3月20日(4月2日)
  在俄国各社会主义组织代表会议开幕之前会见拉脱维亚社会民主工党代表弗·罗津,商谈对派出代表参加代表会议的某些组织应持何种态度。
  当选为敖德萨党组织出席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三次代表大会的代表。

  3月20日—21日(4月2日—3日)
  出席在日内瓦举行的俄国各社会主义组织代表会议。列宁看到会议是社会革命党手中的玩具,而且许多工人政党未被邀请参加会议,就退出了代表会议。

  3月22日(4月4日)
  复函谢·伊·古谢夫,建议他离开彼得堡到外省去,以免被捕,要他安排一些青年助手接替他,要求更加努力地筹备第三次代表大会和增加代表人数。

  3月23日(4月5日)以前
  对瓦·瓦·沃罗夫斯基的《自由派的原则和反动派的作风》一文进行编辑加工,这篇文章在《前进报》第13号上发表。
  起草《关于战争的短评》,这一文献是《欧洲资本和专制制度》一文的提纲。

  3月23日(4月5日)
  列宁的文章《欧洲资本和专制制度》(社论)、《第二步》和《社会民主党和临时革命政府》(前一部分)在《前进报》第13号上发表。
  致函在巴黎的彼·阿·克拉西科夫,说还不知道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三次代表大会开幕的准确时间,但要求克拉西科夫抓紧准备国外组织委员会向代表大会提出的报告。

  不早于3月23日(4月5日)
  列宁的《波拿巴分子的鬼把戏》一文印成单页传单。

  3月26日(4月8日)
  复函在敖德萨的奥·伊·维诺格拉多娃,谈关于在手工业者中间建立党的基层组织问题。

  3月30日(4月12日)以前
  写《无产阶级和农民的革命民主专政》和《嫁祸于人》两篇文章。

  3月30日(4月12日)
  列宁的文章《无产阶级和农民的革命民主专政》(社论)、《社会民主党和临时革命政府》(后一部分)、《法国和俄国的“行贿”之风》在《前进报》第14号上发表。

  3月底
  会见米·伊·瓦西里耶-尤任,向他询问彼得堡党内的情况和巴库的事件以及高加索的整个形势。
  写短信给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三次代表大会,要求给代表翻印50份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的规程和大会通过的决议、党章和党纲,以及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的会议日程草案和向代表大会提出的部分决议。
  与来到日内瓦的尼·瓦·多罗申科相识,多罗申科告诉列宁:从俄国来的一些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打算召开联席会议,以澄清和消除党内的分歧。列宁不赞成这一建议。列宁多次会见多罗申科,同他就革命所提出的实际问题交换意见。

  3月底—4月初
  写《告全党书》。

  3月底—4月7日(20日)以前
  会见布尔什维克叶卡捷琳诺斯拉夫委员会委员雅·纳·勃兰登堡斯基。

  3月
  多次会见为筹备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三次代表大会而从俄国来到日内瓦的普·伊·库利亚布科,向她询问俄国国内党的工作情况。

  3月—4月12日(25日)以前
  在日内瓦布尔什维克会议上作报告,谈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三次代表大会的筹备情况和代表大会的日程问题。

  3月—4月
  写《1789年式的革命还是1848年式的革命?》一文。
  会见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喀山委员会委员弗·维·阿多拉茨基,同他就党内事务问题交换意见。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