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一个新的开始

“一带一路”:一个新的开始

摘要:“一带一路”将人类四大文明——埃及文明、巴比伦文明、印度文明、中华文明串在一起,通过欧亚非的互联互通,推动内陆文明、大河文明复兴,推动发展中国家脱贫致富,推动新兴国家成功崛起。

“世界是平的”,也是分的:内陆与海洋、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核心与边缘……彼此相互联系,却又差别巨大,颇有点中国的一句古话——“咫尺天涯”的味道。而以“五通”即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带来的互联互通为特征,真正的包容性全球化理应成为21世纪的主旋律。

中国提出“一带一路”战略构想,旨在实现互联互通,造福沿线和世界。秉承“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理念,“一带一路”绝非简单的一条“带”、一条“路”。“丝绸之路经济带”,是中国改革开放形成的“以点带线”“以线带面”等经验的延伸,通过各种经济走廊形成经济带,与海上经济走廊形成陆海联动的系统化效应;“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是为了强调在21世纪里如何实现港口改造、航线升级换代提升航运能力,进而促进相关国家及世界发展。

从某种意义上讲,“一带一路”好比第二次地理大发现,极可能开创几百年未有之新局,体现的是中国崛起后的天下担当,预示着中国与世界关系的三大转变。

首先,从全球分工体系看,“中国制造”(made in China)开始转变为“中国建造”(built by China)。

“一带一路”旨在为欧亚非沿线60余国家、44亿人口建立由铁路、公路、航空、航海、油气管道、输电线路和通信网络组成的综合性立体互联互通的交通网络,并通过产业集聚和辐射效应形成建筑业、冶金、能源、金融、通讯、物流、旅游等综合发展的经济走廊,通过“五通”来推进贸易和投资便利化,深化经济技术合作,建立自由贸易区,最终形成欧亚非大市场。

当今世界格局中,中国已经进入工业化中期,拥有处在世界中端的工业生产线和装备制造水平。在这方面,欧洲发达国家则处于高端水平,而“一带一路”沿线大多数国家尚处在工业化的初期。显然,中欧合作开发第三方市场,将使全球产业链首尾相顾。

第二,从外交布局看,“以空间换取时间”开始转变为“时空并举、陆海联动”。

中国古代历来有塞防—海防、北上—西进之争,而“一带一路”超越了这些论争。

“一带一路”地理覆盖范围广,贯穿欧亚大陆,辐射沿线,将欧亚非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充分体现中国外交重视周边和发展中国家的特色,体现“时空并举、陆海联动”的思路。“一带一路”同时从陆上、海上推动,将带动中亚、西亚等内陆丝绸之路及“全球化洼地”国家走向海洋、实现发展,因此受到这些国家的欢迎。

第三,从国际体系看,中国崛起开始转变为中华文明复兴,同时推动其他文明复兴。

近代西方开创的现代化是竞争性的现代化,各国竞相追求现代化,结果却是个体理性而集体非理性,给地球与人类社会造成不可承受之重。究其原因,现代化掩盖了人类的共同性——和平与发展,文明的复兴与人性的回归。

“一带一路”将人类四大文明——埃及文明、巴比伦文明、印度文明、中华文明串在一起,通过欧亚非的互联互通,推动内陆文明、大河文明复兴,推动发展中国家脱贫致富,推动新兴国家成功崛起。一句话,以文明复兴的逻辑超越了竞争性现代化的逻辑。从这个意义上说,“一带一路”是一个新的开始:中国与世界关系新的开始,人类社会共同发展新的开始。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

责任编辑:郭浩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