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正圆中国梦》 选载:“‘莫斯科—北京’快车开足马力”

《习近平:正圆中国梦》 选载:“‘莫斯科—北京’快车开足马力”

摘要:《声明》在一开始就确定了两国在“软实力”领域进行协作。西方在这方面积极主动,暂时比俄罗斯和中国做得有效。“双方强调,应当尊重各国的历史传承、文化传统和自主选择的社会政治制度、价值观、发展道路,反对干涉他国内政,放弃单边制裁,以及策划、支持、资助或鼓励更改他国宪法制度或吸收他国加入某一多边集团或联盟的行为,维护国际关系稳定和地区及全球和平与安全,化解危机和争端,打击恐怖主义和跨国犯罪,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

战略协作新阶段

普京与习近平利用卓有成效的“面对面”机会,针对现实问题进行了充分讨论并确立了共同的立场。像通常一样,最重要的成果是在单独会晤时达成的。在经过几个小时的交换意见后,两国领导人签署了名称很低调的《俄罗斯联邦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关于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新阶段的联合声明》,文件的国际法形式非常低调,只称“声明”,但就其内容和影响而言,可以说是货真价实的协议。

我们自己完全可以做出这样的判断。文件一开头就宣布:“在双方共同坚定努力下,中俄关系已提升至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新阶段。双方将保持和深化高层战略互信对话,提高现有双边政府、议会、部门和地方间合作机制效率,必要时建立新的合作机制,确保全面快速发展的务实合作、人文交流和民间交往取得更大成果,进一步密切协调外交行动。这有助于中俄各自国内大规模经济改革顺利推进,提升两国人民福祉,提高双方的国际地位和影响,以利于建立更加公正合理的国际秩序。”请注意《声明》中的一些措辞,如“协作新阶段”“建立新的合作机制”“建立更加公正合理的国际秩序”等。

下面还有更有分量的表述:“在维护主权、领土完整、国家安全等涉及两国核心利益的问题上继续相互坚定支持。双方都反对任何干涉一国内政的企图和做法,坚定维护《联合国宪章》所确立的国际法基本准则,充分尊重对方自主选择发展道路、维护本国历史、文化和道德价值观的权利。”

意识形态协作新阶段

《声明》在一开始就确定了两国在“软实力”领域进行协作。西方在这方面积极主动,暂时比俄罗斯和中国做得有效。“双方强调,应当尊重各国的历史传承、文化传统和自主选择的社会政治制度、价值观、发展道路,反对干涉他国内政,放弃单边制裁,以及策划、支持、资助或鼓励更改他国宪法制度或吸收他国加入某一多边集团或联盟的行为,维护国际关系稳定和地区及全球和平与安全,化解危机和争端,打击恐怖主义和跨国犯罪,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

乌克兰的例子让北京再次看到来自外国非政府组织资金援助的威力,它们奉行另一种传统文明的“普世价值”,利用边缘化贫困居民团体来影响中心地区的稳定。为了防止类似情况发生,中国采取了一些紧急措施,不仅要把新疆、西藏的分裂势力扼杀在萌芽状态,而且要减少西方影视对民众的影响,并在中小学和高校中压缩英语教学。北京不仅详细研究苏联最后几年的负面经验和把民族共和国从统一国家“推出去”的教训,同时也关注当今俄罗斯产生的保守主义意识形态潮流。俄罗斯则注重研究中国的经验。

务实合作的新阶段

如果把这个题目定义在物质层面的话,那么俄中两国的经贸合作近两三年一直在原地踏步,近几年的贸易额都没有达到900亿美元,只是在2014年超过了900亿美元,达到940亿美元。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似乎是,对解决长期积累的、小团体利益被置于国家利益之上的问题缺乏系统的、国家层面的措施。需要在高层解决问题,两国领导人在上海做了这项工作,已经很清楚,事情不仅限于实施“西伯利亚力量”天然气管道建设项目。

在“习普会”(中国人对习近平和普京会晤的缩略说法)的基础上将签署和实施其他合作大项目,如在俄罗斯东部地区和欧洲部分、中国和第三国。在这方面不仅包括被普京总统称为“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建设项目”的“西伯利亚力量”天然气管道项目,还包括中国参与“俄罗斯石油公司”的一些项目和“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中国石化与西伯利亚—乌拉尔油气化工股份公司在上海合作建设橡胶厂项目,“俄罗斯水利公司”参与在中国境内开展的建厂项目,中国能源企业参与在俄罗斯东部地区实施的发电站改造项目、太阳能项目等。

从在上海签署的文件来看,在中亚和东欧地区还将有许多事可做,“俄罗斯认为中国在建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事业中起到的倡导性作用非常重要”,“俄中两国将继续寻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正在建设的‘欧亚经济联盟’之间的契合点。为了实现以上目标,两国将深化政府职能部门间合作,包括在相应地区合作实施发展交通运输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这些项目的实施有助于快速建立从中国东海岸到黑海和波罗的海的运输走廊,将中国商品顺利运往欧洲、中东和非洲,而无须途经美国人掌控的太平洋和印度洋海域。

严谨的西方评论家立即理解了习普上海会晤的影响。美国《华盛顿邮报》权威评论员查尔斯·克劳萨默将习普会谈与1972年美国前总统尼克松访华相比:“由于尼克松和基辛格的战略谋划,世界地缘政治急剧向不利于苏联的方向转变。现在普京使用了同样的方法来对付我们。中国和俄罗斯代表着世界反民主专制集团的新核心,它们在反抗冷战后西方世界对其强加的条件。在柏林墙倒塌后,俄中伙伴关系的发展象征着出现了首个反美国霸权主义全球性联盟。”

在“上海突破”后,普京和习近平继续沿着提升中俄战略伙伴关系水平之路前行,时而大踏步前进,时而跳跃式前行。两人利用新的会晤和会谈不仅讨论双边协作的最佳方式,甚至也讨论建立让世界摆脱美元霸权的金融体系。掌控着中国庞大金融资源的习近平,在这一方案中起主要作用,普京则让自己的国家充当在政治和安全领域反对霸权的先锋队,“向我开炮”,支持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坚定不移地走自己选择的发展道路。

责任编辑:张少华校对:董洁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