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养老改革镜鉴

美国养老改革镜鉴

核心提示:中国农历春节假期结束首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合并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和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在改革养老保险制度上迈出重要一步。如今,养老问题已成为各国民生关注焦点,我们不妨把目光投向大洋彼岸的美国,梳理总结值得中国借鉴的养老改革启示。

原标题:全球视野下的中国养老改革之三:美国养老改革镜鉴

中国农历春节假期结束首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合并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和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在改革养老保险制度上迈出重要一步。如今,养老问题已成为各国民生关注焦点,我们不妨把目光投向大洋彼岸的美国,梳理总结值得中国借鉴的养老改革启示。

首先,养老不可能全靠政府。美国人退休后的养老资金主要来自三个方面:个人储蓄和投资收益、企业退休金和政府的社会保障金。中国未来要建成完善的养老体系,也必须依靠个人、企业和政府三方力量。

美国养老金目前面临的最大难题是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人口退休问题。美国社会保障局的数据显示,到2035年,退休人口将是目前的两倍,预计到2033年已存储的社会保障金将用完,此后当年所收的社会保障税只能支付所需保障金的75%。

因此,对于许多美国人而言,除了社会保障金之外,由雇主或个人存缴的退休金也构成了人们养老的主要经济来源。美国的退休金分为固定缴款计划和固定收益计划两种。尽管美国政府不直接为退休金计划提供资金,但通过相关法律以税收优惠等形式来鼓励退休金投资计划。

其次,从整体养老保障体制管理方面看,美国式的中央统一管理也值得中国借鉴。美国现有的社会养老保险制度始于“罗斯福新政”。富兰克林·罗斯福1932年当选美国总统,当时美国刚遭遇经济大萧条,他秉承“凯恩斯主义”精神,采取了一系列国家干预和刺激措施提振经济。1935年,罗斯福签署法令,使得包括养老在内的社会保障制度正式成为美国法律。

此后社会保障金制度又经历了数次修订和调整,社会福利逐步拓展到医疗保健、公共住房和贫困补助等多个方面。1972年,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将原来由州政府和慈善机构提供的零散、标准不一的贫困和残障人士保障制度统一纳入联邦政府管理。目前这部分补助金来源于联邦财政,由社会保障局代管。

再次,在养老金的保值增值方面,美国借助市场力量的做法也值得借鉴。中国国务院此次决定将城市和农村养老保险并轨,这在消除城乡二元结构上迈出了重要一步,但这种广覆盖的养老模式对中央和地方财政的压力也可想而知。因此,养老金如何能够有效保值增值将是中国面临的一个新难题。

在上世纪80年代以前,美国社会保障金采取即收即付方式,即在职人员缴纳的社会保障金直接支付给退休的老人。但是为了应对未来退休人口增加而在职人员减少的趋势,1983年,由时任全国社会保险改革委员会主席格林斯潘主导的社会保障金改革创建了社会保障信托基金,将结余的社会保障金存储投资,通常以购买国债为主,但近年来也开始逐渐投资股票等高收益产品。

责任编辑:葛立新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