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致帕·波·阿克雪里罗得  1901年3月20日 

49.致帕·波·阿克雪里罗得 1901年3月20日 

亲爱的帕·波·:您的所有来信都收到了;我已经把从大婶[注:维·伊·查苏利奇。——编者注]的老朋友[148]那里得到的消息转告大婶了。您担心地址会有什么变动,这完全不必。我还住在那里,来信仍按下面地址:

慕尼黑 凯撒街53·0号 格奥尔格·里特迈耶尔先生。内写:转迈耶尔。

我的妻子还不会很快来到:星期日她才满期,然后,她还要到什么地方去一趟,所以在4月的下半月以前她未必会来到。就是她来了,还是可以把信写给里特迈耶尔,因为他能随时把信转给我,我也会及时把地址的变动通知他。

《曙光》杂志出现了伤脑筋的事。这位任性的狄茨老爷拒不采用编辑部送去的您的那篇文章,他害怕引用《火星报》的东西,说嗅到了“派别”气味等,并且借口 说连倍倍尔和辛格尔(他的有限公司[149]的股东)也有点害怕等等。非常遗憾,我们不得不放弃您的文章,另登几句“告读者”的话。这种新的书报检查真可 恶!连封面也遭了殃,甚至“几个俄国社会民主党人”的字样也被删掉了。[150]我们何时才能摆脱这些糟糕的同志的“监护”呢?!

牛犊(犹大)也有令人不愉快的事:他的朋友(=假想的钱袋子=金臭虫[注:“金臭虫”是茹柯夫斯基的笔名。——编者注])来了一封信,非常生气,说什么 我寄给《时评》200(二百!)卢布,请您注意,这不是给你们的刊物的,而是给这个刊物的。我们大家都非常气愤,决定:(1)不发表关于联合的声明, (2)向牛犊和“朋友”提出最后通牒,如果不经常给我们的刊物拨款,我们就他们断绝关系,(3)停止刊印维特记事[151]。

你看,我们不是又一次受了犹大的愚弄了吗??

可以自慰的只有一件事:《火星报》第2号顺利地运进了俄国国内,它得到了成功,信件大量涌来。天晓得俄国国内在干些什么:圣彼得堡、莫斯科、哈尔科夫、 喀山爆发了游行示威;莫斯科已宣布戒严(顺便提一下,那里把我的妹妹和甚至从来什么也没有参加过的姐夫都抓起来了!),接着是血腥屠杀,监狱人满为患等 等。

这几天,我们正等候动身前来的(终于出发了!)兄弟[注:尔·马尔托夫。——编者注]和我们大家的朋友——顺利地(迄今)执行了一切委托的费尔德。

我们现在正在印五月传单[注:1901年4月《火星报》刊印的传单《五一节》。——编者注],下一步就是编《火星报》第3号,也可能同时编第4号——材料很多。

据说,《曙光》杂志将于星期六出版,出版后将从斯图加特直接寄给您。

我们的经济十分拮据。因此暂时一定要停止聘用人员(您打算聘用的那个运送工人)的任何开支。

紧紧握手!

您的 迈耶尔

从慕尼黑发往苏黎世

载于1925年《列宁文集》俄文版第3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集5版第46卷第89—91页

【注释】

[148]指康·多勃罗贾努-格里亚(康·阿·卡茨)。——99。

[149]指约·亨·威·狄茨的图书出版社。——99。

[150]说的是打算作为《曙光》杂志第1期社论刊登的帕·波·阿克雪里罗得的文章。印在杂志封面上的一句话原来是:“在格·瓦·普列汉诺夫、维·伊· 查苏利奇、帕·波·阿克雪里罗得和几个俄国社会民主党人的直接参加下出版。”约·亨·威·狄茨把“和几个俄国社会民主党人”几个字删掉了。——100。

[151]指沙皇政府财政大臣谢·尤·维特的秘密记事。记事以《专制制度和地方自治机关》为题,由尔·恩·斯·(彼·伯·司徒 卢威)作序和注释,于1901年由《曙光》杂志秘密出版。列宁在《地方自治机关的迫害者和自由主义的汉尼拔》一文中,对记事和序言给予了严厉的批评(见 《列宁全集》第2版第5卷第18—64页)。在《火星报》编辑部成员的通信中,围绕着这篇文章的争论延续了一个多月。列宁采纳了关于修改某些措辞的个别建 议,但坚决拒绝改变文章的抨击性口吻和文章的方向(见本卷第80、82、84号文献)。——100。

本文关键词: 普列汉诺夫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