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解在萌芽时

矛盾解在萌芽时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加强预防和化解社会矛盾机制建设,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加强源头治理,努力将矛盾纠纷化解在萌芽,需要各地继续重点关注和推动解决。如何更好构建社会矛盾的化解机制?怎样让调解变得更及时、发挥更大作用?记者日前在湖北、河北等地采访调研。

联防联调,跨界矛盾共同管

脚手架断裂伤人命,当事三方各执一词,死者亲属情绪失控……鄂皖两省边界,一起纠纷一触即发,极易酿成群体性事件,两地人民调解委员会直面考验。

事发去年1月,湖北省英山县石头咀镇新店村村民贺某应邻居梅某邀请,到一岗之隔的安徽省霍山县上土市镇村民吴某家中建猪舍。不料,在猪舍木梁架设过程中,贺某制作的用作“脚手架”的木凳脚榫突然断裂,贺某摔落地面,头部受伤,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如果我们调解不力,双方很可能发生群体争斗,难以收场。”回想这场调解会,石头咀镇人民调解委员会首席调解员张明棠表情严肃。据他介绍,鄂皖边界省际交往颇密,此类纠纷频发,很有代表性。“既要把事情妥善解决,又要进行普法教育。两地调解委员会联合办公,决定通过‘三合一’的方式组织公开调解。”

所谓“三合一”,是指以化解复杂疑难纠纷为重点,以人民调解为主体,以现场调解为平台,以普法及公共法律服务为依托,组织基层调解员和群众观摩、旁听,达到宣传法律知识、化解矛盾纠纷、培训调解业务效果合一的调解方式。

根据现场查明的事实,调解员指出,在此事件中贺某虽有过失,但吴某过失更大。随后援助律师和法官进行法理分析,经进一步析法说理疏导,终于达成调解协议,由吴某支付贺某死亡赔偿金12.16万元,梅某自愿补偿1万元,双方矛盾逐步化解。

“保障边界地区的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要建立让百姓有处说话、有处讲理、有处找人的区域联防联调机制。”湖北省司法厅厅长谭先振说,实施“矛盾纠纷联防、边界居民联谊、经济活动联营、平安边界联建”的联防联调机制,一张市、县、乡、村四级联防联调网在武汉“1+8”城市圈迅速铺开。

在张明棠看来,联调委类似于“合署办公”,能够有效防止发生跨界纠纷时互相推诿,还能够克服地方保护主义,把安全隐患消弭于基层。

实时上传,纠纷上报“点对面”

河北石家庄市栾城区,刚吃过午饭的柳林屯司法所所长刘增彦打开“民调通”,看到夏凉村人民调解委员会主任刘锁柱上传了一条信息:一名外地女子因债务纠纷持刀去了村民刘某家。刘某已经几年没回家了,家里只有刘某的妻儿。

“有可能是伤人,也可能是自杀,必须赶快制止!”刘增彦立即向栾城区司法局主管领导汇报,接着联系派出所民警、乡镇包村干部等赶到夏凉村。他们和刘锁柱一起先稳住女子情绪,而后和刘某的长辈共同商量解决方法。经过一番入情入理的调解,最后双方达成和解协议,刘增彦和村干部送女子坐上了回家的汽车。

“可别小瞧了这个手机程序,它就像是指尖上的‘调解员’,在基层矛盾纠纷调解中派上了大用场。”刘增彦说。为了优化人民调解的程序和效率,河北省司法厅自2014年以来研发推广了人民调解工作信息化管理软件,探索运用现代信息技术推动人民调解工作。

河北省司法厅基层工作指导处处长高道冲介绍,整个系统由3个部分组成:“民调通”手机软件,由人民调解员使用,具有纠纷排查、调解信息上报以及信息查询等功能;“领导通”手机软件,安装在司法行政机关工作人员手机上,可以随时了解辖区矛盾纠纷排查调处和队伍情况,指挥调解工作;“管理平台”,可以为上级决策、协调、指挥人民调解工作提供有价值的参考。

刘锁柱说,使用“民调通”不用输入很多文字,耗时仅一两分钟,发现矛盾纠纷苗头就实时上传,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不同于电话报告情况的‘点对点’,通过‘民调通’上报情况是‘点对面’,相关部门领导都能够查看上报情况,而且留有操作痕迹,进而倒逼职能部门履行职责。”栾城区司法局副局长郭会斌说。

截至2017年10月,河北省170个县市区已经实现了“民调通”全覆盖,入网用户5万多部。

敢于创新,直面痼疾破难题

现实中,在面对群众的利益纠纷时,一些部门与部门之间、地方与地方之间存在相互推诿、不敢作为的情况,使得群众内部的矛盾纠纷得不到及时化解,影响社会稳定。

武汉城市圈建立联防联调机制以来,边界矛盾纠纷解决成功率大幅提高。最近两年来,共处理矛盾纠纷1285件,调解成功1260件,成功率超98%。“联防联调机制是实现社会治理共建共治共享格局的重要制度创新。”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杨灿明表示,“这种机制使边界之间的矛盾纠纷解决在萌芽状态中,在社会治理层面满足了不同城市边界地区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的需要。”

记者调研时发现,基层需要调解的案件数量庞大,依靠传统方式调解,分析研判周期长,并且耗费大量人力物力。随着社会发展,矛盾纠纷突发且日益多样、复杂,对人民调解的协调联动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

据介绍,如今的“民调通”,已经成为人民调解的数据库,可以对矛盾纠纷数据进行深入分析研判,对没有调解成功甚至有可能激化的矛盾及时进行指导,及时向当地党委政府汇报跨地域、跨部门等疑难问题,有效实现了民间矛盾纠纷的预测预警预防。

统筹:本版编辑 陈亚楠

 

责任编辑:刘宇同校对:郭浩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