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宗派主义山头主义 坚决维护党的团结统一

反对宗派主义山头主义 坚决维护党的团结统一

摘要:“木受绳则直,金就砺则利”。反对宗派主义和山头主义还要抓住严明党的纪律这个关键。《准则》指出:纪律严明是全党统一意志、统一行动、步调一致前进的重要保障。宗派主义和山头主义要害是违反了党的纪律规矩,反对宗派主义和山头主义必须把纪律挺在前面,强化纪律的刚性约束,对那些违反纪律,投机取巧、拉帮结派、搞团团伙伙的人,严格防范,依纪依规处理。

宗派主义、山头主义是个老问题,但在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以下简称《准则》)中仍把它们列为党内政治生活中出现的两个“突出问题”,这就表明老问题在新时期新形势下有了新表现和新危害。全面从严治党,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就要坚决防止和反对宗派主义、山头主义,严格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党内决不能搞封建依附那一套,决不能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那一套”,旗帜鲜明地维护党的团结统一。

党的十八大以来查处的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令计划等人,不仅经济上贪婪、生活上腐化,而且政治野心膨胀,大搞阳奉阴违、结党营私、拉帮结派等政治阴谋活动。这种极端严重的宗派主义、山头主义,已成为损害党内政治生态的毒瘤,成为破坏党的团结统一的杀手。宗派主义、山头主义在今天最突出的就是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独立王国”。有的人只要是他工作过的地方,都要利用手中的权力“正正规规”地搞团团伙伙,到处插手人事安排,关照自己小圈子里的人,任人唯亲、排斥异己,封官许愿、弹冠相庆;有的把党派他去主政的地方、领域当成自己的“独立王国”,水泼不进、针插不进,视为随心所欲的“私人领地”,自以为是、党同伐异、阳奉阴违、尾大不掉,甚至妄议中央、对抗中央,有的已经到了肆无忌惮、胆大妄为的地步!我们党对于宗派主义、山头主义,始终是坚决反对、坚决斗争的。在1942年中央党校开学典礼上,毛泽东同志就提出:“要使我们全党的步调整齐一致,为一个共同目标而奋斗,我们一定要反对主观主义和宗派主义。”他还号召全党同志“要搞五湖四海,不要搞山头主义”。今天,宗派主义和山头主义的出现,尽管表现形式与过去不一样,但本质和危害没有变化。如果任其发展下去,不仅会形成利益集团、进行利益交换,产生区域性腐败、系统性腐败、家族式腐败、塌方式腐败,甚至“山头”林立、“圈子”横行,政治上形成一种抱团化,组织被架空,权力被垄断,党的团结统一被破坏。

政治问题与腐败问题往往相伴相生。搞宗派主义和山头主义的人,团团伙伙、建立“山头”背后,往往有为个人或小集团谋取不正当的私利存在。搞拉帮结派这些事,搞收买人心这些事,没有物质手段能做到吗?做不到,那就要去搞歪门邪道找钱。反过来,如果有腐败行为,那就会想着如何给自己找一条安全通道、保护伞,就会去搞团团伙伙。这就是今天宗派主义和山头主义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从作风问题转为政治纪律问题,落入腐败深渊不能自拔的必然逻辑。习近平总书记一再提醒广大党员特别是领导干部要“牢记党章中的规定:党除了工人阶级和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没有自己特殊的利益。如果有了自己的私利,那就什么事情都能干出来”。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宗旨的中国共产党,不能允许党内存在形形色色的政治利益集团,也不能允许存在党内同党外相互勾结、权钱交易的政治利益集团。这是涉及党的根本性质和根本宗旨的大问题,决不可小视。

党的历史、新中国发展的历史都告诉我们,要治理好我们这个大党、治理好我们这个大国,保证党的团结和集中统一至关重要。宗派主义和山头主义的最大危害就在于它们是党的团结和集中统一的大敌。任其发展,不仅损害党内政治生态和党的形象,大大削弱党的领导能力和执政能力,还会从根本上动摇党的团结和集中统一的基础,成为从内部侵蚀党的执政基础的政治隐患,是一个必须高度重视的政治问题。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不能只讲腐败问题不讲政治问题。干部在政治上出问题,对党的危害不亚于腐败问题,有的甚至比腐败问题更严重。”在党的历史上,宗派主义、山头主义的极端表现就是毛泽东同志说的:“张国焘向党中央闹独立性,结果闹到叛党,做特务去了。”这个沉重的历史教训我们一定要记取。国事无私,政道去邪,法不容情。讲政治是我们党的突出特点和优势,没有强有力的政治保证,党的团结统一就是一句空话。在政治问题上,任何人都不能越过红线,谁也不能拿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当儿戏。

认清宗派主义、山头主义的性质和危害,就要旗帜鲜明地反对宗派主义和山头主义。这首先就要打牢党内政治文化这个基础。党内政治文化是政治生活的根基。习近平总书记曾说,有的干部信奉拉帮结派的“圈子文化”,整天琢磨拉关系、找门路,分析某某是谁的人,某某是谁提拔的,该同谁搞搞关系、套套近乎,看看能抱上谁的大腿。“圈子文化”是宗派主义、山头主义的滋生土壤和文化心理基础。反对宗派主义和山头主义必须加强党内政治文化建设,抵制和反对关系学、厚黑学、官场术、“潜规则”等庸俗腐朽的政治文化,不把坚守党性当成“古板”,不把独善其身视为“无能”,不把经营关系当作“时尚”,不把拉帮结派视为“能耐”,大力倡导和弘扬忠诚老实、光明坦荡、公道正派、清正廉洁的价值观,培养良好的政治生态土壤。

“欲事立,须是心立。”反对宗派主义和山头主义就要立足对党绝对忠诚这个根本。共产党员立心要立对党绝对忠诚之心,关键是要有坚定的理想信念。对党绝对忠诚,必须纯粹,必须是“唯一的、彻底的、无条件的、不掺任何杂质的、没有任何水分的忠诚”。对党忠诚,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的,不是有条件的而是无条件的,必须体现到对党的信仰的忠诚上,必须体现到对党组织的忠诚上,必须体现到对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的忠诚上。对党忠诚,就要做到党叫干什么就干什么,党不允许干什么就坚决不干,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能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反对搞两面派、做“两面人”;就要维护党的团结,坚持五湖四海,团结一切忠实于党的同志;就要遵守组织程序,服从组织决定,不搞非组织活动;就要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并且切实落实到行动上,始终把党的利益置于个人和局部利益之上,自觉维护党的团结统一。

“木受绳则直,金就砺则利”。反对宗派主义和山头主义还要抓住严明党的纪律这个关键。《准则》指出:纪律严明是全党统一意志、统一行动、步调一致前进的重要保障。宗派主义和山头主义要害是违反了党的纪律规矩,反对宗派主义和山头主义必须把纪律挺在前面,强化纪律的刚性约束,对那些违反纪律,投机取巧、拉帮结派、搞团团伙伙的人,严格防范,依纪依规处理。他们敢于并且能够占山头、搞圈子,原因还在于权力的脱缰和监督机制的失灵。严明纪律就要强化制度治党,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让党内监督、法律监督和公众监督充分发挥作用,让纪律要求成为带电的高压线,谁触碰了就要付出代价。这样一来,宗派主义、山头主义就会失去存在的土壤,“小团伙”“小山头”的聚合力就难以形成,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就会逐渐形成,团结统一的政治局面就会更加巩固。

责任编辑:王妗校对:董洁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