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城0150:用镜头定格美好

东城0150:用镜头定格美好

 

 

  俎显礼的相机换了4个,第5个相机端在手上时,他挺满足的,咔嚓一声,所见即所得。俎显礼70岁,在咔嚓声中,他找到了生活的乐趣,发现了美的真谛。在他的镜头里,再平凡的事物,总有一面是美的,再平凡的生活,也是一道独特风景。
  

  他带着外国友人拍摄北京

 

  在景山公园山上的亭子里,您是否看见一位胸前挂着相机的老人在远眺?假如他不是俎显礼,那么他就是和俎显礼一样深爱着北京的摄影爱好者。北京城对于俎显礼来说,是怎么也拍不够的。不管是自然风光,还是名胜古迹,每一处都是中国的标志,北京的象征,每一处都凝结了太多的文化和民族的感情。
  

  今年三月,他的荷兰朋友Has来中国旅游,俎显礼就带着他逛北京城。Has跟俎显礼一样,也是摄影爱好者,在圆明园遗址公园,两人拍了不少照片。高大而精美的石雕令Haes感到震撼,他十分欣赏中国古老的建筑艺术,于是不断按下快门,用照片来收藏这巧夺天工之作。而在俎显礼眼里,这是另一种美,是伤痛美。八国联军侵华的历史画面又在他脑海中闪现,冲天的火光湮没了一片宝地。
  

  2005年,俎显礼就为圆明园拍过一组照片。在他的镜头里,断壁残垣中,奢华的气息依旧抹不去。从中,他看到了一个民族的辉煌,也看到了一个民族的伤痛。如果不是那一把火,也不会遭致百年的伤痛。俎显礼说,这是历史留给我们的遗产,它代表着这个民族的一段过去,不管是辉煌还是衰败,都值得我们铭记。
  

  荷兰朋友Has临走前,俎显礼送给他一组12寸照片。这十几张照片几乎把北京的每一处标志性的景观都包括进去了,天安门、故宫、天坛,还有鸟巢和水立方。俎显礼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去拍这些照片。拍完后,他选出最有代表性的一部分洗出来,送给他的外国友人。他想展示的,是一个古老的北京,也是一个现代的北京,是一个全中国人为之骄傲的北京。
  

  居委会的“御用”摄影师

 

  俎显礼家里有个照片墙。那里贴着他为家人拍的照片,他指着照片说,那些都是老照片,都是用我的“青岛6型”拍摄的,画面丝毫不比现在的数码相机差啊。

 

  现在,俎显礼的孩子都在国外,更多时候,他是在为社区的居民拍照片。新中西里社区经常组织活动,现场总能见到俎显礼的身影。前不久,晨报主办的登楼活动在新中西里社区举办,现场节目是才艺展示和表演。俎显礼的照片挂满了绳子,居民们纷纷前去观看,而他自己则拿着相机在一旁捕捉活动中的精彩瞬间。短短的两个小时,他为大家拍了数百张照片。每次有活动,居委会的工作人员也总是第一时间通知他,不用说,他一定会带上他的相机。
  

  居委会对这位义务拍照的老人非常感谢,提到俎显礼,她们便会笑着说,老先生特别好,为社区拍了不少照片,而且都拍得很漂亮。不仅是社区,街道举办活动时俎显礼也经常去拍,于是街道方面对他的摄影爱好也非常支持。
  

  外出采风时,他也为当地的村民拍照。今年春天,他与朋友们去了山西的王莽岭。当时由于山里天气不好,雾重,他们对拍出来的照片并不十分满意。不过,住在山里的农家小院,吃着简单的家常菜,他们感到非常惬意。招待他们的牛老五是一个憨厚淳朴的山区人,靠接待游客养活全家人。临走前,俎显礼给他的家人照了相,把他们最淳朴的笑容记录在相机里。
  

  为拍奥运 他从美国回国

 

   2001年7月13日,北京申奥成功,喜讯传播到世界的每个角落。当时,暂居在美国的俎显礼得知这一消息,兴奋不已,高兴之余,他决定回国。

 

  回国后,俎显礼居住在新中西里社区。出了小区,马路对面就是工人体育馆,再走两步,就到了工人体育场。北京举办第29届奥运会时,工体是主要赛场之一。奥运期间,阿根廷与意大利的足球比赛在工人体育场开战。虽然没能买到票,但俎显礼还是早早来到了工人体育场外。他到那儿时,体育场周围已经围满了球迷,他们来自各个国家,脸上却统一画着阿根廷或意大利的国旗。这群球迷旁边,一个意大利记者架着摄像机,正全神贯注地拍摄现场。被记者认真工作的精神所感染,俎显礼不由自主地将镜头对准了这位摄影记者。也许是工作的敏感,记者很快发现了有人在拍他,他转过头来,一看是一位中国老人,于是很友好地对着俎显礼的镜头笑了笑。
  

  为了能让俎显礼拍到更多奥运比赛的照片,街道还专门给俎显礼订了残奥会射箭比赛的门票。恰好他的妹妹和妹夫从外省来探亲,他便带着他们去看比赛。比赛开始了,观众们都坐在观众席上,为了扑捉到精彩的画面,俎显礼必须到更靠近赛场的地方,但是普通观众并不能随便走动。不过他戴上了他的采访证——他加入了中国摄影家协会中老年摄影委员会,因此有一张中国摄影家协会的采访证。凭着采访证,他来到了赛场外围的栏杆边上,那里聚集了很多记者,他们都拿着相机或摄影机在拍摄。有两位记者一前一后身体重叠着在拍摄比赛场景,情形非常幽默,而他们自己本身并没察觉。这也是一道风景啊,他悄悄把这一画面也定格了下来。
  

  好照片妙手偶得

 

  从胶片到数码,从卡片到单反,俎显礼拿起照相机30多年,相机不断更新换代。最美的照片不见得出自最先进的相机,好照片可遇不可求。拍了越来越多的照片之后,俎显礼的这种体会越来越深刻。他有几幅得意之作,回忆起拍摄时的场景,或者是被画面里的人所感染,或是为画面里的景物所陶醉,大多是偶得。
  

  2004年去爬长城,在一个烽火台上,俎显礼用相机拍下了山脊上蜿蜒曲折的长城,远处的烽火台立于山巅,汹涌的人潮像一条彩带,嵌在一片苍翠之中。他为这幅相片取名为《登居庸关》,这幅作品后来在中央国家机关职工摄影比赛中获奖,被收入《人文奥运 和谐机关》书中。5年后,俎显礼与他的亲戚朋友们又去居庸关长城。再次登上烽火台,再次打开相机,他却再也没能找到曾经的画面。
  

  俎显礼经常和爱好摄影的老年朋友们一起外出采风。
  

  2007年秋天,他们去了木兰围场,草原上的天特别蓝,大朵大朵的白云下,牛羊和马儿在悠闲地吃草,这些画面都被俎显礼收入囊中。快到傍晚,他们不得不收起镜头,坐车返回。大家意犹未尽,一路上观赏车窗外的风景。车行到七星湖边,俎显礼忽然发现一片树林,夕阳西下,一束温和的光芒照进林间,好似人间仙境。他叫司机停车,拿了相机赶紧下车拍下这一美景。从坝上回去后,他将所拍照片一张张给老伴儿看,这张夕阳中的树林最受老伴儿喜欢。
  

  责任编辑:熊珍

本文关键词: 袁正光 科技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总编室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