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 致卡·伯·拉狄克(3月13日)

399 致卡·伯·拉狄克(3月13日)

  致卡·伯·拉狄克  
  
  (3月13日)  
  
  亲爱的拉狄克:当您寄来明信片答应“明天”写信详谈时,我就想给您写信了。但是,一个“明天”过去了,又一个、又一个“明天”也过去了,仍然毫无消息!!  
  
  务请把那封瑞典的信寄还给我。关于这件事,我已经向您请求过两次了。难道您会把它丢失了?  
  
  尤利·博尔夏特怎么样?毫无消息吗?卡尔·埃尔德曼那本书[565]您还没有弄到吗?  
  
  您看到组织委员会机关报(《组织委员会通报》[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组织委员会国外书记处通报》。——编者注])第10号了吗?马尔丁诺夫写道,您因此没有驳斥格里姆的谎言!!!![566]  
  
  但是,马尔丁诺夫文章的全篇内容是多么愚蠢——这个傻瓜出色地帮了我们的忙。  
  
  我们给卡尔写了信。非常感谢您把他的健康情况告诉了我们。  
  
  我们两人向您和您的妻子致崇高的敬礼!  
  
  列宁  
  
  附言:请写几句话来!  
  
  原文是德文  
  
  译自《列宁文集》俄文版第37卷第54—55页

    
  【注释】
  [565]指卡·埃尔德曼的《英国和社会民主党》一书1917年柏林版。——562。  
  
  [566]指孟什维克报纸《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组织委员会国外书记处通报》第10号刊登的亚·马尔丁诺夫的《瑞士社会民主党内的保卫祖国问题》一文。  
  
  文章说,在大战期间,全瑞士议会社会民主党党团放弃了原先反对战争的决议,投票赞成军事拨款。对党团的这一行动,瑞士社会民主党内没有任何人提出抗议。“甚至在1914年转移到瑞士活动的极端激进派拉狄克同志,正如格里姆同志不久前在《新生活》杂志上所说的那样(对此,拉狄克也未加驳斥),考虑到瑞士的特殊条件,也在大战爆发的最初几个月赞同党团的这一步骤。”——56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