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进的北京】我说北京这五年——改革红利送到社会最基层

【奋进的北京】我说北京这五年——改革红利送到社会最基层

摘要:去年5月起,更方便了。“西城食药行政许可”微信公众平台推出,有什么问题,点点微信就问了,而且连锁企业一次办理多家分店业务还能提前预约办理。今年4月,我为西直门店办理食品经营许可证,先对着微信,备齐材料,一趟齐活,选择EMS寄递,直接送证上门,半小时就结束战斗。当“表少”,真幸福。

家长一口气说了

四个“知足”

讲述人:龙潭中学初二班主任李国连

在北京,上好学校可是件难事。家长各显神通,甚至斥巨资购买“学区房”。三年前,我们龙潭中学属于“被挑剔”的学校。

那也是孟夏之日,我听说学校要与广渠门中学深度联盟,新初一要去广中上课,包括我在内的14名老师也要跟去。当时,心里一阵阵打鼓,深度联盟能深到什么份儿上?我们的孩子会不会被单独分班?会不会被嫌弃?

学生报到前,我先到广中报到。一进校园,心情就变好了。学校里有各种各样的活动室,展示着孩子们参加活动的照片,我很羡慕广中的孩子。广中的领导和资深教师也给我吃下“定心丸”:龙潭的孩子跟广中的孩子一起编班,穿同样的校服,戴同样的校徽。

开学了,我成为初一六班的班主任,几天下来,又收获了感动。上课的时候,广中的任课老师并不知道孩子们的学籍,他们一视同仁,教好每个孩子;课堂之外,龙潭的孩子平等享受广中的各种资源,开心地学习;甚至我们这些来自龙潭的老师,也平等地享用广中的培训平台以及优质资源。

我们的孩子们如鱼得水,我跟同事却有点“水土不服”。

以前,我们和学生一起打铃上课,下课回家。可在广中,活动丰富,有各种学生社团、科技团,甚至连思想品德课都被打造为“少年法庭”。作为班主任,我的工作量一下子就上来了。

开始,我压力很大,有经验的老师看出来了,主动伸出援手。我跟着孩子们一起参加活动,孩子们的兴奋,以及对知识的探究精神也感染了我,我也努力适应节奏。回过头看,那些丰富的活动,让我开阔了眼界。

获得感还不仅这些。

原来备课,一个年级就俩老师,偶尔一人有事儿,就剩下一个人“默读”教案了。在广中,七八个老师一起备课,集思广益。有一次我准备《夸父逐日》的教案,按传统就是让学生翻古汉语词典查生僻字词,翻译课文,挺枯燥的。在广中备课时,有的老师建议讲讲中国神话,有的老师建议弄个讲神话比赛,还有人建议给学生讲讲什么叫“故事”……我们的课堂慢慢变得生动,孩子们听得更专心了。他们的专注,让我很有成就感。

6月份,第一批“联盟”生就要中考了。“一模”时,他们的成绩在全区名列前茅,这在龙潭中学是史无前例的。一位家长一口气跟我说了四个“知足”,我心里特别满足。

祝福他们,中考创佳绩。

责任编辑:王梓辰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