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致路德维希·肖莱马 1895年1月3日

194.致路德维希·肖莱马 1895年1月3日

达姆斯塔德

1895年1月3日于伦敦

西北区瑞琴特公园路41号

亲爱的肖莱马:

我应当再次感谢您对我生日的友好祝贺和寄来的贺年片;我精神饱满地回祝您“新年好!”。

这段时间我们这里也发生了种种变化。去年年初考茨基夫人嫁给了这里一位年青的维也纳医生弗赖贝格尔博士,由于我们大家仍想住在一起,所以决定租一幢更宽 敞的房子,结果就在附近找到了。我们刚刚搬了家并收拾就绪,弗赖贝格尔夫人就生了个女孩;母女身体健康,自我感觉也很好。彭普斯带着全家从夏天起又在伦敦 住下,她丈夫[注:派尔希·罗舍。——编者注]在威特岛的营业不佳,所以他决定在这里再碰碰运气。

卡尔的《产生和发展》[181]一书最近我也收到了。同罗斯科合著的那本大教程[179],第一卷(经两位年青化学家重新加工)不久前已出版;按照对这些作品通用的付酬条件,卡尔的继承人未必会得到许多钱,如果有钱可得的话。

如果说法兰克福党代表大会[253]和以前的代表大会相比开得有些不景气的话,那主要是因为福尔马尔和巴伐利亚人把他们巴伐利亚的最后通牒[注:见本卷 第318—319页。——编者注]出其不意地强加于其他代表,这些代表害怕发生分裂,因此对极为重要的问题都未通过任何决议。我们的敌人的愚蠢将帮助我们 克服所有这些琐事。这些天才不满足防止政变法草案[270],妄想借口帝国国会里那桩偶然事件[278]再度对李卜克内西提出指控,这样便把我们变成了帝 国国会的宪法权利的维护者!正是这次新的冲突使我们柏林的啤酒抵制取得胜利[295];这一胜利在国外,特别是在英国这里,影响很大。因为虽然工会已合法 存在七十年之久,而且各种联合也享有较大的自由,但这里的工人离柏林已争得的那种仲裁法庭还很远。一家报纸写道:

“威廉皇帝应当想一想,能够对付啤酒桶的人,也一定能够对付帝王的权杖。”

我们已达到这种地步:德国只剩下两个人,所有的人都倾听他们——威廉皇帝和奥古斯特·倍倍尔的讲话。倍倍尔最近一次的演说非常出色,但应当读速记稿。[297]

我的健康状况又正常了。不错,我发觉七十四毕竟不是四十七,我不能再象从前那样在饮食等方面放纵自己,对恶劣的气候也不象从前那样易于对付了。但是就我 的年龄说,我还是十分健壮的,我还希望看到更多的事情,特别是如果柏林的先生们(很象是这样)还想玩弄一下宪制冲突的话。普鲁士容克地主能够把事情搞到这 种程度,使社会民主党人不得不以帝国宪法的维护者出现,来反对破坏宪法而热中于搞政变的容克地主。这只能对我们有利。继续前进吧!

衷心问好。

您的  弗·恩格斯

注释:

[179]罗斯科和卡·肖莱马的著作曾用英文出版,书名是《化学教程》1877—1892年伦敦—纽约版第1—3卷 (《A  Treatise  on  Chemistry》.VolumesⅠ-Ⅲ.London-New  York,1877—1892)。全书共 九册。

该书还出过德文版,书名是《化学教程大全》1877—1889年不伦瑞克版第1—4卷(《Ausführliches  Lehrbuch  der  Chemie》.B?ndeⅠ-Ⅳ.Braunschweig,1877—1889)。

卡·肖莱马死后,由尤·威·布吕耳从第五卷开始继续出版;全书共九卷,于1901年出齐。——第180、254、347页。

[181]肖莱马的著作《有机化学的产生和发展》最初于1879年在曼彻斯特和伦敦出版;德文版于1889年在不伦瑞克出版;该书新的英文版本由阿·斯 密瑟斯准备,于1894年在伦敦和纽约出版,书名和1879年的版本一样,仍是 《The  Rise  and  Development  of  Organic  Chemistry》。——第180、347页。

[253]德国社会民主党代表大会于1894年10月21—27日在美因河畔法兰克福举行。在代表大会上,关于主要议程——土地问题——的补充报告人是巴 伐利亚社会民主党人领袖福尔马尔,他要求把不仅反映劳动农民的利益,而且也反映农村富裕阶层、农村资产阶级的利益的条目列入正在拟定的土地纲领中去。福尔 马尔虽然也遭到许多代表的反对,但整个说来,他的机会主义立场在代表大会上没有得到应有的回击。代表大会选出了一个专门委员会来制定土地纲领草案,作为对 党纲的补充。除土地问题外,代表大会听取了党的执行委员会和国会党团的报告,研究了关于托拉斯和其他大资本主义联合公司的作用、关于庆祝1895年五一节 等问题。

德国社会民主党法兰克福代表大会的报告的结尾部分载于1894年10月31日《前进报》第254号。——第282、293、299、309、313、318、347页。

[270]1894年12月6日政府向帝国国会提出“关于修改和补充刑法典、军事法典和出版法”法律草案(即所谓“防止政变法草案”)。按照这个法案, 对现行法令增加了一些补充条文,规定对“蓄意用暴力推翻现行国家秩序者”、“唆使一个阶级用暴力行动反对另一个阶级从而破坏公共秩序者”、“唆使士兵不服 从上级命令者”等等,采取严厉措施。1895年5月,该法律草案被帝国国会否决了。——第309、339、347、349、366、369、378、 381、389、396、403、418、423、426、430、436、446、448、450页。

[278]在德意志帝国国会1894 年12月6日会议上,当议长冯·列维佐祝贺皇帝威廉二世身体健康和议员们站起来三呼“万岁”时,社会民主党党团的议员仍然坐着不动。这种行为被认为是侮辱 陛下,柏林地方法院决定对李卜克内西进行刑事追究。12月11日,帝国首相霍亨洛埃要求帝国国会赞同法院的这项决定。但是帝国国会在12月15日以一百六 十八票对五十八票否决了这项提议。——第321、326、333、347、349页。

[295]1894年5月3日,柏林和市郊各啤酒酿造厂 工人宣布断绝啤酒供应,这是因为利克斯多尔夫啤酒厂大约三百名木桶工参加1894年五一节游行被解雇而引起的。工人们要求:规定5月1日为休假日,承认现 有的工会组织,建立仲裁法庭,召回被解雇的工人并赔偿其损失。但是啤酒厂的老板却开始大批解雇工人。断绝啤酒供应的规模越来越大,企业主被迫于1894年 9月同工人进行谈判,结果,工人的要求基本上被接受(如召回被解雇的工人,承认工会组织)。资本家也同意建立由企业主代表和工人代表组成的仲裁法庭。这场 啤酒抵制于1894年12月26日结束。——第344、347页。

[297]指奥·倍倍尔1894年12月15日在德意志帝国国会中针对司法大臣顺施泰特要对李卜克内西进行刑事追究(见注278)所做的演说。——第347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9卷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