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国的政党和无产阶级的任务[113] (1917年4月上旬) 

俄国的政党和无产阶级的任务[113] (1917年4月上旬) 

再版序言

这本小册子是1917年4月初联合内阁还没有成立时写的。从那时起已经过了许 多时间,但是在以后的各个革命阶段里,无论在1917年5月6日产生的“联合内阁”时期,或在1917年6月(和7月)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人联合起来反 对布尔什维克的时期,或在科尔尼洛夫叛乱时期,以及在1917年十月革命和革命以后的时期,各主要政党的基本特点都表现了出来,并且得到了证实。

俄国革命的整个进程,证明小册子对各主要政党及其阶级基础的论述是正确的。目前西欧的革命发展表明,西欧各主要政党的基本关系也是这样。各国的社会沙文 主义者(口头上的社会主义者,实际上的沙文主义者)以及德国的考茨基分子和法国的龙格分子等等,都扮演着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人的角色。

尼·列宁

1918年10月22日于莫斯科

本文试把主要的问题放在前面,次要的问题放在后面,用问答方式说明俄国当前的政治形势和各个政党对它的估计。

问:(1)俄国的政党有哪几大类?

答:一、(比立宪民主党更右的)。比立宪民主党更右的政党和集团。

二、(立宪民主党)。立宪民主党(立宪民主党即人民自由党)以及同这个政党相近的集团。

三、(社会民主党和社会革命党)。社会民主党、社会革命党以及同它们相近的集团。

四、(“布尔什维克”)。一个应该叫作共产党的政党,现在它叫作“由中央委员会统一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通常叫作“布尔什维克”。

问:(2)这些政党代表哪些阶级?它们反映哪些阶级的观点?

答:一、(比立宪民主党更右的)。农奴主-地主,资产阶级(资本家)中最落后的阶层。

二、(立宪民主党)。整个资产阶级,即资本家阶级和资产阶级化的即变成了资本家的地主。

三、(社会民主党和社会革命党)。小业主,中小农民,小资产阶级以及一部分受资产阶级影响的工人。

四、(“布尔什维克”)。觉悟的无产者,雇佣工人以及跟随他们的贫苦农民(半无产者)。

问:(3)它们对社会主义的态度怎样?

答:一、(比立宪民主党更右的),二、(立宪民主党)。绝对仇视社会主义,因为它威胁资本家和地主的利润。

三、(社会民主党和社会革命党)。赞成社会主义,但认为考虑社会主义并立即采取实际步骤来实现社会主义为时尚早。

四、(“布尔什维克”)。赞成社会主义。认为工人等等代表苏维埃必须立即采取切实可行的步骤来实现社会主义。[注:关于这些步骤,见问20、22。]

问:(4)它们现在想建立什么样的国家制度?

答:一、(比立宪民主党更右的)。想建立立宪君主制,让官吏和警察拥有无限权力。

二、(立宪民主党)。想建立资产阶级议会制共和国,即在保留旧官吏和旧警察的情况下来巩固资本家的统治。

三、(社会民主党和社会革命党)。想建立为工农实行某些改良的资产阶级议会制共和国。

四、(“布尔什维克”)。想建立工兵农等等代表苏维埃共和国。废除常备军和警察而代之以普遍的人民武装;官吏不仅由选举产生,而且可以撤换,他们的薪金不超过熟练工人的工资。

问:(5)它们对罗曼诺夫王朝复辟的态度怎样?

答:一、(比立宪民主党更右的)。赞成,但是由于害怕人民,干得非常隐蔽、谨慎。

二、(立宪民主党)。古契柯夫之流有力量时,立宪民主党曾经赞成尼古拉的兄弟或儿子登基;而当人民显示出力量时,他们就持反对态度。

三、(社会民主党和社会革命党),四、(“布尔什维克”)。绝对反对以任何形式复辟君主制。

问:(6)它们对夺得政权的态度怎样?它们把什么叫作秩序,把什么叫作无政府状态?

答:一、(比立宪民主党更右的)。如果沙皇或英武的将军夺得政权,那么,这就是天命,就是秩序,此外都是无政府状态。

二、(立宪民主党)。如果资本家夺得政权,即使是用暴力夺得的,那也是秩序;如果夺得政权不利于资本家,那就是无政府状态。

三、(社会民主党和社会革命党)。如果工兵等等代表苏维埃单独掌握全部政权,那就有造成无政府状态的危险。暂时还是让资本家掌握政权,工兵代表苏维埃只掌握“联络委员会”。

四、(“布尔什维克”)。全部政权只应归工人、士兵、农民和雇农等等代表苏维埃。应当立刻把对千百万群众的宣传、鼓动和组织工作引向这一目的。[注:所谓无政府状态,就是否认任何国家政权,而工兵代表苏维埃也是国家政权。]

问:(7)是否应当支持临时政府?

答:一、(比立宪民主党更右的),二、(立宪民主党)。绝对应当支持,因为临时政府是目前唯一能保护资本家利益的政府。

三、(社会民主党和社会革命党)。应当支持,但是有条件:它必须履行同工兵代表苏维埃达成的协议并出席“联络委员会”的会议。

四、(“布尔什维克”)。不应当支持,让资本家去支持它好了。我们应当训练全体人民去实现工兵等等代表苏维埃单独掌握全部政权。

问:(8)赞成单一政权还是赞成两个政权?

答:一、(比立宪民主党更右的),二、(立宪民主党)。赞成资本家和地主的单一政权。

三、(社会民主党和社会革命党)。赞成两个政权:工兵代表苏维埃“监督”临时政府。考虑不掌握政权监督能否有效,是有害的。

四、(“布尔什维克”)。赞成自下而上遍及全国的工兵农等等代表苏维埃的单一政权。

问:(9)是否应当召开立宪会议?

答:一、(比立宪民主党更右的)。不应当召开,因为这会损害地主的利益。搞不好农民会在立宪会议上决定要夺回地主的全部土地。

二、(立宪民主党)。应当召开,但是不要规定日期。还得多多同法学教授们商量,因为第一,倍倍尔早就说过,法学家是世界上最反动的人物;第二,一切革命的经验教导我们,把人民自由的事业托付给教授,事业就会被葬送。

三、(社会民主党和社会革命党)。应当召开,而且要快些召开。应当规定日期,这一点我们在“联络委员会”里已经说过200次了,明天我们还要最后说201次。

四、(“布尔什维克”)。应当召开,而且要快些召开。但是保证它召开并且开得成功的条件只有一个:增加工兵农等等代表苏维埃的数量,加强它们的力量,组织和武装工人群众。这是唯一的保证。

问:(10)国家是否需要通常的那种警察和常备军?

答:一、(比立宪民主党更右的),二、(立宪民主党)。需要,绝对需要,因为这是资本家进行统治的唯一可靠的保障;象各国经验所教导我们的那样,在必要时,这样很容易使共和国回到君主国去。

三、(社会民主党和社会革命党)。一方面,也许不需要。另一方面,实行根本变革是否过早?不过我们要在“联络委员会”里谈一谈。

四、(“布尔什维克”)。绝对不需要。要立刻无条件地在各地建立普遍的人民武装,使人民同民兵、军队融合起来;资本家应当按照工人在民兵中执行勤务的天数付给工资。

问:(11)国家是否需要通常的那种官吏?

答:一、(比立宪民主党更右的),二、(立宪民主党)。绝对需要。十分之九的官吏应当是地主和资本家的子弟。他们应当仍旧是一伙事实上不能撤换的、享有特权的人物。

三、(社会民主党和社会革命党)。马上就提出巴黎公社在实践中提出的问题,未必适当。

四、(“布尔什维克”)。绝对不需要。一切官吏和任何代表,不仅要由选举产生,而且可以随时撤换。他们的薪金不得超过熟练工人的工资。要用全民的民兵及其分队来代替(逐步地)官吏。

问:(12)军官是否应当由士兵选举?

答:一、(比立宪民主党更右的),二、(立宪民主党)。不应当。这对地主和资本家是有害的。如果没有别的办法对付士兵,可以暂时答应他们实行这种改良,然后尽快地取消。

三、(社会民主党和社会革命党)。应当。

四、(“布尔什维克”)。不仅应当选举,而且军官和将领的每一个行动都应当受到专门选出的士兵代表的监督。

问:(13)士兵自动撤换长官是否有好处?

答:一、(比立宪民主党更右的)。二、(立宪民主党)。绝对有害。古契柯夫已经禁止这样做。他已经威胁说要使用暴力。应当支持古契柯夫。

三、(社会民主党和社会革命党)。有好处。但是还没有弄清楚,应当先撤换长官,然后找“联络委员会”呢,还是相反。

四、(“布尔什维克”)。从各方面来说都有好处,都有必要。士兵只听从选举出来的当权者,只尊重这样的当权者。

问:(14)赞成还是反对这次战争?

答:一、(比立宪民主党更右的),二、(立宪民主党)。绝对赞成,因为它给资本家带来空前多的利润,并且能靠离间工人、唆使工人自相残杀来巩固资本家的统治。我们要欺骗工人,把战争叫作防御的战争,说它的目的就是推翻威廉。

三、(社会民主党和社会革命党)。我们一般地反对帝国主义战争,但是我们甘愿受人欺骗,把支持古契柯夫—米留可夫之流的帝国主义政府所进行的帝国主义战争叫作“革命护国主义”。

四、(“布尔什维克”)。绝对反对一切帝国主义战争;反对一切进行帝国主义战争的资产阶级政府,其中包括我国临时政府;绝对反对俄国的“革命护国主义”。

问:(15)赞成还是反对沙皇同英法等国缔结的掠夺性国际条约(扼杀波斯,瓜分中国、土耳其、奥地利等国)?

答:一、(比立宪民主党更右的),二、(立宪民主党)。完全而且绝对赞成。同时决不能公布这些条约,因为一方面英、法帝国主义资本及其政府不容许这样做,另一方面俄国资本也不能把自己的肮脏勾当公之于众。

三、(社会民主党和社会革命党)。反对,但我们还是希望用“联络委员会”和多次群众“运动”来“影响”资本家政府。

四、(“布尔什维克”)。反对。全部任务就是要向群众说明:在这方面对资本家政府抱任何希望都是肯定要落空的,必须使政权转归无产阶级和贫苦农民。

问:(16)赞成还是反对兼并?

答:一、(比立宪民主党更右的),二、(立宪民主党)。要是德国资本家和他们的强盗领袖威廉实行兼并,那我们反对。要是英国资本家实行兼并,那我们不反 对,因为他们是“我们的”盟国。要是我们的资本家实行兼并,把沙皇奴役过的各个民族强迫留在俄国疆界内,那我们赞成,我们不把这叫作兼并。

三、(社会民主党和社会革命党)。反对兼并,但我们还是希望从资本家政府那里也能争取到放弃兼并的“诺言”。

四、(“布尔什维克”)。反对兼并。资本家政府放弃兼并的一切诺言完全是欺骗。要揭穿这种欺骗有一个方法,就是要求解放受本国的资本家压迫的民族。

问:(17)赞成还是反对“自由公债”?

答:一、(比立宪民主党更右的),二、(立宪民主党)。绝对赞成,因为它有利于进行帝国主义战争,即各资本家集团争夺世界霸权的战争。

三、(社会民主党和社会革命党)。赞成,因为“革命护国主义”的错误立场注定使我们公开背离国际主义。

四、(“布尔什维克”)。反对,因为目前的战争仍然是帝国主义战争,是资本家与资本家结成同盟,为了资本家的利益而进行的战争。

问:(18)赞成还是反对由各国资本家政府来表达人民的和平意志?

答:一、(比立宪民主党更右的),二、(立宪民主党)。赞成,因为法国共和派社会沙文主义者的经验再好不过地表明,用这种办法可以欺骗人民,因为嘴上怎 么讲都可以,而实际上干的是,我们从德国人那里抢来的东西(他们的殖民地)要抓住不放,但是这些德国强盗抢走的东西我们却一定要夺过来。

三、(社会民主党和社会革命党)。赞成,因为我们还没有丢掉小资产阶级对资本家的许多不切实际的希望。

四、(“布尔什维克”)。反对,因为觉悟的工人对资本家不抱任何希望,我们的任务是向群众说明,对他们抱希望是不切实际的。

问:(19)是否应当推翻一切君主?

答:一、(比立宪民主党更右的),二、(立宪民主党)。不应当,不应当推翻英国、意大利等等盟国的君主,只应当推翻德国、奥地利、土耳其、保加利亚等国的君主,因为战胜了他们,我们的利润就会增加十倍。

三、(社会民主党和社会革命党)。应当规定“顺序”,并且必须从推翻威廉开始;至于推翻各盟国的君主,则不妨等一等。

四、(“布尔什维克”)。革命是不能规定顺序的。只应当帮助真正的革命者,在一切国家里毫无例外地推翻一切君主。

问:(20)农民是否应当立刻夺取地主的全部土地?

答:一、(比立宪民主党更右的),二、(立宪民主党)。无论如何不应当。应当等到召开立宪会议。盛加略夫已经解释过:资本家夺取沙皇的政权,这是伟大而 光荣的革命,而农民夺取地主的土地,那是越轨行动。[注:见本卷第232页。——编者注]要成立调解委员会,委员中地主和农民人数对等,主席则由官吏充 当,就是说,还是由资本家和地主充当。

三、(社会民主党和社会革命党)。最好叫农民等到召开立宪会议。

四、(“布尔什维克”)。应当立刻夺取全部土地;通过农民代表苏维埃规定最严格的制度。粮食和肉类的生产应当增加——士兵的伙食应当改善。绝对不许损害牲畜、农具等等。

问:(21)是否可以只由农民代表苏维埃来处理土地和农村的一切事务?

答:一、(比立宪民主党更右的),二、(立宪民主党)。地主和资本家总是反对农民代表苏维埃单独掌握农村中的全部政权。但是如果已经没有办法摆脱这些苏维埃的话,那么当然就只好由它们来处理一切事务了,因为富农也就是资本家。

三、(社会民主党和社会革命党)。暂时不妨只由农民代表苏维埃来处理一切事务,虽然社会民主党人“原则上”并不否认农业雇佣工人单独建立组织的必要。

四、(“布尔什维克”)。不能只由一般的农民代表苏维埃来处理一切事务,因为富农就是资本家,他们总想欺侮或欺骗雇农、日工和贫苦农民。必须立即建立这几类农村居民的单独组织,或设在农民代表苏维埃内,或作为单独的农业工人代表苏维埃。

问:(22)人民是否应当把最大最强的资本家垄断组织,如银行、厂主辛迪加等等拿到自己手里?

答:一、(比立宪民主党更右的),二、(立宪民主党)。无论如何不应当,因为这会损害地主和资本家的利益。

三、(社会民主党和社会革命党)。一般地讲,我们赞成把这样的组织交给全体人民掌握,可是现在考虑和准备实现这一点为时尚早。

四、(“布尔什维克”)。应当立刻让工人代表苏维埃、银行职员代表苏维埃等等做好准备,以便着手采取切实可行的步骤,首先把所有银行合并为一个国家银行,然后由工人代表苏维埃对银行和辛迪加实行监督,最后把它们收归国有,就是说归全民所有。

问:(23)各国人民现在需要什么样的社会党国际,以争取和实现各国工人的兄弟般的联盟?

答:一、(比立宪民主党更右的),二、(立宪民主党)。一般说来,任何社会党国际对资本家和地主都是有害的和危险的,不过,要是德国的普列汉诺夫即谢德 曼能够同俄国的谢德曼即普列汉诺夫意见一致,达成协议,要是他们能够互相剖白社会主义的心迹,那我们资本家也许应当欢迎站在各自政府方面的这种社会党人的 这种国际。

三、(社会民主党和社会革命党)。需要一个把谢德曼之流、普列汉诺夫之流和“中派”(即动摇于社会沙文主义和国际主义之间的那些人)等等都联合在内的社会党国际。成分愈混杂,就愈“团结一致”:伟大的社会主义团结万岁!

四、(“布尔什维克”)。各国人民所需要的,只是那种把真正革命的工人(他们能够制止各民族间的可怕的和罪恶的大厮杀)联合起来的国际,这种国际才能把 人类从资本的枷锁下解放出来。只有象被囚禁在苦役监狱里的德国社会党人卡尔·李卜克内西这样的人(集团、政党等等),只有这些奋不顾身地反对本国政府、本 国资产阶级、本国社会沙文主义者、本国“中派”的人,才能够而且应当立刻组成各国人民所需要的国际。

问:(24)是否有必要鼓励交战国的士兵在前线联欢?

答:一、(比立宪民主党更右的),二、(立宪民主党)。没有必要。这有损于地主和资本家的利益,因为这会加速人类摆脱地主和资本家的压迫。

三、(社会民主党和社会革命党)。有必要。这是有益的。但是我们并不一致深信,这种鼓励联欢的工作应当立即在所有交战国里进行。

四、(“布尔什维克”)。有必要。这是有益的,必须的。绝对必须立即在一切交战国里鼓励交战双方的士兵举行联欢。

问:(25)侨民是否应当取道英国回俄国?[114]

答:一、(比立宪民主党更右的)和二、(立宪民主党)。绝对应当。英国拘留象托洛茨基这样的反战的知名国际主义者,我们资本家将会感到由衷的高兴,但是 为了避人耳目,我们将给英国资本家政府发一份合乎礼仪的电报,请他们费心告知,是否由于令人不快的误会而发生了拘留事件。

三、(社会民主党和社会革命党)。应当。如果英国拘留3人,我们就通过最强烈的抗议书,并把这一问题在“联络委员会”中提出。

四、(“布尔什维克”)。绝对不应当。英国一定会拘留反战的国际主义者或不准他们出境。无论是合乎礼仪的电报,还是措词严厉的抗议书,都不足以使英国资 本家感到害怕;他们是讲究实际的人。必须打倒英国资本家,我们坚信,从世界帝国主义战争中发展起来的世界工人革命一定会把他们打倒。

问:(26)侨民是否应当取道德国回俄国?

答:一、(比立宪民主党更右的)和二、(立宪民主党)。绝对不应当。因为,第一,这样他们固然可以非常安全和迅速地回到俄国。但是,第二,这样做是可耻 的、不道德的,有辱于真正俄罗斯人的心灵。如果那些富人,譬如自由派教授马克西姆·柯瓦列夫斯基,通过同显贵人物的关系并通过政府,即使是沙皇政府,来交 换俄德双方的拘留人员,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企图不通过政府,而通过中立国的左派社会党人来进行这种交换是极不道德的。

三、(社会民主党和社 会革命党)。甚至连拥护普列汉诺夫的捷依奇也不怀疑取道德国回国的社会党人是正直的人,用鼓吹大暴行来反对他们是绝对不容许的。但是,是否应当取道德国, 我们还没有决定。一方面,是不是先开展揭露米留可夫的“运动”,是不是先等一等,看看我们的老百姓愚昧到什么程度,看看他们对《俄罗斯意志报》关于大暴行 的鼓吹会相信到什么程度。另一方面,在英国拘留托洛茨基以及马尔托夫发出愤慨的电报以后,看来只好承认必须取道德国。

四、(“布尔什维 克”)。应当取道德国,但要遵守下列条件:(1)应由中立国的社会党人与帝国主义政府交涉并签订关于过境的议定书,以便把事情公开,让人们都知道,并且完 全经得起检查;(2)已经回国的人必须立即向既受到彼得格勒大多数士兵和工人信任又受到他们尊敬的工兵代表苏维埃执行委员会作出报告。

问:(27)什么颜色的旗帜符合各个政党的本性和实质?

答:一、(比立宪民主党更右的)。黑色,因为这是真正的黑帮。

二、(立宪民主党)。黄色,因为这是一些真心实意为资本效劳的工人的国际旗帜。

三、(社会民主党和社会革命党)。粉红色,因为他们的整个政策都是玫瑰露的政策。

四、(“布尔什维克”)。红色,因为这是全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旗帜。

这本小册子是在1917年4月初写的。现在,在1917年5月6日以后,在成立了“新的”联合政府以后,这本小册子是不是已经过时了?我的答复是:

没有,因为联络委员会实质上并没有消灭,只不过搬到另一间屋子,同部长先生们在一起了。切尔诺夫之流和策列铁里之流虽然搬进另一间屋子,但是他们的政策和他们的党的政策并没有改变。

正文载于1917年4月23、26、27日(5月6、9、10日)《浪潮报》第20、22、23号

再版序言载于1918年莫斯科共产党人出版社出版的尼·列宁《俄国的政党和无产阶级的任务》一书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31卷第191—206页

【注释】

[113]《俄国的政党和无产阶级的任务》这本小册子原来打算写成传单。当时立宪民主党人、社会革命党人和孟什维克广泛利用传单作宣传,在城市里到处张 贴,所以列宁认为应当在敌视布尔什维主义的各党的传单旁边张贴布尔什维克的传单,用问答的形式使群众了解各个党的性质和主张。但是列宁的这个设想因小册子 篇幅过长而未能实现。小册子最初发表在赫尔辛福斯的布尔什维克报纸《浪潮报》上。7月4日,由生活和知识出版社在彼得格勒出了单行本,印数5万册。由于七 月事变,小册子曾暂时存放在出版社仓库里,过了几天才在工人区销售。小册子很快售完,后又增印。1918年小册子在莫斯科再版,列宁为它写了序言。—— 189。

[114]由于有一批途中被英国政府扣押的国际主义者侨民于5月初回到俄国,还有250多名侨民(其中包括尔·马尔 托夫、阿·瓦·卢那察尔斯基、德·扎·曼努伊尔斯基)也取道德国回国,对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取道德国回国一事的诽谤性攻击暂时有所收敛。因此,问答(25) 和(26)没有收入《俄国的政党和无产阶级的任务》的单行本。——201。

本文关键词: 缺点 之间 两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