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卡尔·考茨基 1895年1月12日

致卡尔·考茨基 1895年1月12日

斯图加特

1895年1月12日于[伦敦]

西北区瑞琴公园路41号

亲爱的男爵:

刚刚收到斯蒂贝林先生的挂号信,对我的序言[注:《资本论》第三卷的序言。——编者注]作了可笑的回答[注:乔·斯蒂贝林《致伦敦的弗里德里希·恩格斯 先生的公开信》。——编者注],更可笑的是要求我设法把这个回答发表在《新时代》上。我只能回答这位先生说,我无权处理《新时代》的版面,如果编辑部力促 广为传播他的这个回答,我将十分高兴。我准备就此同斯蒂贝林分手并由他去。

关于政变的辩论:纳茨似乎已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工作[313],总的说来,谢天谢地,柏林还有蠢驴!

你的  弗·恩·

注释:

[313]指社会民主党人伊格纳茨·奥艾尔在1895年1月8日德意志帝国国会讨论防止政变法草案(见注270)时的演说。——第358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9卷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