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致安东尼奥·拉布里奥拉 1890年3月30日

174.致安东尼奥·拉布里奥拉 1890年3月30日

[草稿]

1890年3月30日于伦敦

最尊敬的教授先生:

请允许我感谢您盛情寄给我 小册子。我以极大的兴趣读完了第一本小册子《论社会主义》,我将在下星期仔细研读第二本小册子《历史的哲学》,但愿那时我有一点空闲时间。这是马克思和我 早就特别感兴趣的题目;因此,这部在维科的故乡写成的而且又是由一位真正了解我们德国哲学家的学者写成的新作品,可以指望引起我的充分注意。我很冒昧地回 寄给您我关于费尔巴哈的一本小作品[注:弗·恩格斯《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编者注]。

此外,我感谢您为帕·马尔提 涅蒂热情奔走,很幸运,您的奔走已经取得了第一个巨大的成功。从1884年起我一直和马尔提涅蒂先生通信,并且从内心里深信,他没有犯别人所指控的罪行, 而是成了卑鄙阴谋的牺牲者。有机会时请您代我向洛利尼律师先生深致谢意,感谢他为马尔提涅蒂热心地、出色地和成功地作了辩护。我希望,由于你们两人的见义 勇为的干预,将能使他免遭不应得的耻辱和破产。

请原谅我用德文给您写信。最近几年我很少有机会用贵国优美的语言,所以我不敢在意大利语言大师面前别别扭扭地说意大利话了。

致以深切的敬意。

忠实于您的  弗·恩·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7卷

本文关键词: 维克多 阿德勒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