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士兵和水兵书 (1917年4月11日和14日〔24日和27日〕之间)

告士兵和水兵书 (1917年4月11日和14日〔24日和27日〕之间)

士兵同志们!水兵同志们!

资本家的各种报纸,从《言语报》到《俄罗斯意志报》,都对我和其他30位侨民取道德国回国一事发起了最无耻的造谣诽谤运动。

资本家的报纸都无耻地造谣,硬说或者暗示说,我们从德国政府那里得到了某些不可容许的或不寻常的恩惠,尽管我们认为这个政府同进行这场战争的一切资本家政府一样,也是万恶的强盗政府。

那些同沙皇时代的达官显贵有“关系”的富人们,譬如米留可夫之流的朋友、自由派教授柯瓦列夫斯基,通过俄国沙皇政府经常同德国政府进行谈判,以便交换德俄的俘虏。

为什么因进行反对沙皇的斗争而流亡国外的侨民,就没有权利撇开政府来进行关于交换俄国人和德国人的谈判呢?

为什么米留可夫之流的政府,不准和我们同行的、同德国政府签订了交换协定的瑞士社会党人弗里茨·普拉滕进入俄国呢?

政府制造谣言,说普拉滕是德国人的朋友。这是诽谤。普拉滕是工人的朋友,是各国资本家的敌人。

资本家制造谣言,说我们主张同德国单独媾和,说我们在斯德哥尔摩已经或者打算同那些站在本国政府方面的德国社会党人磋商。

这是造谣诽谤。我们同这样的社会党人根本没有磋商过,而且今后也不会同他们磋商。我们认为,帮助本国资本家进行这场罪恶战争的社会党人都是社会主义的叛徒。

只有象被德国强盗政府判处苦役的卡尔·李卜克内西那样起来反对本国资本家的社会党人,才是我们的朋友。

我们希望的不是同德国单独媾和,我们希望的是一切民族之间实现和平,希望的是各国的工人战胜各国的资本家。

俄国资本家象德国资本家诽谤李卜克内西那样地诬蔑诽谤我们。资本家造谣,说我们希望工人同士兵不和和敌对。

这是胡说!我们希望工人和士兵团结起来。我们想对工兵代表苏维埃的委员们说明,全部国家政权必须由这些苏维埃掌握。

资本家诽谤我们,他们已无耻到这种地步,甚至没有一家资产阶级报纸转载过《工兵代表苏维埃消息报》发表的我们所作的关于我们回国情况的报告和工兵执行委员会的决定。

每个工人和每个士兵都了解自己的工兵代表苏维埃。我们在回国的第二天就向这个苏维埃的执行委员会作了报告。这个报告登在《消息报》第32号上。[注:见本卷第119—121页。——编者注]为什么没有一张资本家报纸转载这个报告呢?

因为这些报纸在散布谣言和诽谤,它们害怕我们向执行委员会作的报告会揭穿骗子们的把戏。

为什么没有一家报纸登载执行委员会关于我们回国报告的决定,即发表在同一天《消息报》上的决定呢?

因为这个决定揭穿了资本家及其报纸的骗局,要求政府采取措施使侨民回国。

苏维埃的《消息报》发表了反对英国人拘留托洛茨基的抗议书,发表了祖拉博夫揭穿米留可夫的谎言的一封信[117],发表了马尔托夫一份同样内容的电报。

士兵们和水兵们!不要相信资本家的谎言和诽谤!要揭穿这些对《消息报》上发表的真实情况保持缄默的骗子!

载于1925年《列宁文集》俄文版第4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31卷第224—226页

【注释】

[117]指1917年4月7日(20日)发表的阿·格·祖拉博夫给帕·尼·米留可夫的公开信。临时政府外交部长米留可夫发表声明(刊载于4月6日 (19日)《言语报》第79号)说,他已采取一切措施使侨民无阻碍地回到俄国。祖拉博夫在公开信中引用米留可夫禁止俄国驻外使馆发给国际主义者回国证件的 事实,揭穿了他的谎言。——211。

本文关键词: 缺点 之间 两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