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正圆中国梦》 选载:“ 中国最美丽的软实力 ”

《习近平:正圆中国梦》 选载:“ 中国最美丽的软实力 ”

摘要:在走下大舞台以后,彭丽媛已牢牢地树立了第一夫人的形象,重新找到了新舞台。她以光彩照人的形象代表着中国,以优雅的身影衬托着自己高大的丈夫。她把中华文明的又一大宝贵财富——中式服装展示给了全世界。一句话,彭丽媛这位中国“民歌天后”业已成为国家“软实力”最美丽的组成部分。

在丈夫习近平集世界上最大政党的领袖、全球人口最多国家的元首、庞大中国军队的统帅的权力于一身之前很久,彭丽媛就已经成为天后了。以前,中国朋友曾送给我一张彭丽媛的个人专辑,里面收录了她在30年间演唱的歌曲。上面写着“民歌天后”几个字。彭丽媛在中国走红,可与柳德米拉·泽金娜和阿拉·普加乔娃在俄罗斯,艾迪特·皮雅芙和米雷耶·马蒂厄在法国,艾拉·费兹杰拉和琼·贝兹在美国受到追捧相提并论。彭丽媛出道不久就很快成为一颗璀璨明星。假如不是为了心爱的人必须在演艺事业方面作出牺牲,她应该会在舞台上闪耀至今。

家里人称彭丽媛为丽丽。这是一个普通其实又不一般的家庭。父亲曾是县文化馆馆长,因在台湾有亲戚而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送去劳改。母亲早年是县剧团的主要演员。彭丽媛从小音质美,3岁就能唱大段歌曲,5岁就能登台演唱特殊的地方戏曲(山东梆子,译者注)。父母都发现了女儿的天赋并且意识到她需要学习。郓城县城只有一位真正的音乐老师。于是,丽丽的父亲便来找他。彭丽媛很愿意学唱歌,而且非常用功,用她老师的话说,就是“不分白天晚上地练”。1976年,一上中学,彭丽媛就进了学校的宣传队并且成为其中最受欢迎的独唱演员。

那时候,“文化大革命”已接近尾声,但军歌和“革命样板戏”仍然是主要演出曲目。有一次,彭丽媛为省中心派出的真正的宣传队(山东省组织学大寨工作团,译者注)所有人演唱了《白毛女》的两个选段,给工作团团长留下了深刻印象,他预言彭丽媛前途无量,并建议安排她到山东省歌舞团工作。但14岁的孩子不能被正式招工。有人建议她报考山东艺术学院(应为“山东五七艺术学校”,1978年底改为山东艺术学院,译者注)。1978年,彭丽媛从郓城来到山东省省会济南求学。她的老同学回忆说,在大城市里,她看起来像个朴实的乡下女孩,非常低调节俭,但学习很上进,登台演出时忘我投入,把所有的问题都抛诸脑后。时任山东艺术学院美声教研室主任的王音璇成了彭丽媛的老师,为这位优秀的学生确定了自己的主攻方向——民歌,并对其要求十分严格,要求她“热爱我们的民族唱法,坚定不移地走声乐民族化的道路,并为此奋斗一生”。1979年,王音璇挑选了几名学生参加山东省全省民歌会演,彭丽媛一曲演唱之后,赢得了雷鸣般的掌声,不得不多次谢幕。

第二年,新的挑战随后到来,来了一个关于参加全国民族民间唱法比赛的通知。时间短,压力大,为了练好参赛歌曲的高音,她不顾劳累,坚持练习,几乎练破了嗓子,但最后唱出了漂亮的高音,赢得了很高评价。这次比赛,让彭丽媛轰动京城。《北京音乐报》当时报道称:“民族唱法,前途光明,后继有人。”她也成为首都若干团体单位的心仪人才。彭丽媛的音乐同行们都亲切地称她为“小彭”,但这位“小彭”最终还是决定留在自己家乡所在的省,进入了济南军区前卫文工团,首次穿上了军装。正是在那时,她开始参加音乐会和电视节目的演出,演唱了《我爱你,塞北的雪》《在希望的田野上》等歌曲。1983年的央视春晚之后,她受到全国电视观众的喜爱。1984年,22岁的彭丽媛顺理成章地被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歌舞团。此时她有了一个新的造型——微卷的刘海,外露的鲜明的发际线以及发际线下饱满光洁的额头。

在演出之余,她还在中国音乐学院学习。正是在那里,一位著名的画家于1984年创作了画作《青年女歌手》。一位质朴的姑娘扎着简单的马尾辫,目光沉静,仿佛在等待着观众们的赞美和评论。

在学院里,她曾跟随金铁霖教授学习声乐。早先有记者采访金铁霖,曾问:“您培养了这么多的明星,最得意的学生是谁?”金铁霖说出了彭丽媛的名字。现在,据他回忆,他的这位女学生很刻苦而且守纪律。这些品质使彭丽媛不仅完成了声乐本科的学业,还于1990年获得硕士学位,成为中国首位民族声乐硕士。

从广受欢迎到拥有知名度,从拥有知名度到获得荣誉。彭丽媛没有错过一场中国中央电视台举办的节日晚会演出,央视还录制了一个关于她的纪录片。她演唱的歌曲《父老乡亲》《珠穆朗玛》《在希望的田野上》都成了真正的民歌经典。但是,她并没有止步于此。彭丽媛还在中国歌剧《白毛女》中出演主角,随后陆续出演过民族歌剧《党的女儿》、《江姐》、音乐舞蹈史诗《复兴之路》等,并取得巨大成功。2005年9月,由她领衔出演的大型歌剧《木兰诗篇》在纽约林肯艺术中心公演,并获得巨大成功。“彭丽媛是中国人的瑰宝”,美国艺术圣地的乐评人这样感慨道。

一见钟情

对于彭丽媛来说,舞台上的表演是她叩开演艺事业大门的钥匙。军队歌舞团的巡回演出,使她走遍了中国最遥远的角落,甚至到过1979年短暂的中越战争前线。在那里,她换下节日演出的盛装,穿上军装。

彭丽媛留给个人生活的时间很少。在中国,一般青年男女谈恋爱都是经由亲友介绍相识,彭丽媛的闺蜜们没少尝试给她介绍出众的小伙子。这一次介绍的对象是滨海城市厦门的副市长。这位歌唱家不追求轻易就能获得的浪漫,她像往常一样拒绝了,而且她不愿意婚后两地分居。当听朋友说此人“是一位出类拔萃的小伙子”,便同意见见。见面之前,彭丽媛刻意准备了一下,故意穿了一条肥大的军裤。习近平穿得也很朴素,而且一开口就吸引了这位歌唱家。他问:“声乐分几种唱法?”彭丽媛后来回忆起这次一见钟情,说:“当时我心里一动——这不就是我心目中理想的丈夫吗?”多年以后的习主席也承认:“和你相见不到40分钟,我就认定你是我的妻子了。”

习近平和彭丽媛很容易找到了两人之间的共同语言。他们两人都很喜爱也很了解中国传统文化。有趣的是,夫妻二人不仅都能说一口带着京腔的普通话,而且也都熟悉中原一带的地方话,因为这些方言常见于彭丽媛的出生地以及习近平的老家陕西省,他的父亲生长于此,习近平小时候也回去探望过祖母。

无论怎样,两人之后开始接二连三地约会,经常通电话,有时也见面。就这样,异地的恋情持续了一年左右,之后习近平和彭丽媛决定结婚。但就在这时,出现了新的阻力。彭丽媛的父母担心女儿嫁给高干子弟会受委屈。习近平安慰彭丽媛说:“我父亲也是农民的儿子,很平易近人。我们家的孩子找的对象都是平民的孩子。我会向你父母解释清楚,他们会接受我的。”可彭丽媛还是决定自己跟父母解释清楚,最终这桩婚事得到了父母的同意。

当时,结婚的事还需要经由所在单位的党组织认可。歌舞团不反对,厦门市委和市政府也一样。就这样,1987年9月1日,彭丽媛飞到厦门,直接从机场和习近平去照相馆拍结婚快照。然后,这对新人领了证。习近平请市长邀请市领导吃饭。市长发出了正式通知:“晚上7点,集合吃饭。”

在预订的时间,大厅的墙上按传统挂上了大红的“囍”字,单个喜字的意思是幸福,合在一起就是喜上加喜。市政府秘书长先到,他被安排在新娘父亲的位置。市长和新郎在一起。他们迎接客人。客人们此刻才知道,原来他们的年轻同事的妻子是全国著名的歌唱家彭丽媛。

新人的“蜜月”被换成了仅仅4天的“蜜日”。随后,新婚妻子飞回北京参加全国艺术节,接着又去国外巡回演出。结婚这么多年来,他们总是聚少离多。年轻的丈夫很快被任命为福建省一个贫困山区的领导,见面更难了。牛郎织女般的生活就这样持续了20年!当时从北京到福建,要坐48个小时的火车,而坐飞机又贵。两三个月才能见到一次。女儿的降临让他们的婚姻更加稳固。1992年,习近平和彭丽媛的女儿出生了,她叫习明泽,小名木子。可夫妻二人的两地分居还没有结束。

习近平又一次变换了在福建的工作单位,之后他被调到了邻近的浙江,从那里又去了上海。彭丽媛仍然身着军装,但军衔不断上升。她为边防部队、海军、偏远地区的警备区和空军基地的军人们进行令人振奋的演出。同时,她还为中国地震灾区、洪灾区、非典疫区及其他遭遇不幸的地区的居民打气。她仍然出国,“中国的金嗓子”总共为全世界50多个国家的观众演唱。彭丽媛还在诸多国际比赛中获奖,如中国歌坛的权威性大奖“中国金唱片奖”。在“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荣誉称号的授予仪式上,她说:“人民将我培养,我只有将所有的才华奉献给广大群众,才能报答‘养育之恩’。”

责任编辑:张少华校对:董洁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