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致维·巴·诺根 1901年1月24日

40.致维·巴·诺根 1901年1月24日

亲爱的同志:

收到了您那封谈到护照的信,我已经给我的朋友(此地的)去信了,在这方面, 我也许能从他那里得到帮助,现在我正在等他的回信。我想,外国护照(进入俄国国境用)可以得到(保加利亚的或德国的),至于俄国护照,即使只是一份没有填 写的空白护照本,也不能指望。当然,也许可以弄到,不过我还是劝您马上想办法去弄张外国护照,否则就有两头落空的危险。俄国护照如果能够弄到,那也等到了 俄国再解决较好。

如果在注中不提《工人旗帜报》,您能不能想出其他的说法呢?譬如说从(通过)一位1897年在圣彼得堡工作 的《工人旗帜报》的成员那里得到,或者类似的说法。我认为,最好还是说明一下这篇文章是从谁那里得到的,当然,如果您有不同的意见,我们在发表文章时也可 以根本不提文章是从谁那里得到的。  有人把那位(在一个相当偏僻的省份)建议出版考茨基著作译本的彼得堡人的姓告诉我了。我不敢在邮件上写出他的姓, ——不过,我可以用下面的办法告诉您这个姓:请把阿列克谢的名字、父名(按俄国格式)和姓写出来,并请将这所有23个字母依次以数字标明。这位彼得堡人的 姓就是由以下这些字母组成的:第6、22、11、22(用字母表中该字母的下一个字母来代替它)、5、10、13个字母。[126]

关于出售小册子《革命和反革命》的问题,我们将征求那些同我们有联系的国外组织的意见。

现在我们的全部问题都在于运送工作,这是一件新的工作,因而需要大量的钱。因此,关于资助造假护照的事,在还不知道造假护照需要多少钱和有多大把握以 前,我们不能肯定地答复您,至于为此所必需的其余的一切(除钱以外)都是具备的。阿列克谢早在春天(确实如此!)就把钱交给了一个有影响的组织去买(他们 答应了的)空白护照本,但是直到现在还毫无结果。

您是否同意不久以后担任固定的运送职务,即住在国境线附近,经常来回跑跑,同走私者取得联系等等?您懂不懂德文和除俄文以外其他的什么外文?[注:您心目中有没有一位能干这个工作并且懂得依地文的同志?还有:有没有一个十分可靠的排字工人同志?]

紧紧握手!

您的 彼得罗夫

报纸寄上:除了您的朋友以外,请不要给任何人看,并且把您的意见告诉我。第2号正在付印。

来信请寄:

慕尼黑 凯撒街53I号

格奥尔格·里特迈耶尔先生

(如果是用俄文写的信,不必写转交。)

从慕尼黑发往伦敦

载于1928年《列宁文集》俄文版第8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46卷第77—79页

【注释】

[126]“阿列克谢”(马尔托夫)的名字、父名和姓按俄文旧式写法是Юлiй ОсилоBичъ Цедербаумъ。列宁在第22个字母前面漏 掉了第18个字母,这就是“p”,如果把这个字母加进去,那就得出“Смирновъ”。所以这里指的是米·B.斯米尔诺夫,他是彼得堡工人旗帜社的成 员。——85。

本文关键词: 普列汉诺夫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