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1869年12月4日

马克思,1869年12月4日

  为了向你说清楚附上的阿普尔加思的信,我再作补充如下:

  在上次会议(他在会上表现很好)结束以后,他把我拉到一边,告诉我说:下院的一位著名议员写信给他说,上院的一位著名议员(利奇菲尔德勋爵!)委托他向阿普尔加思打听一下,他在巴塞尔是不是投票赞成完全废除私有制[185]?他的回答对于阿普尔加思的议会保护者同他的关系来说,将是决定性的。他(阿普尔加思)想给这些人以果断的回答,而我必须给他简略地写出“理由”,而且第二天要写好。当时我很忙,腋下还在疼,加上星期二晚上开完会以后,浓雾弥漫,伤风更厉害了。因此星期三我写信告诉阿普尔加思,我搞不出来了,但是我准备在他收到回复时帮助他。他有着英国人的执拗脾气,不同意这样,便写来了附上的信。这样一来,不管愿意不愿意,我不得不在昨天给他写了密密麻麻的八张纸,谈了土地所有制及其废除的必要性,他得花点时间咀嚼玩味一番。这个人很重要,因为他是议会两院正式承认的英国工联的代表。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2卷第392页

  {23}

  {第221—222页:马克思给阿普尔加思写了一封长信,谈消灭土地私有制。}

  {注意}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