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进寒窗的春风

吹进寒窗的春风

摘要:如今,我已逾知天命之年,回首这些年走过的岁月,最最感念的,还是改革开放吹进我寒窗的那阵春风。现在的首都北京,有着免费开放的博物馆和图书馆,有着价格亲民的文化演出。我的家乡大兴区近年来也不断加强文化建设,图书馆、文化馆一应俱全,学校教学水平飞速提升。我们的下一代直接受惠于改革开放,他们周围的文化资源为他们的未来铺路,将会有更高远的天空等待他们去翱翔。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拉开了我国改革开放的序幕。40年来,改革开放为中国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也为每一个中国人奋斗出属于自己的幸福搭建了舞台。我是在改革开放中成长起来的一个北京人。我看改革开放,它就像一阵春风,吹进了我的寒窗,温暖了我的书桌,成就了我的学习之梦。

1968年,我出生在北京市大兴区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幼年时我常在厂区玩耍,机器、烟囱这些庞然大物在我眼中成为一种神奇的存在——原料被喂进机器的“大嘴”中,再从机器的出口走出,便成为了支持国家生产建设的重工业产品。这些奇特的所见足以激发一个孩子强烈的好奇心和求知欲。

之后,我进入高米店小学,成为了一名小学生。我渴求知识如同一个在沙漠中长途跋涉的旅人渴求一眼泉水,而在当时,学校的硬件差,师资水平低,教学资源严重不足。曾在无数个下午,我将自己埋进学校的图书室,在尘土飞扬的狭小空间中阅读当时所能找到的一切写有字的纸张,试图去发现那些钢铁铸成的机器背后的秘密。

然后就到了1977年,那年我九岁。

一个九岁的孩子还不能准确地知道“高考”一词的真正含义,但当时的我已经能隐隐感觉到,一阵轻柔的春风将吹入我的寒窗。第二年,母亲有一天下班回到家,掩不住脸上的笑意,激动地对我和哥哥说邻居家的一个大姐姐考上了大学,学了机械工程专业。刹那间,我的眼前又出现了那一排排巨大的机器和一个个高耸的烟囱。楼里出了一个大学生的消息成为了邻居之间长达几个月的热门话题,而我的心,也悄悄地和大学相连。

但由于现实考虑和兴趣转变,在中考后,我进入了大兴区第一届财会职业班就读。那时的我已经不再对庞大的机器有着强烈的好奇,却与数字产生了共鸣。当时的我已经不再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寻找专业相关领域的书籍以满足自己对知识的渴求——教育战线全面拨乱反正,教学秩序得以恢复,国家对教育的投入日益增加。学校为我们配备了专业的教师和统一的课本,使我们能够获得最好的学习资源。在经济体制改革的洪流中,财会人才在机关和国企录取中炙手可热,1986年,我高中毕业,成为大兴区审计局的一员。

踏上工作岗位后,工作之余,我仍在不断学习。1992年,在单位的鼓励和支持下,我参加了成人高考,考入了南京审计学院(现在的南京审计大学),终于圆了我的大学梦。

如今,我已逾知天命之年,回首这些年走过的岁月,最最感念的,还是改革开放吹进我寒窗的那阵春风。现在的首都北京,有着免费开放的博物馆和图书馆,有着价格亲民的文化演出。我的家乡大兴区近年来也不断加强文化建设,图书馆、文化馆一应俱全,学校教学水平飞速提升。我们的下一代直接受惠于改革开放,他们周围的文化资源为他们的未来铺路,将会有更高远的天空等待他们去翱翔。

改革开放进行时,改革的春风温暖着万千学子的寒窗,无数人才在春风中茁壮成长。展望未来,未来可期。

责任编辑:王妗校对:张弛最后修改:
0