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和平”口号 (1915年7—8月)

评“和平”口号 (1915年7—8月)

1915年6月27日,奥地利社会民主党人的中央机关报、维也纳的《工人报》引用了德国的政府报纸《北德总汇报》[225]上的一篇大有教益的声明。

声明涉及德国“社会民主”党最有名的(也是最卑鄙的)机会主义者之一克瓦尔克的文章。克瓦尔克说过这样一段话:“我们德国社会民主党人和我们的奥地利同 志们一再声明,我们完全愿意(同英法社会民主党人)建立联系,以便着手商谈媾和问题。德意志帝国政府知道这一点,而并没有给我们制造丝毫障碍。”

关于这段话,德国的一家民族主义自由派报纸(《民族自由党通讯》[226])写道,它们可以作两种解释。第一种解释:政府没有给社会民主党人的“国际政 治活动”制造障碍,是因为这些活动没有越出法制范围,“对于国家没有危险”。从“政治自由”的观点来看,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第二种解释:德国政府“对社会民主党的国际和平宣传至少是采取了默许的态度,它甚至认为这种宣传是为讨论媾和的可能性奠定初步基础的一种适当的手段”。

当然,这家民族主义自由派报纸认为第二种解释是不能成立的,而且政府的报纸也正式同意这家报纸的看法,它补充声明说:“政府同国际和平宣传毫无关系,它既没有委托社会民主党的也没有委托任何其他的中间人进行这种宣传。”

这不是一出发人深省的滑稽剧吗?谁会相信,禁止《前进报》谈论阶级斗争的德国政府,这个实施战时的严格措施禁止人民集会、对无产者进行真正的“军事奴 役”的政府,是由于自由主义而“没有给”克瓦尔克之流和休特古姆之流的先生们“制造障碍”呢?谁会相信,它不是经常同这些先生有联系呢?

说克瓦尔克无意中道出了真相(即和平宣传是德国社会民主党人遵照同他们的政府的直接或间接的约定而开展的),而政府“正式予以驳斥”正是为了掩盖真相,这样说不是千倍地更加近乎情理吗?

这对那些喜欢空谈的人是一个教训。那些人,象托洛茨基那样(见《我们的言论报》第105号),为和平口号辩护而反对我们,其理由之一就是说什么“所有左 派”“确实”在这一口号下联合起来了!!容克政府现在已经证明了我们的伯尔尼决议(《社会民主党人报》第40号)是正确的;这个决议指出,宣传和平而“不 同时号召群众采取革命行动”,那只能是“散布幻想”,“使无产阶级充当交战国秘密外交的玩物”[注:见本卷第168页。——编者注]。

这句话一字不差地得到了证实!

几年以后,外交史将会证明,机会主义者同政府之间确实有过关于空谈和平的直接或间接的约定,而且不只是在德国有过!外交界隐瞒这些事情,但是口袋里是藏不住锥子的。

当初左派开始在和平口号下联合起来,如果这是表示向沙文主义者抗议的第一步,就象愚昧无知的俄国工人在加邦请愿中向沙皇表示胆怯的抗议那样,那还可以加 以鼓励。但是,左派直到现在还局限于这一口号(提口号是有头脑的政治家的职责),所以他们也就是最糟糕的左派,所以他们的决议也就毫无“战斗性”,所以他 们也就是休特古姆之流、克瓦尔克之流、桑巴之流、海德门之流以及霞飞和兴登堡手中的玩物。

如果谁直到现在,当这个和平口号 (“不同时号召群众采取革命行动”的和平口号)已经被维也纳代表会议[227]、伯恩施坦加考茨基及其同伙和谢德曼之流(德国的“执行委员会”=中央委员 会)所糟蹋的时候,还不了解这一点,那他简直就是在不自觉地参加对人民进行社会沙文主义的欺骗。

载于1924年《无产阶级革命》杂志第5期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26卷第298—300页

【注释】

[225]《北德总汇报》(《Norddeutsche Allgemeine Zeitung》)是德国反动的大资产阶级的报纸(日报),1861年 起在柏林出版。该报一直是普鲁士政府和德意志帝国政府的半官方报纸。1918年改称《德意志总汇报》。——[310]。

[226]《民族自由党通讯》(《Nationalliberale Korrespondenz》)是德国民族自由党左翼的报纸,在柏林出版。——[310]。

[227]指德国和奥匈帝国社会民主党人于1915年4月在维也纳举行的代表会议。这次会议赞同德、奥社会民主党的领导为战争辩护的社会沙文主义立场,并且声称这同工人争取和平的斗争中的国际团结并不矛盾。——[312]。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