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回 老祖下凡救世 李玄脱险成仙

却说太上老君祖师者,乃是天之精,地之魄,为群山之祖,世俗称为老子。自混沌初开之时,修成不坏之身,为要完满功行,救度有缘,所以累世降生人间。至夏、商之交,派出缥缈、火龙二位大弟子办好海中龙王一案之后,即分仙神气寄胎于玄妙玉女,降诞于楚之苦县赖乡曲仁里,从母左腋而出,生于大李林下,生来白头,面上亦微作黄白色,额有参天纹,生而能言。手指李林,对玉女说道:“母亲,我出生此下,当以此为我姓。”玉女喜诺。又替他取名耳,字伯阳,又名老聃。老君神灵不昧,道行愈深,常为人降妖除怪,救苦济难。至周初,出仕为守柱史。至武王一统天下,委为柱下史。至成王时,仍为原官,遨游西极天竺等国。康王时还归于周。至康王末造,忽对家人说:“我自盘古以前,混沌之始,合天精地魄而成人生,以后历次降生,专为济度世人。近百年来,因商纣失政,周室代兴,神仙合当遭劫,我也隐居山林,不预人事。现在合计人世已近五百年,西方有人待我脱度,吾当出关一行,度了此人,即行上天去也。”言讫,闭目默坐。家人上前抚之,气已息灭,身体冰冷,只得把他葬了。

其实老子并不曾死。当家人安葬老子之日,正老子骑牛出关之时。老子到了函谷关,只见一个官吏,带着十余从人,伏谒道左,自称关尹喜,恭迎圣驾。老子下牛,笑问:“大夫何事相敬?”尹喜答道:“久闻老师乃天生圣人,尹喜不才,颇知占气之术。近占天气,知师驾将于今日此时过关,特前来恭迎,万望师座勿弃驾骀,录入弟子之班,不胜欣喜。?”老子笑道:“子真有缘人也。起来,我便跟了你去,授你长生之诀,修道之门。”

尹喜大悦。恭恭敬敬的把老子迎入关内。居中坐定,从新拜谒。老子叹道:“我人世五百年,未见向道之忱如你者。今以大道授你,好自修持,前程不可量!”于是袖出所著《道德经》五千言,交与尹喜,吩咐道:“修丹炼气,自有法门,至于根本之学,还在明见心性,屏欲绝缘。此神仙立命之源,俱见此经。你莫轻忽视之,反致愆尤。”尹喜九叩首受命。老子又说:“我不能久于此间,不日便当去昆仑山上,修视洞府。”尹喜涕泣道:“才见慈容,焉忍送别!”老子道:“修道人首戒情字,你能修真,即如在我身边一般,何必时时相见!”尹喜又说:“愿弃家相从,赴汤蹈火都所不避!”老子道:“我游于天地之表,不如寻常之人有一定地方。舍乎冥冥之间,不如凡人之栖宿安身。出入于四维,往来于八极,冥冥茫茫无涯无际。你受道日浅,未能通神,安能以血肉之躯追随左右呢?”尹喜又问:“此别何时再得相见?”老子道:“我先去昆仑一行,再至海上,尚有一段俗缘,须至西域一走。因蜀中有一青羊肆,往年我至那边,见主人十分仁德,尚无子嗣,我心中一时不忍,随口说句戏言,许他再积五百功行,当送一子与他。今肆主夫妇都已一百二十余岁,神明不衰,积功四百八十余,我当亲往转胎为子。大约二十年后,此老夫妇应当得子。更五年,你可亲到蜀中访我。”

说罢,向外一指,即有彩云一朵冉冉而下,附于老子足下。老子身登其上,所骑青牛也站在云端。毫子面放五明,身现金光,洞然十方,冉冉丹空,五色祥光,烛照遐迩。尹喜叩头拜送,目断云霄,泣涕而起。从此虔诵道德经,参悟其旨。并通治国之道,要在与民清静无扰使人不知善恶,不愿兴亡,自然无为,以致郅治,行之数年,其效大著。因就所见闻,编成西升记三十六章。又于三年之间,修炼金丹。更编关尹子一书。书成而金丹亦成,恰好二十五年。

尹喜牢记老子所嘱,弃官舍宅,亲至西蜀,访寻青羊肆。并没人晓得。一连数天,尚无消息。尹喜料定老子断无戏言,因耐心守候。

一天,闲行郊外,忽见一小童牵一青羊,行而来。尹喜大喜道:“仙师传谕,每含玄机,既有青羊,必得朕兆。”因即上前为礼:“请问童子,此羊何来?牵去何用?”童子笑道:“说也好笑,我家老爷夫人,年逾百廿,生得一子,今才五岁,最爱这头青羊,数天前,羊忽不见,公子十分不悦。老爷因此派人四出寻找,今才找得牵回家去,免得公子懊恼。”尹喜听说,和老子临别所嘱一一符合,不觉大喜,忙说:“敢烦小哥寄一信与公子,说有故人尹喜求见!”童子听了,朝尹喜打量了一回,笑道:“我家公子今年才五岁,哪里跑出这么一位老朋友来!”尹喜笑道:“岂但老友,简直还是师生咧!”童子又笑道:“公子不曾上学,也没见你这位先生自己送上门来!”尹喜笑道:“不是这么说,你家公子是我的师父。我便是你家公子的门生。你要不信,可去公子面前说一声‘尹喜求见’,看他怎么说法,你却再来见我。”童子似信不信的带了尹喜回到家中。把青羊交与公子。公子大喜。童子又把遇见尹喜,自称是公子学生前来求见,岂非笑话。一句话说得家人都笑起来。

谁知公子一听此言,立刻整衣而起。对庄客说道:“不差,是有这人,快召他进来见我!”家人见了这副情景,十分疑惑。公子一叠连声催那童子快去!童子只得出来,将话对尹喜说了,道:“公子着你进去!他这性子很怪。你莫惹了他,连累我们受气!”尹喜笑道:“我理会得。”一步一拜进至内院。那公子一见尹喜,立刻足现莲花,身裹彩云之中,变成十丈金身,光明如日,芬香四射,合家大为惊骇。尹喜见了,已匍伏座下,口称:“弟子叩见师尊!”那公子温颜命起,回头见父母家人惊骇之状,因笑说:“我老君也。太微是宅,真一为身,因五十年前曾许降生,特来了此夙因。今俗缘已了,父母姐妹并一应家人均得随我升天,万劫不坏!”

家人闻言,罗拜阶下。老子命尹喜扶起父母,坐受众礼已毕,方对尹喜说:“前次你要跟我云游,我因你修身未固,俗缘未了,且初受经诀,未克成功,若匆匆随行,不但血肉之躯禁受不得,兼恐分汝身心,误汝学业。如今看你炼气保形,已造真妙,面有神光,心结紫络,表金名于玄图,系玉札于柴房,气参太微,解形合真,足证你修道之勤,用心之苦,再将我《道德经》并你自作两书流传人世,亦有功劳。今日在此相见,即当咨请玉帝敕你位号,封你天职。”尹喜叩头有声。

老子喝命起立一旁。即以口诀召三界众真、诸天帝君、十方神王,以及各洞各山神仙散仙,齐集庭上。俄顷之间,诸神仙都驾彩云驾神兽陆续来至,各执香花,稽首参拜。一时香烟缭绕,花雨缤纷,仿佛开一诸天圣会。老子端座莲座,面敕五老上帝、四极监真,授尹喜以玉册金文,号文始先生,位无上真人,居二十四天之上,统八万真仙,飞腾虚空,参传龙驾。君喜奉旨跪而受命。老子温谢,诸仙陆续散去。老子带同尹喜,挈同全家,白日飞升,皆成仙体。老子自和尹喜仍回昆仑山八景宫。老子自得文始先生为徒,却似人身添了一臂,凡有仙凡事务,都着他代理。

一天,正在宫中和文始对奕,忽然停子不下,凝眸有思。文始请问其故。老子笑道:“你可知道我这坐骑现在哪里去了!”文始笑道:“正是,几天都没曾见他。”老子叹道:“劫数所关,虽神仙之力,不能挽回。这孽畜下凡多日,在凡间已有好几年了。现在华山中嗜兽噬人,伤残无数。不久,又有我道中人要遭此厄。此人将来在我门下成就甚大,和汝不相上下。你可于明日午时,下去走一遭来,救取此人,带他来宫。”文始请问:“此人姓名?”老子道:“其人姓李,名玄,乃天官司香吏。得罪下凡,谪堕十世。今已届满,幸他性灵不昧,有太白星挈他出家,着他亲上华山受跋涉危险之苦。你到那里自知分晓。”文始领命要走,老子吩咐:“把驾牛的童子带去,也可助你一臂之力。得了手,就着他先行骑了回来。”

文始便去喊那管牛童子。原来就是在蜀中寻找青羊的童儿,如今却替老子管这牲口。老子一见童子,就斥他道:“你管的什么事情?恁地不当心,被他逃了下去,损害人畜!如今又有一个应当成道的人受他毒害。万一着了他的手,你的罪过还当得起吗?”说得童子一句也不敢辩,伏地请罪。文始替他讲了个情,老子方命:“起去,可随真人下凡,收此孽畜回来,将功折罪!”童儿又谢谢文始,方才跟了文始,驾起云头,直至华山降落。

文始纵目一望,见西南薄雾迷离中,却有一线红尘透出霄汉。便对童子说:“随我降妖去来,你须小心,不可大意!”童子应诺连声。重又驾云到了李玄受难的洞府,才要降落,文始先运慧眼一瞧,早见众小妖把李玄簇拥起来,上了锅沿。李玄向着锅子纵身一跳,在这间不容发的当儿,文始疾忙用手一挥,从北海中移来一大冰块推入锅中,却比李玄身子先一步落锅,沸水着冰,冰融水冷,李玄浸在锅中,恰好不寒不热,正配给他洗澡。李玄兀自奇怪,却益发相信果是仙人借此考验自己的。事既如此,乐得躲在锅中,慢慢再图出头。

这边文始带了童子降落洞前,移步入洞。那道人正在等候煮熟李玄,预备下酒。抬头见文始和童子进来,心中着慌,忙要逃避。文始已从袖中取出老子驱牛的鞭子,向他身上打击,喝声:“孽畜!还不现形,更待何时!”那道人就地一滚,依然变成青牛,却挺起双角来触文始。文始用手一指,便如泰山压顶一般,那牛连气都出不出来,休想移动分毫,只得伏在地上垂泪。文始笑道:“这孽畜也敢如此大胆,可知你主人为你发火哩!童子还不牵了回去。他这身子怎经得这般大力镇压,万一压伤了他,回去可见不得师父之面!”

童子因此受训斥,也恨极了他,走上前猛力踢了他几脚,骂道:“我把你这不知死活的畜牲,你在这里写意,却害得我几乎受刑。”文始笑劝道:“罢了,他这回子也压得够了,你就饶了他吧!”童子便替他穿了鼻,上缰牵在手中。喝一声起,文始也收了法,由他牵出洞外,腾云先去。文始仗剑在洞前洞后查勘一回,把所有小妖赶散了。再至大厨房内,驱散那几个管理水火的小妖,方才救出李玄。

李玄出了锅子,一见文始道容瑞气,俨然天上金仙,和才见的妖道大不相同,情知便是试察启己的真仙,不觉拜伏于地,叩头不止。文始笑道:“你是我的师弟,不必行此大礼!快到前面穿了衣服,随我上昆仑去来!”李玄依言,出了这杀人厨房,又得到衣服穿在身上,再来叩谢文始:“请问上仙法号?”文始才把自己位分出身和此番奉旨相救的话,一一对他说了。李玄才知妖道却是老子的青牛作怪。又喜一点道心竟能感动祖师收为徒弟,心中感激万分,忙又朝天叩拜了一番。却问文始:“此去昆仑多远?”文始笑道:“若说凡人步行,大概是能跑个五六十年哩!”李玄吐出了舌头,不敢做声。

只见文始说声“走罢”!用手一招,空中飞来两朵红云,手携李玄同登其上。李玄初次登云,兀自吓得战战兢兢。文始笑说:“你多远的华山都跑了多日,连妖道煮人的油锅都去尝试过了,怎么遇到这等去处却又怕将起来?”说得李玄也失笑了。一时驾起云头,但觉呼呼风响。俯视下界景物,都如飞一般的向后退去。有无数的高山峻岭;有许多的长江巨川;有几百处闹市;又有万千的深林。正在观赏之时,文始吩咐他:“不要尽向下瞧,你这血肉之躯禁不起头眩的。仔细回来见了祖师不能行礼!”李玄大惧,慌忙把两只眼睛闭住,一任他云催风送。

哪消炊饭工夫,耳中听得文始喝声“止!”忙又睁目一看,原来两人都落在高山之上,是一片清幽胜景。文始笑道:“师弟,这便是昆仑最高峰。祖师的洞府就在前面。你瞧那边,不是有两个童子迎面而来,想是祖师派来迎接你我的。”李玄跟定文始正其瞻视,整其衣冠,规行矩步的赶上几步。果见两童携手而来,笑道:“大师兄回来了!祖师着我俩在此等候。”文始笑道:“烦师弟们进去通禀,说我带了李玄候见。”童子去不多时,又出来招手说:“祖师命你们进去。”文始带定李玄,趋跄入宫。

李玄此时一秉虔诚,目不旁视,也不晓得过了多少琼楼玉宇、金殿银阶,才到了祖师大殿。文始命李玄在门口稍立,自己先进去禀明收伏青牛精情形和带领李玄入内参见的话。老子笑容温慰。便命传见李玄。文始又出来带李玄入内。李玄俯伏殿阶,口称:“弟子李玄见驾,恭祝祖师圣寿无疆!”老子传谕赐坐。李玄拜罢而起,却还不敢就座。文始笑道:“祖师命坐,师弟不宜过谦!”李玄只得坐了。老子看那李玄,心中却也欢喜。

未知甚事欢喜,却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