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宁全集第29卷年表

列宁全集第29卷年表

年表

(1917年3月—4月)

1917年

3月—4月

列宁侨居瑞士苏黎世。4月3日(16日)回国后,居住彼得格勒。

3月2日(15日)

获悉二月革命取得胜利,决定立即回国。

写信告诉克拉伦的伊·费·阿尔曼德关于二月革命胜利的消息,并随信寄去瑞士齐美尔瓦尔德左派的一份传单《戳穿保卫祖国的谎言》。信中说,俄国已处于社会主义革命的前夜。

3月2日或3日(15日或16日)

打电报告诉伯尔尼的格·叶·季诺维也夫关于二月革命胜利的消息,请他立即来苏黎世。

3月3日(16日)

写信给克里斯蒂安尼亚的亚·米·柯伦泰,指出二月革命的国际意义,以及二月革命后布尔什维克面临的任务和应采取的策略。

3月4日(17日)

写《1917年3月4日(17日)的提纲草稿》,并于当天将提纲寄往斯德哥尔摩和克里斯蒂安尼亚,指导即将启程回国的布尔什维克回国后如何开展工作。

写信告诉亚·米·柯伦泰,已起草一份关于当前主要任务和党的策略的提纲,提出立即组织群众,为工人代表苏维埃夺取政权作准备。

3月4日—22日(3月17日—4月4日)

阅读和摘录3月4日至22日(3月17日至4月4日)各家外国报刊有关俄国二月革命的报道。

3月5日(18日)

早晨抵达瑞士的拉绍德封。下午2时,在工人俱乐部用德语作关于巴黎公社和俄国革命发展前景的专题报告(《俄国革命会走巴黎公社的道路吗?》)。作报告前曾同当地的布尔什维克小组成员交谈。

3月6日(19日)

用法文写《给启程回俄国的布尔什维克的电报》。

3月6日(19日)以后

写信告诉日内瓦的维·阿·卡尔宾斯基,赞同尔·马尔托夫3月6日(19日)在俄国各党派中央机构的非正式会议上提出的计划:遣返被拘留在俄国的德国人和奥地利人,以取得德国方面对俄国政治流亡者假道德国回国的许可。

3月7日(20日)

开始为《真理报》撰写一组文章,总标题为《远方来信》。写《远方来信。第一封信。第一次革命的第一阶段》。

3月8日—9日(21日—22日)

写《远方来信。第二封信。新政府和无产阶级》。

3月9日(22日)

打电报告诉亚·米·柯伦泰,已给她寄去第一封和第二封《远方来信》。

写信给雅·斯·加涅茨基,请他查问一下委托亚·米·柯伦泰转交《真理报》的第一封和第二封《远方来信》的情况。如果柯伦泰离开克里斯蒂安尼亚之前没有收到这两封信,就请他将这两封信转寄给彼得格勒的弗·德·邦契-布鲁耶维奇。

3月10日(23日)

《给启程回俄国的布尔什维克的电报》在瑞典社会民主党左派刊物《政治报》第68号上发表。

3月10日—11日(23日—24日)

写《远方来信。第三封信。论无产阶级民兵》。

3月12日(25日)以前

写回信给阿·瓦·卢那察尔斯基,拒绝他提出的关于布尔什维克同前进派举行会议的建议。强调必须保持布尔什维克党思想上和组织上的独立。

不晚于3月12日(25日)

写《俄国革命和各国工人的任务》一文的提纲。

3月12日(25日)

写《远方来信。第四封信。如何实现和平?》和《俄国革命和各国工人的任务》一文。后者是为布尔什维克党中央起草的告国际无产阶级书(文章未写完)。

3月13日(26日)

《给启程回俄国的布尔什维克的电报》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俄国局会议和党的彼得堡委员会执行委员会扩大会议上宣读。

3月13日和16日(26日和29日)之间

鉴于德国各家报纸歪曲《给启程回俄国的布尔什维克的电报》,列宁用德文撰写《给〈民权报〉的声明》。

不晚于3月14日(27日)

写《俄国革命及其意义和任务》的报告提纲和要点。

3月14日(27日)

出席苏黎世民众文化馆举行的集会,向瑞士工人作题为《俄国革命及其意义和任务》的报告。

3月15日(28日)

打电报告诉斯德哥尔摩的雅·斯·加涅茨基,不同意他提出的通过柏林的德国社会民主党人使俄国政治流亡者回国计划;建议他争取从瑞士政府得到去哥本哈根的列车,或者谈妥以被拘留的德国人交换俄国政治流亡者。

3月中

写《告被俘同志书》,在伯尔尼印成传单,署名:《社会民主党人报》编辑部。

写《给瑞士工人的告别信》。告别信刊登在5月1日《青年国际》杂志第8期。

3月16日(29日)

《给〈民权报〉的声明》以《确证》为题发表在《民权报》第75号。

3月16日或17日(29日或30日)

列宁撰写《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在俄国革命中的任务》,由美·亨·勃朗斯基译成德文,发表在1917年3月31日和4月2日(公历)《民权报》第77号和第78号。

3月17日(30日)以前

写信给雅·斯·加涅茨基,提出俄国政治流亡者从瑞士取道英国回俄国的过境条件,要求英国政府同意在报上公布这些条件,作为切实履行这些条件的保证。

3月17日(30日)

撰写《共和派沙文主义者的诡计》一文,并将该文寄给雅·斯·加涅茨基。

接到斯德哥尔摩的雅·斯·加涅茨基的急电,加涅茨基传达了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俄国局要求列宁立即返回俄国的指示。

打电报告诉雅·斯·加涅茨基,不能采纳取道英国回国的计划,请他派人去彼得格勒,设法通过彼得格勒工人代表苏维埃遣返被拘留的德国人交换俄国政治流亡者。

出席各党派中央机构代表会议,会上旅居瑞士的俄国政治流亡者归国执行委员会委员谢·巴戈茨基报告同罗·格里姆谈判的进程。列宁说明为什么要取道德国回国。

写信给雅·斯·加涅茨基,详细研讨了俄国的政治形势以及党在革命中的任务和策略。坚决要求在彼得堡重印《社会民主党人报》、小册子《社会主义与战争》、《共产党人》杂志、《〈社会民主党人报〉文集》和自己的《几个要点》一文。

3月18日(31日)

把《共和派沙文主义者的诡计》一文寄给瑞士社会民主党左派机关报《民权报》编辑部和意大利社会党机关报《前进报》编辑部。

起草《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国外委员会的决定》。国外委员会通过决定。

打电报告诉伯尔尼的罗·格里姆,布尔什维克接受关于俄国政治流亡者取道德国回国的建议,请他立即同德国驻瑞士公使进行交涉,并告结果。

3月19日(4月1日)

打电报给斯德哥尔摩的雅·斯·加涅茨基,请拨给两三千克朗作政治流亡者回国的费用,并告诉他第一批约十人,拟于3月22日(4月4日)启程。

打电报给罗·格里姆,告诉他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已批准取道德国回国的计划,并决定立即着手组织工作。格里姆接到电报后打电话给列宁说,在未经俄国临时政府批准以前,他不能继续进行关于俄国政治流亡者取道德国回国的谈判。

3月20日(4月2日)

同瑞士左派社会党人开会,商讨俄国政治流亡者回国问题。与会者认为,罗·格里姆在对待俄国政治流亡者回国问题上态度暧昧,拖延谈判,决定不再让他充当谈判的中间人。

会后,列宁同瑞士社会民主党书记弗·普拉滕一起由苏黎世前往伯尔尼,向罗·格里姆转达会议的决定,并同普拉滕商妥,请他接替格里姆继续交涉。

3月20日或21日(4月2日或3日)

写信给布尔什维克苏黎世支部,随信寄去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国外委员会3月18日(31日)通过的关于俄国政治流亡者立即回国的决定。请他们把这个决定转给日内瓦的卡尔宾斯基夫妇,并把决定的内容通知洛桑的米·李·戈别尔曼。

3月20日和24日(4月2日和6日)之间

同前来苏黎世的阿·瓦·卢那察尔斯基就前进派分子随同第一批取道德国的俄国侨民一起回俄国事宜进行谈判。

领导国外布尔什维克小组代表同弗·柯恩和马·瓦列茨基(波兰社会党左派)以及亚·萨·马尔丁诺夫(孟什维克)就波兰政治流亡者和孟什维克随同第一批回国者一起取道德国回国事宜进行谈判。

3月21日(4月3日)

列宁在1914年9月至1917年4月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中央收支决算上标注:“党的现金账1.Ⅲ.1917”。

弗·普拉滕受列宁的委托,接替罗·格里姆继续同德国驻瑞士公使进行谈判。

3月21日和22日(4月3日和4日)

《远方来信。第一封信。第一次革命的第一阶段》在《真理报》第14号和第15号上发表(非全文)。

3月22日(4月4日)以前

列宁写信告诉伊·费·阿尔曼德,斯德哥尔摩寄来的路费已经收到,拟于3月22日(4月4日)启程回国。

收拾行装准备回国,处理了党的文件和个人的书籍信件等。

3月22日(4月4日)

弗·普拉滕把列宁拟定的关于俄国政治流亡者从德国过境回国的条件转告德国驻瑞士公使。

列宁写信告诉日内瓦的维·阿·卡尔宾斯基和索·瑙·拉维奇,弗·普拉滕已同意筹办俄国政治流亡者回国事宜,要写出一份关于取道德国回国的过境谈判议定 书,请普拉滕和保·莱维在议定书上签字。请他们就这一问题同昂·吉尔波谈一下,并弄清楚罗曼·罗兰能否参加签字。告诉他们法国的《小巴黎人报》的一则消 息:临时政府外交部长帕·尼·米留可夫威胁说,要把所有取道德国回国者交付法庭。

3月23日(4月5日)

打电报告诉雅·斯·加涅茨基,因孟什维克要求工人代表苏维埃批准取道德国回国计划,启程回国日期推迟,请他派人去彼得格勒同彼得格勒苏维埃商谈。

《共和派沙文主义者的诡计》一文在《民权报》第81号上发表。

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俄国局打电报给雅·斯·加涅茨基,要列宁火速回国。

维·阿·卡尔宾斯基写信告诉列宁,芬兰边境关卡盘查甚严,建议在瑞士报纸上发表一些文章,大谈所谓俄国政治流亡者不可能返回俄国的问题,以此迷惑关卡盘查。

3月23日—25日(4月5日—7日)

列宁阅读卡·考茨基《冰宫》一文并作摘录,该文发表在1917年3月30日《新时代》杂志第26期,论述了革命在俄国的发展及其对结束战争的意义。

3月24日(4月6日)

接到弗·普拉滕的通知:德国政府同意布尔什维克提出的条件让俄国政治流亡者取道德国回国。

同克鲁普斯卡娅前往伯尔尼。在伯尔尼打电报给日内瓦的昂·吉尔波,告诉他俄国政治流亡者将于3月25日(4月7日)中午启程回国,请他同罗曼·罗兰、沙·奈恩或厄·格拉贝一起来伯尔尼签署取道德国回国的过境谈判议定书。

雅·斯·加涅茨基和瓦·瓦·沃罗夫斯基电告列宁,党中央俄国局3月23日(4月5日)来电,请列宁尽早回国。

3月24日或25日(4月6日或7日)

列宁写信给苏黎世的莫·马·哈里东诺夫,请他找到苏黎世布尔什维克小组成员工人阿·林杰,并帮助林杰随同其他人一起回国。

3月25日(4月7日)

列宁在伯尔尼民众文化馆同法国、德国、瑞士和波兰的左派社会民主党人代表会商俄国政治流亡者取道德国回国事宜,向他们说明情况。与会代表弗·普拉滕、 保·莱维、斐·洛里欧、昂·吉尔波、美·勃朗斯基传阅了关于取道德国回国的过境谈判议定书,共同起草并签署了一项声明指出,俄国同志不仅有权而且应当利用 提供给他们的机会返回俄国。

电告雅·斯·加涅茨基:俄国政治流亡者一行二十人,定于3月26日(4月8日)启程回国,并请瑞典国际主义者代表 卡·林德哈根和弗·斯特勒姆务必届时在特雷勒堡相迎,另请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俄国局的代表在政治流亡者抵达芬兰时前往相见。随后又电告,启程日期 因故推迟一天。

3月26日(4月8日)以前

写第五封《远方来信》的要点。

3月26日(4月8日)

写《远方来信。第五封信。革命的无产阶级国家制度的任务》。没有写完。

在伯尔尼召集布尔什维克流亡者开会,讨论回国问题。会上宣读并通过列宁起草的《给瑞士工人的告别信》,宣读并一致确认关于俄国政治流亡者取道德国回国的过境谈判议定书。列宁同与会者一起在议定书上签字。

不晚于3月27日(4月9日)

把1916年9月用德文写的一篇关于裁军问题的文章交给《青年国际》编辑部。文章以《无产阶级革命的军事纲领》为题发表在1917年9月和10月《青年国际》第9期和第10期。

3月27日(4月9日)

同克鲁普斯卡娅一起离开伯尔尼去苏黎世。到苏黎世以后,同准备回国的同志举行筹备会议。列宁第一个在取道德国回国人员的具结书上签字。

下午3时10分,列宁夫妇同一批俄国政治流亡者一起离开苏黎世回国。

3月27日和30日(4月9日和12日)之间

列宁一行进入德国境内。在途中列宁研究有关无产阶级在俄国革命中的任务并草拟提纲。

3月30日(4月12日)

列宁一行抵达德国港口城市萨斯尼茨。复乘瑞典客轮赴特雷勒堡。

当天下午6时抵达特雷勒堡,受到雅·斯·加涅茨基和瑞典左派社会民主党人奥·格里姆伦德的欢迎。晚上乘车前往马尔默。

晚间出席左派社会民主党人在马尔默萨瓦饭店为俄国政治流亡者举行的晚宴,同他们进行了谈话。深夜乘火车离开马尔默前往斯德哥尔摩。

3月30日(4月12日)夜

赴斯德哥尔摩途中,列宁在列车上同雅·斯·加涅茨基等同志谈论俄国当前的工作,以及在斯德哥尔摩建立中央国外局的想法。

3月31日(4月13日)

列宁拒绝同登上列车的斯德哥尔摩各报记者谈话。他们仅得知将在斯德哥尔摩向报界和舆论界发表公报。

上午10时抵达斯德哥尔摩中央车站,受到瑞典左派社会民主党人代表(其中有斯德哥尔摩市长卡尔·林德哈根和议会议员弗·斯特勒姆)、侨居斯德哥尔摩的布尔什维克以及瑞典社会民主党的报纸《政治报》的代表的欢迎。抵达车站和前往雷吉纳旅馆途中的情况都拍成纪录片。

在车站上,列宁接见瑞典《政治报》记者,回答了提出的问题,并把关于这次回国情况的正式公报交给《政治报》发表,这份公报刊登在1917年4月14日《政治报》第85号头版,标题为《俄国革命者取道德国回国。集体公报》。

参加俄国政治流亡者同瑞典社会民主党左派领导人在雷吉纳旅馆举行的联席会议。列宁介绍了取道德国回国的情况。瑞典同志欢迎俄国革命者,并在法国、德国、 波兰和瑞士的国际主义者支持俄国同志回国的《声明》上签字。列宁致答词,感谢瑞典同志的盛情款待,并谈到了不久即将召开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代表大会和代表 大会的任务。

下午列宁阅读了许多党内文件,召集留在斯德哥尔摩的布尔什维克开会。会上成立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国外代表处(国外局),成员有瓦·沃罗夫斯基、雅·加涅茨基和卡·拉狄克。列宁对国外代表处的工作作了详细的指示。

列宁和弗·斯特勒姆以俄国和瑞典社会民主党人的名义打电报给坐牢的塞·霍格伦表示敬意和慰问。

列宁打电报给彼得格勒工兵代表苏维埃主席尼·谢·齐赫泽,请他采取有效措施,保证回国的政治流亡者入境不受阻滞。

得到俄国驻瑞典总领事馆发给的返回俄国的证件(第109号)。出席瑞典左派社会民主党人为俄国政治流亡者举行的午宴。

下午6时37分,列宁一行启程离斯德哥尔摩经芬兰赴彼得格勒。留在斯德哥尔摩的布尔什维克和瑞典舆论界代表百余人到车站送行。列车在《国际歌》和瑞典社会民主党人祝俄国革命胜利声中徐徐启动。

4月1日(14日)

在斯德哥尔摩到哈帕兰达的途中列宁打电报给日内瓦的维·阿·卡尔宾斯基,告诉他德国当局遵守了关于俄国政治流亡者取道德国回国的条件,请他公布《给瑞士工人的告别信》。

在列车上召集回国的政治流亡者开会,讨论如何应付瑞(典)俄边境上的盘查、彼得格勒临时政府特派员的查问以及弗·普拉滕入境等问题。会上决定,通过边境时,一切交涉由列宁和米·格·茨哈卡雅负责办理。

《答〈政治报〉记者》在《政治报》第85号上发表。

4月2日(15日)

列宁一行抵哈帕兰达,换乘马车前往瑞(典)俄边境,遭到边境的协约国军英国军官的搜查。

下午6时许抵达托尔尼奥后,列宁打电报给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俄国局,报告瑞士社会民主党书记弗·普拉滕在边境受阻,恳请尽快办理入境证。

晚上,离托尔尼奥赴彼得格勒。

《在与瑞典社会民主党左派举行的会议上的讲话》、《答瑞典社会民主党左派代表弗·斯特勒姆》、《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在俄国革命中的任务》(有删节,发表 时的标题是《列宁论俄国革命。要各国人民之间直接的和平谈判,不要政府之间的谈判》)在《政治报》第86号上发表。

4月3日(16日)

列宁写《四月提纲初稿》。

在托尔尼奥到彼得格勒途中,列宁同车厢里的士兵交谈,并仔细倾听他们反对继续战争的意见。

晚9时抵达别洛奥斯特罗夫车站。党中央俄国局委员、彼得堡委员会委员率彼得格勒工人代表团及《真理报》编辑部代表到车站迎接列宁等回国同志,并陪同前往彼得格勒。列宁在车站作了简短讲话。

晚11时许抵达彼得格勒芬兰车站,受到彼得堡委员会代表团、彼得格勒苏维埃代表团、《真理报》编辑部代表团的热烈欢迎。在月台列宁检阅了仪仗队。成千上 万的工人、士兵和水兵汇集在车站广场热烈欢呼。列宁站在装甲车上向欢迎群众发表演说,他向俄国革命无产阶级和革命军队致敬,号召他们为社会主义革命进行斗 争。列宁在成千上万的工人、士兵和水兵的簇拥下乘装甲车进入彼得格勒市区。

当晚抵达党中央委员会和彼得堡委员会所在地克舍辛斯卡娅公馆,出席彼得格勒的党的工作者为列宁一行组织的欢迎会。列宁站在阳台上向欢迎群众发表演讲。

4月4日(17日)

清晨离克舍辛斯卡娅公馆前往姐姐安娜家探望。

早上在弗·德·邦奇-布鲁耶维奇家里召开了布尔什维克党领导人会议。

中午12时左右赴塔夫利达宫。在出席全俄工兵代表苏维埃会议的布尔什维克代表的会议上作关于革命无产阶级的任务的报告,逐条详细阐述了自己的提纲。这一提纲就是著名的《四月提纲》。

出席布尔什维克苏维埃代表和孟什维克苏维埃代表联席会议,再次作关于革命无产阶级的任务的报告,宣读并阐述《四月提纲》。报告之后,把《四月提纲》文本 交给伊·格·策列铁里。由于孟什维克试图把一个所谓的统一代表大会的计划强加给布尔什维克,列宁同与会的布尔什维克一起退出会场。

列宁受同行的全体政治流亡者的委托,给彼得格勒苏维埃执行委员会写了一份报告《我们是怎样回来的》。

晚8时,前往塔夫利达宫出席彼得格勒苏维埃执行委员会会议,参加讨论俄国政治流亡者取道德国回国问题。会议决定在报刊上公布列宁关于取道德国回国的情况报告。会上,列宁当选为彼得格勒工兵代表苏维埃执行委员会委员。

列宁曾前往沃尔科沃墓地为母亲和妹妹扫墓。

4月4日和5日(17日和18日)

写《论无产阶级在这次革命中的任务》一文,著名的《四月提纲》就在这篇文章中。文章发表在4月7日《真理报》第26号。

4月4日或5日(17日或18日)

开始主编布尔什维克党中央机关报《真理报》。

4月4日和12日(17日和25日)之间

写《为论证四月提纲写的要点》。

4月4日(17日)以后

撰写《俄国的政党和无产阶级的任务》小册子。

4月5日(18日)

出席在塔夫利达宫举行的全俄工兵代表苏维埃布尔什维克代表的会议,会议讨论了《四月提纲》。

写《两个世界》一文,揭露和驳斥资产阶级报刊在政治流亡者取道德国回国问题上对布尔什维克党的无耻诽谤。

《我们是怎样回来的》(报告)和4月3日(16日)列宁在芬兰车站广场向工人、士兵和水兵发表的演说(报道)在《真理报》第24号和《彼得格勒工兵代表苏维埃消息报》第32号上发表。

写信给彼得格勒工兵代表苏维埃执行委员会委员亚·加·施略普尼科夫,请他支付政治流亡者从瑞士返回俄国的费用。

编辑《真理报》第25号。

4月6日(19日)

出席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会议,讨论《四月提纲》。列宁批评了列·波·加米涅夫和亚·加·施略普尼柯夫在关于俄国革命的性质和前途以及党的任务的问题上所持的机会主义立场。

编辑《真理报》第26号。

《两个世界》一文在《真理报》第25号上发表。

4月7日(20日)

《论无产阶级在这次革命中的任务》在《真理报》第26号上发表。

编辑《真理报》第27号。

4月8日(21日)

列宁写《论两个政权》一文。

编辑《真理报》第28号。

《路易·勃朗主义》一文在《真理报》第27号上发表。

4月8日和13日(21日和26日)之间

撰写《论策略书》(小册子)。

4月9日(22日)

《论两个政权》一文在《真理报》第28号上发表。

4月9日和10日(22日和23日)

列宁编辑《真理报》第29号。

4月9日或16日(22日或29日)

出席布尔什维克在女子医学院举行的集会,作关于目前形势和《真理报》编辑部工作方针的报告。

不晚于4月10日(23日)

拟提纲并写《无产阶级在我国革命中的任务(无产阶级政党的行动纲领草案)》小册子。

4月10日(23日)

出席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会议,讨论《真理报》编辑部问题和党内争论等问题。会上,列宁批评列·波·加米涅夫,捍卫《四月提纲》的基本论点。

小册子《无产阶级在我国革命中的任务》完稿。

出席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彼得堡委员会组织的伊兹迈洛夫团和第二近卫军炮兵旅士兵群众大会,发表讲话,谈革命的国家制度。

4月上旬

撰写小册子《俄国的政党和无产阶级的任务》。小册子全文最初发表在《浪潮报》第20、22和23号。1917年7月在彼得格勒出单行本。

4月11日(24日)

写《资本家的无耻谎言》一文,驳斥交通部长尼·维·涅克拉索夫的诬蔑。

为彼得格勒工兵代表苏维埃布尔什维克党团拟定关于第四次“自由公债”的决议草案,提交工兵代表苏维埃全体会议讨论。

出席彼得格勒工兵代表苏维埃布尔什维克党团会议,讨论对待第四次“自由公债”的态度问题。列宁提出的决议草案同亚·米·柯伦泰为首的委员会提出的决议草案合并为一个决议案,经讨论通过。

编辑《真理报》第30号。

4月11日或12日(24日或25日)

撰写《战争和临时政府》、《踩着〈俄罗斯意志报〉的脚印走》两篇文章。

4月11日和14日(24日和27日)之间

就资产阶级报纸对俄国政治流亡者取道德国回国一事造谣诽谤写《告士兵和水兵书》。

4月12日(25日)

写信给党中央国外代表处代表雅·斯·加涅茨基和卡·伯·拉狄克,告诉他们即将在4月22日(5月5日)召开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第七次全国代表会议,并向他们介绍国内形势。

编辑《真理报》第31号。

列宁4月11日(24日)在伊兹迈洛夫团士兵群众大会上发表的讲话和《资本家的无耻谎言》在《真理报》第30号上发表。

4月13日(26日)

就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报纸加紧诽谤布尔什维克一事,召集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彼得堡委员会军事组织负责人和党中央委员会。会上,列宁听取了关于彼得格勒卫戍部队情况的报告,指示与会者在广大士兵中开展工作。

撰写《说谎同盟》、《重要的揭露》和《银行和部长》三篇文章。

编辑《真理报》第32号。

《战争和临时政府》和《踩着〈俄罗斯意志报〉的脚印走》两篇文章在《真理报》第31号上发表。

4月13日或14日(26日或27日)

写《反对大暴行制造者。告彼得格勒工人、士兵和全体居民书》。

4月13日(26日)以后

《论策略书》小册子(附《四月提纲》)在彼得格勒出版。

4月14日(27日)以前

列宁同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彼得堡委员会水兵宣传员就革命发展问题进行交谈。

不晚于4月14日(27日)

筹备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彼得格勒市第一次代表会议,起草关于对临时政府的态度的决议和关于战争的决议。

4月14日—22日(4月27日—5月5日)

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彼得格勒市第一次代表会议在克舍辛斯卡娅公馆举行。列宁主持大会的工作。

4月14日(27日)

出席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彼得格勒市第一次代表会议第一次会议,当选为大会名誉主席。会上,列宁作关于目前形势和对临时政府的态度的报告及总结发言。

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彼得堡委员会鼓动部召开的喀琅施塔得水兵宣传员会议上,听取在士兵中开展工作的情况汇报,建议他们会同彼得格勒卫戍部队几个步兵团于4月16日(29日)举行一次抗议资产阶级诽谤攻击布尔什维克和《真理报》的示威游行。

撰写《诽谤者大合唱中的正直呼声》、《公民们!应当懂得各国资本家采取的手法是什么!》和《是地主和农民的“自愿协议”吗?》三篇文章。

编辑《真理报》第33号。

《说谎同盟》、《重要的揭露》和《银行和部长》三篇文章在《真理报》第32号上发表。

4月14日和20日(4月27日和5月3日)之间

写《论无产阶级民兵》一文。

4月14日和22日(4月27日和5月5日)之间

写《盛加略夫的建议或命令和一个地方工兵代表苏维埃的建议》一文。

4月15日(28日)以前

写《士兵和土地》一文。

4月15日(28日)

出席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彼得格勒市第一次代表会议第二次会议。在讨论中,列宁两次发言,捍卫自己起草的关于对临时政府的态度的决议案。会议通过列宁起草的《关于对临时政府的态度的决议》草案。

出席在米哈伊洛夫练马场举行的装甲营士兵大会,并发表演说,揭露临时政府的帝国主义政策。

撰写《农民代表大会》和《关于侨民回国》两篇文章。

编辑《真理报》第34号。

《公民们!应当懂得各国资本家采取的手法是什么!》、《诽谤者大合唱中的正直呼声》、《是地主和农民的“自愿协议”吗?》三篇文章和《反对大暴行制造者。告彼得格勒工人、士兵和全体居民书》在《真理报》第33号上发表。

《士兵和土地》一文在彼得格勒《士兵真理报》创刊号上发表。

4月16日(29日)

彼得格勒的工人、士兵和水兵举行示威游行,抗议资产阶级报纸诽谤攻击布尔什维克。示威游行群众汇集在克舍辛斯卡娅公馆前。列宁站在阳台上向他们发表演说。

修改《关于战争的决议草案》,并将草案提请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彼得格勒市第一次代表会议选出的委员会讨论。

《农民代表大会》和《关于侨民回国》两篇文章在《真理报》第34号上发表。

4月16日和17日(29日和30日)

列宁编辑《真理报》第35号。

4月17日(30日)

写《我们的观点。答士兵代表苏维埃执行委员会的决议》一文。

出席塔夫利达宫彼得格勒工兵代表苏维埃士兵部的会议。在会上,批评士兵代表苏维埃执行委员会通过严重歪曲布尔什维克党在土地问题上、国家制度问题上和战争问题上的决议。发言后,列宁回答了士兵们提出的许多问题。

4月18日(5月1日)

参加“五一”国际劳动节庆祝活动。上午,参加维堡区工人群众的游行。下午,在马尔斯校场和皇宫广场,代表布尔什维克党中央向游行群众发表讲话,阐明“五 一”节的意义和俄国革命的任务。晚上,参加奥赫塔火药厂“五一”节庆祝会,向工人、士兵和水兵发表演说。到会的约五千人。

《我们的观点。答士兵代表苏维埃执行委员会的决议》一文和《关于对临时政府的态度的决议》(列宁起草、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彼得格勒市第一次代表会议通过)在《真理报》第35号上发表。

列宁4月15日(28日)在米哈伊洛夫练马场举行的装甲营士兵大会上的演说(报道)在彼得格勒《士兵真理报》第2号上发表。

列宁4月17日(30日)在彼得格勒工兵代表苏维埃士兵部会议上对士兵代表苏维埃执行委员会的决议的发言(报道)和对问题的回答在《统一报》第17号上发表。

《给瑞士工人的告别信》在《青年国际》第8期上发表,并印成传单在瑞士各城市向参加“五一”节示威游行的群众散发。

4月18日和19日(5月1日和2日)

列宁编辑《真理报》第36号。

4月19日(5月2日)

出席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中央委员会会议。会议宣读芬兰社会民主党请求在反对临时政府、争取芬兰自治的斗争中给予支援的呼吁书。在议论中,列宁三次发言,建议通过关于大力支援芬兰社会民主党的斗争的决议。

写《破产了吧?》一文。

4月20日(5月3日)

起草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中央委员会关于临时政府1917年4月18日(5月1日)致各盟国政府的照会引起的危机的决议草案。

写《告各交战国士兵书》。

参加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中央委员会紧急会议,讨论由于临时政府4月18日(5月1日)照会各盟国引起的政治危机问题。会议通过列宁起草的关于这个问题的决议草案和《告各交战国士兵书》。

出席彼得格勒工兵代表苏维埃紧急会议,讨论临时政府4月18日(5月1日)致各盟国政府的照会。尼·谢·齐赫泽提议停止讨论照会,布尔什维克代表反对,坚决要求继续讨论,并提议选举列宁为主席。

撰写《临时政府的照会》、《一个根本问题(转到资产阶级方面去的社会党人是怎样谈论的)》、《用圣像对付大炮,用空谈对付资本》三篇文章。

编辑《真理报》第37号。

《他们是怎样听任资本家摆布的》、《论无产阶级民兵》和《破产了吧?》三篇文章在《真理报》第36号上发表。

4月21日(5月4日)

列宁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中央委员会会议起草关于党在临时政府1917年4月18日(5月1日)致各盟国政府的照会引起的政治危机而产生的任务的决议草案。

出席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中央委员会会议,讨论当前的政治局势问题。会议通过列宁起草的关于党在临时政府1917年4月18日(5月1日)致各盟国政府照会引起的政治危机而产生的任务的决议草案。

撰写《是资本家不理智还是社会民主党欠聪明?》和《真诚的护国主义的内容表露出来了》两篇文章。

编辑《真理报》第38号。

《临时政府的照会》、《一个根本问题(转到资产阶级方面去的社会党人是怎样谈论的》、《用圣像对付大炮,用空谈对付资本》、《维·切尔诺夫公民的逻 辑》、《普列汉诺夫先生的未能得逞的脱身计》五篇文章以及《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中央委员会关于临时政府1917年4月18日(5月1日)的照会引起的 危机的决议》和《告各交战国士兵书》在《真理报》第37号上发表。

4月22日(5月5日)以前

起草《关于对社会革命党、社会民主党(孟什维克)、一批所谓“无派别”社会民主党人以及诸如此类的政治流派的态度的决议草案》和《关于市政选举的决议》。

4月22日(5月5日)

起草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中央委员会关于四月政治危机的结局的决议草案。

上午,出席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中央委员会会议,会议讨论并通过列宁起草的关于四月政治危机的结局的决议草案。

出席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彼得格勒市第一次代表会议第四次(闭幕)会议。会议讨论市政选举问题和对小资产阶级政党的态度问题。会议讨论并通过列宁起草 的《关于市政选举的决议》和《关于对社会革命党、社会民主党(孟什维克)、一批所谓“无派别”社会民主党人以及诸如此类的政治流派的态度的决议》两项草 案。会议结束前,列宁提出关于战争的决议草案,发表讲话,并建议将此草案作为提交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第七次全国代表会议的决议草案的基础。

撰写《请同志们注意!》、《清楚的问题是怎样弄糊涂的?》、《资本家怎样理解“耻辱”和无产者怎样理解“耻辱”》、《部长的报纸鼓吹大暴行》和《危机的教训》等五篇文章。

编辑《真理报》第39号。

《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中央委员会1917年4月21日(5月4日)通过的决议》以及《是资本家不理智还是社会民主党欠聪明?》、《真诚的护国主义的内容表露出来了》、《盛加略夫的建议或命令和一个地方工兵代表苏维埃的建议》等文章在《真理报》第38号上发表。

4月23日(5月6日)

列宁出席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第七次全国代表会议(四月代表会议)预备会议,发表关于四月危机的讲话。

在《真理报》编辑部接见芬兰社会民主党《工人日报》记者爱·托尔尼艾年,发表关于对苏维埃的态度、关于召开立宪会议等问题的谈话。

《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中央委员会1917年4月22日(5月5日)上午通过的决议》、《请同志们注意!》、《危机的教训》、《资本家怎样理解“耻 辱”和无产者怎样理解“耻辱”》、《部长的报纸鼓吹大暴行》以及《清楚的问题是怎样弄糊涂的?》等文章在《真理报》第39号上发表。

4月23日和24日(5月6日和7日)

列宁编辑《真理报》第40号。

4月24日(5月7日)以前

筹备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第七次全国代表会议(四月代表会议),起草《关于目前形势的决议》和《关于土地问题的决议》两项草案以及《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党纲修改草案初稿》。

4月24日—29日(5月7日—12日)

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第七次全国代表会议(四月代表会议)在女子医学院召开。列宁主持大会工作。

4月24日(5月7日)

上午10时,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第七次全国代表会议(四月代表会议)开幕,列宁致简短开幕词。

列宁被选入大会主席团。

在代表会议第一次(上午)会议上列宁作关于目前形势的报告。随后向会议提出关于对临时政府的态度的决议草案和关于战争的决议草案。

在代表会议第二次(下午)会议上列宁作关于目前形势的报告的总结发言,尖锐地批评了列·波·加米涅夫和阿·伊·李可夫的错误立场。

列宁被选入代表会议决议起草委员会。

4月25日(5月8日)

在代表会议第三次(下午)会议上列宁发表关于召开国际社会党代表会议的方案的讲话。

会上,列宁被选入宣言草案起草委员会。该委员会讨论通过列宁起草的《关于伯格比尔的建议的决议》草案,交代表会议讨论批准。

在代表会议第四次(下午)会议上列宁作关于对工兵代表苏维埃的态度的讲话。

出席“火星”工人政治俱乐部开幕式,并致贺词,指出彼得格勒工人在夺取二月革命的胜利中起了决定作用。

编辑《真理报》第41号。

《愚蠢的幸灾乐祸》一文以及列宁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彼得格勒市第一次代表会议上作的关于目前形势和关于对临时政府的态度的报告和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第七次全国代表会议(四月代表会议)上作的关于目前形势的报告(报道)在《真理报》第40号上发表。

列宁4月23日(5月6日)接见芬兰社会民主党《工人日报》记者爱·托尔尼艾年时的谈话在《工人日报》第122号上发表。

4月25日—26日(5月8日—9日)

写《关于苏维埃的决议的提纲草稿》、《关于工兵代表苏维埃的决议》(定稿)。

4月26日(5月9日)以前

为出版论文集(收入1914—1917年在国外刊物上发表的文章)做准备工作(1917年因故未能出版)。

4月26日(5月9日)

出席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第七次全国代表会议(四月代表会议)第五次(上午)会议,听取各地代表的报告。

为《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通俗的论述)》一书写序言。

编辑《真理报》第42号。

列宁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第七次全国代表会议(四月代表会议)上作的关于召开国际社会党代表会议的方案的讲话(报道)和《关于伯格比尔的建议的决议》(列宁起草、经代表会议通过)在《真理报》第41号上发表。

4月26日—27日(5月9日—10日)

参加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第七次全国代表会议(四月代表会议)决议起草委员会的工作,修改《关于战争的决议》草案。

4月27日(5月10日)以前

起草《关于联合国际主义者反对小资产阶级护国主义联盟的决议》和《关于民族问题的决议》两项草案。

4月27日(5月10日)

在代表会议第六次(下午)会议上列宁代表决议起草委员会发言,说明关于战争的决议的基本论点。在讨论这个决议案时,列宁三次发言,就各种修正案提出反驳意见。

会议通过《关于战争的决议》和《关于对临时政府的态度的决议》。

编辑《真理报》第43号。

列宁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第七次全国代表会议(四月代表会议)上作的关于对工兵代表苏维埃的态度的发言(报道)和《关于对临时政府的态度的决议》(列宁起草、经代表会议通过)在《真理报》第42号上发表。

4月27日和28日(5月10日和11日)

参加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第七次全国代表会议(四月代表会议)的土地问题小组、党纲修改小组以及其他小组的工作,向党纲修改小组提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党纲修改草案初稿》。

不晚于4月28日(5月11日)

起草《关于修改党纲的决议》。

4月28日(5月11日)

在代表会议第七次(下午)会议上列宁作关于土地问题的报告和关于修改党纲问题的报告。列宁向大会提出经土地问题小组和党纲修改小组同意的两项决议草案,由大会讨论通过。

编辑《真理报》第44号。

《联欢的意义》、《临时政府的反革命措施会造成什么结果》和《十分拙劣的谎言》三篇文章在《真理报》第43号上发表。

不晚于4月29日(5月12日)

代表会议决议起草委员会讨论通过列宁起草的《关于民族问题的决议》草案。

列宁写信给前线代表大会主席团,感谢他们的邀请,告诉他们因主持党的代表会议不能出席他们的大会。

4月29日(5月12日)

代表会议第八次(上午)会议讨论通过列宁起草的《关于联合国际主义者反对小资产阶级护国主义联盟的决议》和《关于工兵代表苏维埃的决议》。

列宁出席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第七次全国代表会议(四月代表会议)第九次(下午)会议,就党中央委员会组成等问题发言。

会议选举列宁为党中央委员。

列宁发表关于民族问题的讲话。会议通过列宁起草的《关于民族问题的决议》。休会。

午夜1时复会。列宁就国际的现状和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的任务问题以及为维护关于目前形势的决议发表讲话。会议通过相应的决议。

最后,列宁致闭幕词。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第七次全国代表会议(四月代表会议)闭幕。

编辑《真理报》第45号。

《社会沙文主义者和国际主义者》、《伊·格·策列铁里和阶级斗争》、《惊慌不安》三篇文章,以及列宁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第七次全国代表会议(四月 代表会议)上为维护关于战争的决议而发表的讲话(报道)和《关于战争的决议》(列宁起草、经代表会议讨论通过)在《真理报》第44号上发表。

4月29日和5月3日(5月12日和16日)之间

列宁为发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第七次全国代表会议(四月代表会议)决议做准备工作,写《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第七次全国代表会议(四月代表会议)决议的引言》。

4月30日(5月13日)

列宁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第七次全国代表会议(四月代表会议)上作的关于修改党纲问题的报告和关于土地问题的报告(报道)以及《关于土地问题的决议》(列宁起草、经代表会议讨论通过)在《真理报》第45号上发表。

4月30日和5月1日(5月13日和14日)

写《芬兰和俄国》一文,批评孟什维克党组织委员会不支持芬兰劳动人民反对临时政府、争取芬兰自治的斗争。

编辑《真理报》第46号。

4月

参观俄罗斯科学院图书馆手稿部,了解那里收藏的布尔什维克秘密文献。

在《真理报》编辑部会见印刷工会中央委员会主席H.H.尼古拉耶夫、主席团委员A.萨哈罗夫,商谈如何按时出版《真理报》和如何在印刷工会中开展党的工作问题。

同亚·米·柯伦泰谈话,就如何开展妇女工作问题交换意见。

【参考文献】

本文关键词: 缺点 之间 两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