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著挂名暴露职场评审的又一漏洞

专著挂名暴露职场评审的又一漏洞

摘要:在任何时候,著作评职称都不能简化为“著作换职称”。学术生产,永远不应该被附着太多功利化目的,更不该沦为少数人投机取巧的算计。治理“著作挂名”现象已然刻不容缓,这不仅是为了净化学术风气、维护竞争公平,也是为了从根本上维护“职称”这一资源分配机制的应有效率。

2017年年初,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的意见》,提出职称评价应摒弃从前“一刀切”的方式,提出不唯资历、不唯学历、不唯论文。然而,记者近日暗访发现,在久被诟病的“论文经济”视野之外,部分高校教师为评职称争相买图书专著“挂名”的风气逐渐兴盛。围绕着图书专著的“挂名”,从内容代写、主编挂名再到代购代销,形成了一条灰色利益链。

一面是职称制度改革的深入推进,另一面却是职场评审各种投机行径的层出不穷。由“评职称”所引发的舞弊乱象,以其他形式正轮番上演着。从论文造假到专著挂名,从中,我们既看到了相关市场的“敏锐与发达”,也看到了一部分高校教师的自我沉沦。商业社会,但凡有需求必有供给。而当这套逻辑在学术领域被完美演绎的时候,总令人深感遗憾。在某些大学中,健全的学术评价机制、诚实的学术生活,好像仍是遥不可及的事情。

之所以会形成“专著卖挂名”一类的生意,无疑有着多方面的原因。一部分教师客观存在着以“专著”换职称的需要,一部分出版社则迫于生存压力而急于创收,两者一拍即合之下,买卖关系自然就成立了。从现实来看,不少高校仍将担任专著或教材的主编、副主编等列为职称评审条件,尤其是并未健全学术评价机制的一些院校。这种略显简单、机械的评审模式,很容易会激励一些人花小钱“买”职称。

值得注意的是,不少高校在评职称的过程中,对“专著”的认定往往都是重量轻质的,诸如学术含金量、内容原创度等核心指标,并不会被严格较真。这种形式审查大于实质审查的局面,必然会引发“攒书”凑数、骗取职称的结果。

理论上,出版行业本应对学术创作起到一定的把关、筛选功能,可事实上不少出版社已然沦为了这条造假产业链的一环。在这一背景下,若高校还对出版机构的“成果”全盘照收,势必只会招致更荒诞的后果。

教师的著作,当然可以作为职称评审的条件,但这应有一整套前提条件作为支撑:必须强化对著作出版方的资质查验,针对专业出版社、综合性出版社,一流出版社、二三流出版社的作品加以区别“采信”,并在此基础上进行分级化的职称计分折算;除此以外,高校自身也必须加速建立独立而完善的学术评价体制。只有找到鉴定学术能力的明确方式,对著作的内容进行更多实质审核,才有望彻底杜绝挂名著作的存在。

在任何时候,著作评职称都不能简化为“著作换职称”。学术生产,永远不应该被附着太多功利化目的,更不该沦为少数人投机取巧的算计。治理“著作挂名”现象已然刻不容缓,这不仅是为了净化学术风气、维护竞争公平,也是为了从根本上维护“职称”这一资源分配机制的应有效率。

责任编辑:刘宇同校对:郭浩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