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沛:十月革命的历史意义不容否定

于沛:十月革命的历史意义不容否定

核心提示:社会主义从提出到现在已经有500余年时间,经历了空想社会主义的产生和发展、马克思和恩格斯创立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列宁领导十月革命胜利并实践社会主义、苏联模式逐步形成、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党对社会主义的探索和实践以及我们党作出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开创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等历史阶段。人间正道是沧桑。社会主义是世界历史矛盾运动的必然产物,代表了人类历史发展不可逆转的进步方向。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是20世纪的重大历史事件,自发生之日起它就是人们关注的重大话题,也是历史研究中的重大课题。1991年苏联解体后,国内外对这一话题的关注不断升温。一些人攻击十月革命有“原罪”,是与社会发展进程没有必然联系的“偶发事件”,是布尔什维克搞的“政变”。他们扬言社会主义已经失败,断言社会主义制度必将消亡。这种论调至今仍时有出现。但是,今日的世界依然是十月革命开创的“一球两制”,中国人民正满怀信心地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因此,深入研究和科学认识十月革命,不仅有重要的理论意义,更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十月革命实现了社会主义从理论到实践的伟大飞跃

任何一种理论和社会思潮都是当时社会经济政治发展的产物。19世纪中叶,资本主义的发展为马克思主义的产生提供了社会经济政治条件。资本主义在促进生产力迅猛发展的同时,加剧了生产的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上升为社会的主要矛盾。无产阶级作为一支独立的政治力量登上历史舞台后,蓬勃发展的工人运动迫切需要科学理论的指导。马克思主义的产生是时代的需求,它为实现无产阶级彻底解放提供了科学理论指导。

马克思、恩格斯曾依据19世纪资本主义的发展状况,指出未来的社会主义革命不能在一国单独发生,而是在几个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同时发生并获胜。“无论是法国人、德国人或英国人,都不能单独赢得消灭资本主义的光荣。”“共产主义革命将不仅是一个国家的革命,而将在一切文明国家里,即至少在英国、美国、法国、德国同时发生。”马克思、恩格斯不能在自由资本主义时代就预先具体地认识帝国主义时代的某些特殊规律,因为帝国主义这个资本主义的最后阶段还未到来,还无这种实践。

马克思、恩格斯逝世后,列宁坚持了马克思主义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思想方法,深入研究垄断资本主义及其发展规律,得出了在资本主义世界的薄弱环节可以首先取得社会主义革命胜利的结论。20世纪初,俄国的社会矛盾极其复杂尖锐,包括无产阶级与垄断资产阶级、沙皇专制制度的矛盾;农民与封建地主阶级、资产阶级的矛盾;少数民族与沙皇政府的矛盾;东方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与俄国帝国主义的矛盾;俄国帝国主义与西方帝国主义的矛盾。这些矛盾交织在一起,使俄国成为帝国主义矛盾的集合点。列宁认为,20世纪初的俄国就处于资本主义世界最薄弱的环节。俄国革命要从俄国的国情出发,即通过社会主义革命,在落后的俄国推翻资产阶级统治,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然后运用无产阶级国家政权的力量变革旧的生产关系、经济基础,逐步走向社会主义。

当时考茨基、普列汉诺夫、苏汉诺夫等都认为十月革命违背了历史的普遍规律,指责列宁背离了马克思主义。考茨基把布尔什维克领导的十月革命比喻为一个怀孕的妇女,想通过“疯狂万分地猛跳”“把她无法忍受的怀孕期缩短并且引起早产”,断言“这样生下来的孩子,通常是活不成的”。列宁在革命实践中批判了“早产论”,创造性地回答了帝国主义时代提出的新问题。他认为,不能离开革命的辩证法迂腐地理解马克思主义学说。历史规律不会以“纯粹的一般”表现出来,历史发展也不是机械的单线条的进化,它总是在复杂的多样性的现实中展开。“世界历史发展的一般规律,不仅丝毫不排斥个别发展阶段在发展的形式或顺序上表现出特殊性,反而是以此为前提的”。

列宁从俄国实际出发,根据新情况提出新观点、得出新结论,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把马克思主义推进到一个新的历史阶段——列宁主义阶段。在列宁主义指引下,俄国人民夺取了十月革命的胜利。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成功的无产阶级革命,使社会主义从一种崇高的信仰、理想变成现实的社会主义制度。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从一开始就不单纯是一种所谓的“欧洲现象”,而是具有世界意义;十月革命的道路,从根本上说是全人类发展共同的光明大道。

责任编辑:蔡畅校对:杨雪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