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电讯》的前通讯员罗伯特·里德[600]

《每日电讯》的前通讯员罗伯特·里德[600]

1871年7月1日

《晨报》通讯员鲍尔斯在佩捷尔斯饭店同《泰晤士报》通讯员达拉斯和一名俄国使馆随员一起被捕后被立即释放了。但是后来他又回到咖啡馆去找他的夫人(英国女人),碰见她正同另一位先生卖弄风情,于是他向这位先生扑了过去,因此被捕,受到监禁。

这三个人在《真理报》发表了一封信,造谣说:(1)咖啡馆里有佩挂着镶金边红色肩带的公社社员和出示过本人证件的各种淫荡女人,(2)鲍尔斯被捕没有任何理由。(这不过是些警官,佩有红色肩带,但没有镶金边。)

《电讯》经常发表被彻底修改过的里德写的报道。报纸拒绝发表一封十分重要的来信。

《电讯》的凡尔赛通讯员在5月17日或18日的报纸上说什么库尔贝在路弗尔宫用锤子砸了艺术品。20日里德把这个电讯给库尔贝看了。库尔贝给《电讯》编辑寄去了下面这封信:

“阁下:

我不仅没有毁坏路弗尔宫的任何艺术品,而且相反,根据我的创议,把那些被各位部长分散在首都各个大厦中的各种艺术品收集到一起,送回了[路弗尔]博物馆 原处。对卢森堡也是这样办的。我是把从梯也尔先生家里搬出来的所有艺术品保存起来并进行分等的那个人,而我却被控告拆毁旺多姆圆柱。但是有案可查的事实 是:关于拆毁的法令是4月14日通过的,我在六天以后即20日被选进委员会。我激烈坚持保存浅浮雕,并建议在残废收容所的庭院内建立浅浮雕陈列馆。我知道 我的行动的动机的纯洁性,我也意识到从帝国这种制度所继承下来的一切困难。

敬礼和兄弟情谊

古·库尔贝

1871年5月20日于市政厅”

但是通过里德寄给《电讯》的这封信,没有被刊登出来。

见4月10—12日报纸。

托伦。《泰晤士报》通讯员想知道总委员会对此事的意见。而《泰晤士报》拒绝登载我们的决议。[601]

曾有人建议里德给《电讯》发通讯,而且他可以发誓,这些通讯见报时被修改得不利于公社了。

《每日新闻》通讯员阿道夫·斯密斯关于公社的讲演将于1871年7月3日在切林-克罗斯戏院举行。

他参加了和平街的示威游行。国民自卫军的枪枝搭成角锥形排列在旺多姆广场。一个他称作(李特?)的英国人走在游行队伍前列,扑向这些枪架,想夺取其中的一枝枪。

茹尔德留在燃烧着的财政部大厦抢救书籍和金钱,直到最后一分钟。可是他却被控告是纵火犯!一个住在对面的英国人(他能说出这个人的名字)看到,两枚炮弹打穿房顶爆炸了,马上冒起了烟,然后就出现火焰,渐渐吞没了整个大厦。

弗·恩格斯1871年7月1日记录

第一次用俄文发表于《第一国际和巴黎公社。文件和材料》一书。1972年莫斯科版

原文是德文和英文

注释:

[600]这个文件是恩格斯关于1871年7月1日他和马克思同英国民主派新闻记者罗伯特·里德谈话的笔录。里德6月30日曾建议马克思利用公社时期他在巴黎任伦敦自由派报纸《每日电讯》通讯员时所能收集到的材料来为公社社员辩护。——第527页。

[601]1871年4月12日国际巴黎各支部联合会委员会作出关于开除倒向凡尔赛分子一边的工人阶级叛徒昂·托伦的决定。1871年4月25日总委员会做出专门决议(见本卷第681页)批准了这一决定,该决议只有工人报刊发表了。——第528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4卷

本文关键词: 目录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