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考核”泛滥本质还是“四风”问题

“奇葩考核”泛滥本质还是“四风”问题

摘要:因此,“奇葩考核”的泛滥,其实是“四风”问题的一面镜子,将之作为“四风”问题整治的一个重要环节来抓,该纠偏的纠偏,该追责的追责,很有必要。而从长远来看,还是得回归到“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的议题上来。当权力受到有效约束,考核机制的优化、考核作风的改善,自然水到渠成。

雇临时工、大学生赶制台账,动员群众“帮忙站台”,请广告公司炮制光鲜年终总结……每到年底,总能见到许多迎检乱象。半月谈记者近日调研发现,迎检乱象有的确实是基层弄虚作假,但也有一些是被过多过滥、不切实际、不接地气、标准任性、指标失当的“奇葩考核”逼出来的。

年终考核,是“迎来送往”的一个重要环节。既是对过去一年工作得失的梳理、总结,也是为来年工作的开展奠定基础,其重要性和必要性不言而喻。或也正因为其重要性,有关年终考核的种种“套路”,无论是坊间吐槽,还是媒体调查报道反馈,多年来都未曾停歇。

谈到年终考核中的问题,不少人第一反映想到的是考核对象的弄虚作假式应付。但如果考核对象只能以造假的方式来应对考核,更关键的是,造假确实能够应付考核,那可能就不仅仅是考核对象的问题了。

这次记者在多地的调查中就发现,一些考核,表面看是为了考核下面,实际上不过是领导为了刷存在感;有的考核,如何考,考什么,仅仅是领导“拍脑袋”的产物;有的考核,则干脆变成了上下都心知肚明的互相配合、走过场。这样的考核,当然就容易变样、走形,诱发虚假应对。出现“材料靠编,现场靠演”的乱象,让“有心人”弄虚作假,实干者疲于应对,实属正常。

“奇葩考核”的积习难改,本质上还是“四风”问题反复性、顽固性的一种体现,特别是其中的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颇为巧合的是,就在近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发布的《力戒形式主义官僚主义 关于四风问题现状及整治调查》显示,经过五年整治,“四风”问题中,享乐主义、奢靡之风基本刹住,但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一定程度上仍然存在——种种考核乱象依旧,无疑为此提供了有说服力的注脚。

据四川省纪委课题组调查问卷显示,公众认为当前形式主义最为突出的表现是“文山会海”,其次是“政绩工程”,再次是“弄虚作假”;官僚主义最为突出的表现则是“疏远群众,对群众利益漠不关心”,其次是“工作消极懈怠、推诿塞责”,再次是“‘拍脑袋’决策,搞‘一言堂’”。这与“奇葩考核”中所对应的问题,已然是高度契合。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年终考核成了“四风”问题的“集大成者”。

考核,关系到领导个人、部门单位的“效益”,从上到下,相信没有不重视的。但在制度约束不力的背景下,这种“重视”也往往使得各种惯性的行政作风乱象最容易暴露、抬头。上级的考核机制如何设计,又如何执行,下面又如何应对,都直接与“四风”问题程度有关。反过来说,“四风”在多大程度上改善了,考核这个环节最能“见真章”。

因此,“奇葩考核”的泛滥,其实是“四风”问题的一面镜子,将之作为“四风”问题整治的一个重要环节来抓,该纠偏的纠偏,该追责的追责,很有必要。而从长远来看,还是得回归到“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的议题上来。当权力受到有效约束,考核机制的优化、考核作风的改善,自然水到渠成。

责任编辑:刘宇同校对:郭浩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