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隆重纪念伟大领袖、人类导师毛主席122诞辰

毛泽东——隆重纪念伟大领袖、人类导师毛主席122诞辰

摘要:毛泽东既是理想主义、完美主义、浪漫主义者的极盛,又是现实主义、实践主体论、实事求是派的超级大师。毛泽东既是中国气派、中国道路、中国方式的最伟大的旗手、棋手和精神领袖,又是国际主义,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人类共同命运的思想家、战略家和策略家。毛泽东既是导师、领袖、统帅,又是突破口、爆破口的布局做眼的战略大师、策略大家。毛泽东既高屋建瓴、势如破竹,又循循善诱,风趣幽默。

历史可能可能局部重演,但时光绝然片刻不会倒流;江河可能一时改道,但大洋不会彻底干枯;沧海可能一时一地变桑田,但历史洪流会滚滚向前,势不可挡。人民恒在,则毛泽东必定永恒。其逻辑与历史十分简单:个别的具体的特异的家族、种族、民族、社会、国家、国际社会统统都可能消失甚至殆尽,但人民做为人类的主体存在,却永恒不变,而只要人民永续,则作为人民之神的毛泽东必定永恒。

毛泽东,毛委员,毛主席,毛泽东时代,毛泽东思想,毛泽东主义,早已不但成为世界现象,成为人类史上的奇迹与丰碑,而且成为人类文明史上,无论就影响范围与影响力,还是就其深切缅怀与永恒纪念,深度挖掘与广度探索,都超出古今中外的一切历史与现实的任何一个大人物。毛泽东,东方鸿圣,人民神灵,世间雄魂,人类至精,华夏东方之骄傲,天下世界之英明。他的至德之世,他的矛盾本体,他的奴隶史创,他的人民至大至尊,他的正大明光,他的敌我友明,他的道统纲纪,他的国体政灵,他的大道小理,他的战略策功,他的定世之智,他的绝世武功,他的天纵英才,他的吐哺劳能,他的日理万机,他的帅奇兵雄,他的掌史胸兵,他的用兵如神,他的至圣至尊,他的天下归心,他的风采威仪,他的幽默哲宗,他的兵民之本,他的鱼水深情,他的克己奉公,他的大家天威天成,他的仁德礼敬,他的教化神明,他的满门忠烈,他的至德家风,他的大无畏概,他的理性谋能,他的十万卷册,他的通览天经,他的经天纬地,他的继续革命,……,让地球好似小小寰球之乒乓,使宇宙渺小,令山河改观。

毛泽东,人民之神,人民大圣,人民领袖,人类导师。这是历史的真实,更是现实的永恒,他既是武器的批判,实际的物质存在,更是战无不胜的批判的武器之精神利器。

在中华上万年的文明史的伟大神灵似的文化始祖和圣人系谱中,毛泽东同伏羲、神农、炎帝、黄帝、唐尧、虞舜、大禹齐名同在。甚至在真正的“只见其功不见其事”的神明意义上,在流布世间天下,推动整个人类进步事业或广泛的世界影响力看,相形之下,其立德、立言与立功,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世界范围内的数千年的全部文明史的伟大圣雄似的大人物系列中,毛泽东同东西方一切战神级的人物,如拉美西斯、汉谟拉比、萨尔贡、亚历山、大汉尼拔、阿育王、凯撒、奥古斯都、阿克拔、拿破仑、姜尚、孙武、孙膑、白起、曹操、司马懿、孔明、李世民、成吉思汗、徐达等等,都不是一般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就谋略、教化,礼乐传奇,毛泽东丝毫不逊于中外文化历史巨人:诸如周公、管仲、孙子、孔子、墨子、荀子、韩非子、杨雄、郑玄、张载、周敦颐、二程、朱子、陆九渊、王阳明、王夫之、黄宗羲、戴震,又如西方的泰勒斯、巴门尼德、毕达哥拉斯、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康德、黑格尔、海德格尔等等。这方面,毛泽东同马克思、列宁属于一个量级。远远高于恩格斯、斯大林、梅林、普列汉诺夫等。

《国际歌》和《东方红》是国际无产阶级与中国人民的两大圣歌与伟曲。没有救世主,敬爱大救星,这是一种最高级的政治审美、政治伦理、政治正确和最高级的真善美统合的大辩证法。主宰人民命运,统治、压迫人民的老爷式的救世主,被抛到太平洋里去了。而一心为民、大公无私、大智大勇、文治武功,在不可能中制造可能,在不可思议的劣势下,领导人民从胜利走向辉煌,在中华、中国跌入一切纬度衡量上的最低谷,在一盘散沙,东亚病夫,群龙无首,军法割据,分崩离析,积贫积弱,灾难深重,无望以绝望,却能出神入化,出奇制胜,多少次挽狂澜于既倒,挽救党、挽救红军、挽救革命、挽救国家,改变历史进程,移动群山,重造山河与世界,根治了旧中国。如此的人民之神之功,人民与领袖同呼吸共命运,血肉相连,同生死共患难,如何可能是俗不可耐的个人崇拜?护爱人民之神,就是礼敬人民之主体圣格,崇拜人民之神,就是礼赞人民的智慧与其大智大能。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美不胜收之集大成,有两大来源:一则大美来自自然,二则盛美来自于集一切美仑美奂和真善美于一体的最完美的心灵之美。而历史上最至高无上的心灵与人格之美的“道成肉身”,就是民族英雄与人民之神的人格魅力与灵魂操守,就是其经天纬地之众志成城的开天辟地之至善阳刚之雄奇与壮美,和揆情度理的人心向背之德行华美。毛泽东就是这样一个最杰出的人类文化与文明的伟大化身。

中国自古以圣为尊,以贤为敬。中华历经百王之王,伏羲女娲,炎黄儿女,尧舜禹帝,三代之治,春秋战国,大秦先统,大汉盛唐,文宋大明清等等。尚贤敬德的华夏儿女,把文化始祖,圣人明君的礼赞赞美,送给了一系列的中华的圣坛上的巨人伟大英烈。然而,若从明德大公无私的公者千古来看,或许仅有唐尧、虞舜可以同毛泽东相提并论。

毛诞日、人民节,多么神圣、美好的期盼,多么庄重而华美的政治伦道和政治审美。伟人圣公,绝不是同卑琐小人之间的巨大而强烈的反差中,或许是天上人间的巨大差别而被礼敬的。而是伟人,因由被人民之巨山托起,被人民之海所拥抱,被人民上帝这一至高无上的大同体所高耸入云般的擎起,并由于代表着人民之古今中外的智慧、力量,而凌空直上,鲲鹏展翅九万里,才赢得了,获取了这样的雄伟与高大,广阔与深邃。

但为什么要叫人民节呢?这似乎太直白,太缺乏艺术魅力,太不符合无产阶级和世界人民的高贵美学和节假日纪的习惯与传统了。那应又叫什么呢?人民神节如何?人民与人民之神同呼吸共命运,又在双重的人民与领袖,大众与导师的神灵、神力、神意上,放射出光芒,体现出了淋漓尽致的鱼水情深的人民与领袖的同在共鸣。毛主席节又如何?伏羲、神农、炎黄、黄帝、陶唐、虞舜等等都不是他们的原名本性。作为中华民族的一种最高的图腾,最神圣的冠名而传播千秋万代。

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一代天骄,孝文孝庄,长孙马后,老庄孔孟如此等等,它们都不是真正的公者千古,但却没有因其在阶级社会中的必然私利之烙印,而完全地“私者一时”,其瑕不掩瑜,家天下之王朝之私中,做到了大一统的国家与民族公德与功业,从而同样名扬千古。作为人民之神,民族之圣的毛泽东,如此说来不应当赢得远胜于上述大君“圣主”们的世代景仰吗?

西方现代世界,世间全部的其他的文化与文明,或许没有哪一个,无论是从源头、支流,还是主干上看,可以同中华恢弘伟大的文化与文明流布、传扬相提并论、相媲美。但它们对本文化与文明共同体的始祖、英雄、圣贤、领袖的敬重、爱戴、维护,却实在是值得当代中国人好好地醒觉与反思的。

在大历史、长时短、宏大叙事的文明系统与话语体系中,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数百年的历史风际会之中,在世界格局、地缘政治、社会发展、文明推进,和人类全部价值取向与存在意义的伟大洪流中,毛泽东的某些在其同辈、同代人之狭小的气量与视界中看似所谓的错误、过失,都非但可能是过于超前的伟大探索,甚至简直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巅峰之作。

不以简单的成败、胜负论英雄。否则就没有持久的悲剧精神的伟大意境和举世推崇了。巴黎公社、十月革命、中国革命、文化大革命,之所以会永恒,不仅仅是由于其精神永在,价值永恒,更在于其所欲解决的时代问题、历史困境、社会悖论、人类命运的顽固存在。

责任编辑:张少华校对:李丹华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